(作者:富權)


 

北京在中梵建交問題上掌控主動權

  中共「十九大」報告的對台政策,可以說是「硬的更硬,軟的更軟」。對屬於國家主權的事務毫不手軟,但對攸關台灣民眾尤其是「一代一線」的利益福祉,則「軟的更軟」,充分體現人性關懷。
  捍衛國家主權的完整統一,就必須反對「台灣獨立」,反對「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而由於國家主權在國際社會政治生活中的體現更為凸顯,因而在外交戰場上,必須守土有責,寸步不讓。因此,此前在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時期有所靈活鬆動處理的事務,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就不但要全部收回,而且還要比馬英九時期之前還要嚴格,甚麼「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大會」,今後都將對台灣當局關閉大門。
  而對台灣當局餘下的二十個「邦交國」,該如何處理?
  台灣當局按照國際公法的理論,國家是由領土、人民、政府、主權等四個要素組成,而台灣當局已經「具備」了前三個要素,因而就千方百計地爭取獲得第四個亦即最重要的要素。這包括爭取成為聯合國會員,也包括爭取以國家為成員單位的國際組織,及維持較多數量的「邦交國」。在聯合國方面,蔡政府除了繼續商請「友邦」在聯合國大會提案及發言之外,還將抓住聯合國大會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表述不夠嚴謹,只是強調將「蔣介石的代表」的代表驅逐出去,而沒有寫明「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因而以現在主掌台灣地區的已經不再是「蔣介石政權」等為由,強詞奪理地爭取「加入聯合國」。不過相信,由於聯合國秘書長特雷斯亞比其前任潘基文更「親中」,因而既然潘基文能夠做到對陳水扁此類言論予以「退信」處理,蔡英文倘要邯鄲學步,更將碰壁;而聯合國安理會其他四個常務理事國也都基本認同一個中國政策,因而相信蔡政府的「入聯」企圖不易達成。
  至於「邦交國」,蔡政府認為,只要還能保持一定數量的「友邦」,而且基本上是聯合國的成員國,還可以在聯合國大會的舞台上有「戲」唱,而且也可作為台灣當局構成「國家要素」第四項的「主權」。因此,盡量減少台灣當局的「邦交國」,是反「台獨」鬥爭中極為重要的一環。不過,擔心台灣民眾會心理反彈,連不贊成「台獨」的民眾也難以接受,再加上這些窮國小國,以金錢援助為籌碼挾持兩岸,不顧政治道義的底線,因而可以暫緩執行。
  但梵蒂岡就不用了。因為梵蒂岡是台灣當局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教宗作為全世界十二億天主教徒的精神領袖,在西方世界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台灣當局的政治人物以至高層官員前往教廷活動時,必然要在羅馬國際機場降落,並途徑意大利領土,而意大利是歐盟主要國家,與中國都是文明古國,國際地位十分重視,當然對中國的態度也極為友好,邀請中國派出旅遊警察與當地警察共同執勤,政治意義重大。也正因為如此,蔡英文挑選了曾獲梵蒂岡教廷冊封為「聖騎士」的陳建仁為其「副總統」參選搭檔,利用他與教廷的關係,經常出入意大利,以對北京進行「示威」。因此,極有必要斬斷這條「台獨」之路。
  台灣當局在中南美洲的「邦交國」,主要是屬於拉丁語系中的西班牙語國家,並因與西班牙的歷史淵源而成為天主教國家,他們與梵蒂岡的關係有點「君臣關係」,尤其是現任教宗方濟各是來自拉丁美洲,這些國家可能會傾向追隨教宗動向,因而倘梵蒂岡與台灣當局「斷交」,將會對台灣當局的「外交」形成「蝴蝶效應」,造成極大的衝擊,但卻並不是甚麼中國大陸「大挖牆腳」的結果,當然梵蒂岡也不同於那些可以用金錢可以「搞掂」的窮國、小國,而是教廷主動作出主動,甚至為了與中國建交而自行調低「酬碼」。對此,蔡政府根本無法「歸罪」於北京並以此煽動民粹,只能是啞口吃黃蓮。
  實際上,雖然中梵建交對民進黨當局的打擊極大,但對台灣民眾的衝擊不會太大。因為在台灣地區的幾個主要宗教中,佛教和道教最深入人心,這兩個宗教的信徒也有高度的重疊,佔台灣地區總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越是往南,信眾越多,尤其是道教中的媽祖信仰。在台灣中南部,信奉天主教的民眾極少,僅佔總人口不到百分之一點五。因而中梵建交,對台灣民眾做成的震動不會很大。
  然而,中國對梵蒂岡的吸引力太大,導致其非要與中國建交不可。首先,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絕大多數人是信仰東方的宗教如佛、道、儒教,信奉西方宗教尤其是天主教的人,佔全國人口的比例不大。近年才開始增多,尤其是地下教會活躍,梵蒂岡必須開拓中國這個具有巨大潛力的市場。相比之下,台灣地區的天主教人口已經發展飽和,不可能再增長,權衡利弊,當然是優先發展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其次,梵蒂岡有義務也有責任,讓中國境內的地下教會取得合法地位。而唯一的辦法,就是透過與中國建交,以雙方取得共識的主教任命方式,爭取將地下教會的主教都能得到中國政府的承認。因此,梵蒂岡在國際事務上,並沒有對中國的外交事務形成威脅,尤其是並未參加讓台灣當局「加入聯合國」的大合唱。
  而中梵建交最大的障礙是主教任命權,還有中國三自愛國教會及台海等問題。過去曾有段時間討論,採用「越南模式」來解決中國主教的任命問題,那就是由由梵蒂岡選出幾名主教候選人後,經越南政府確認其中一人才由教宗任命。但中國似乎是更為堅持自己對主教的任命權,只能是採用中國提名唯一候選人,交由教宗任命的方式。而梵蒂岡則堅持在選立中國的主教時,有權決定用何種方式任命,亦有權拒絕中國主教團所推薦的人選,而中國主教團應該包括地上及地下教會的主教由於雙方都堅持自己的原則,因而一直呈現僵持狀態。
  然而,最近出現了重大突破。據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近日發自廣州的報導指出,梵蒂岡已派代表團赴中國大陸,要求兩位已獲教廷認可的主教,讓位給中方選出的主教。這顯然是教宗作出了重大讓步。在主教任命權問題解決之後,就將會掃除中梵建交道路上的重大障礙。
  教宗方濟各與習近平主席的關係相當良好。他曾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只要獲北京方面邀請,他願前往大陸訪問。另外,也曾有外媒引述教宗方濟各的話說,他曾致信給習近平,並收到習近平的回信。教宗方濟各外訪的航機經過中國的上空,方濟各更曾致電習近平致意。後來,梵蒂岡還任命「親中」的楊鳴章為香港教區正權主教,這與此前委任「反中」的陳日君為香港教區主教,形成鮮明的對比。
  倘中國與梵蒂岡建交,而且無論是教宗方濟各到中國訪問,還是習近平訪問梵蒂岡,都是蔡政府以「固邦」政策追求「台獨」圖謀的大失敗,在最大程度上剝奪蔡政府「台獨建國」的國際公法理論依據。因此,對於梵蒂岡的讓步,只要不損害中國的國家主權,即使是在其他次要的問題上仍未能完全滿意,也宜予以接受,並以此為突破口,擴大戰果,直把蔡政府依賴作為「國家」的各種元素全部掃除乾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25 03:17: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