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吳思華不是王金平粉粹「小型太陽花學運」

    「歷史往往驚人地相似,但歷史決不會重覆」。前晚一些學生和社會人士衝進並「 佔領」「教育部」的事件,活脫脫就是去年三月一些學生衝進並「佔領」「立法院」,亦即「太陽花學運」的翻版。實際上,一些外媒也稱此事件比喻為「小型太陽花事件」。但與去年「太陽花學運」成功「佔領立法院」長過二十多天不同的是,由於「教育部」毅然決斷依《刑法》相關條文提告,這是屬於刑事犯罪行為,檢察署也依法受理,因而在檢察官的現場指揮下,警察出動拘捕了涉嫌侵入他人建築物及刑事毀壞的學生及社會人士,及時地煞住了這股歪風,使得「小型太陽花學運」未能成型即夭折。
    外媒將一些學生和社會人士衝擊「教育部」的事件,比擬為「小型太陽花學運」,是因為它與「太陽花學運」有著許多相似之處。.實際上,去年發動「太陽花學運」的學生,所持的「理由」是反對《兩岸貨貿協議》「黑箱作業」,及《兩岸貨貿協議》損害中小企業的利益,要求「行政院」將之撤回;而今次某些學生及社會人士發動「小型太陽花學運」,所持「理由」也是反對「課綱微調」「黑箱作業」,要求「教育部」將之撤回。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太陽花學運」發生前會,民進黨一直在幕後力撐,不但是從精神上予以支持,而且還在物質上給予支援,從飲水、膳食,從擴音器材到睡袋等,物資源源不斷地無償供應。如果不是有民進黨「立委」為學生們把門,警察們早就衝進學生們所「佔領」的議場並將其驅散;如果不是有物資支援,學生們一日都難以撐下去。今次也一樣,如果不是蔡英文及民進黨公開表態支持,學生們及社會人士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衝擊「教育部」及其屬下機構;如果不是民進黨給予物質支持(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曾公開承認此事),學生們也就一天也不能堅持下去。
    民進黨顯然是「食過翻尋味」。去年的「太陽花學運」,不但是掀起汙名化馬政府的歪風,而且也顛覆了部分人對兩岸經濟交流合作的認知,抹殺馬政府最大的政績,並等於是剝奪了國民黨在選戰中最有力的武器,因而導致馬政府動輒得咎,並直接做成國民黨「九合一」選舉崩盤。因此,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前夕,民進黨又意圖籍著「獨派」勢力對「課綱微調」的不滿,對借助學生們之手,製造「小型太陽花學運」,為民進黨的選情營造更為有利的社會政治氛圍。
  但「歷史絕不會重複」。民進黨的如意算盤今次卻打不響了。實際上,,去年王金平以「駐院警察職權」為由,拒絕警政署和臺北市警察局派出警察進場驅散「佔領立法院」的學生;但今年「教育部長」吳思華在忍無可忍之下,毅然以民眾強行闖入「教育部」主體建築物並毀壞建築設施及辦公用品為由,實行報案,而警方即以衝擊「教育部」的學生們及社會人士,涉嫌違反《刑法》第三百零六條「無故侵入他人建築物」、第三百五十四條「毀損」等罪,認定這是刑案現場,不屬集會遊行,經請示檢察官,獲得檢察官批准後,對入侵「教育部」的學生及社會人士予以拘捕,很快就平息了事件。
  在這次事件中,警方派出包含霹靂小組等二百多名警力到場支援清場。昨日淩晨零時許,將闖入「教育部」的三十三名群眾,包括三名記者、六名社會人士、二十四名學生(其中十一人未成年),全數依法帶到保安大隊進行偵訊,經由檢察官偵訊完畢後,將依侵入、毀損罪嫌移送臺北地檢署。十一名未成年學生送交少年法庭處理,其他人於昨日下午移送臺北地檢署複訊。可以說,是粉碎了「小型太陽花學運」。
    回過頭來看,如果去年三月,王金平也能像吳思華那樣,在學生們衝擊「立法院」並「佔領」議場,及毀壞議場的設施後,是報警處理,就不會演變成「太陽花學運」,從而對社會造成如此大的傷害。
  當然,民進黨絕不會甘心其失敗,必以十倍的仇視,百倍的瘋狂,予以報復。實際上,昨日傍晚蔡英文就率領十三個執政縣市的首長發表聯合聲明,除了支持學生們的行動之外,還要求「教育部」不得向學生提告,及宣佈立即撤回爭議「課綱」,現行「課綱」教材繼續沿用。蔡英文與十三個民進黨縣市長,還以明年民進黨篤定執政的口吻承諾說,「如果馬政府仍舊執迷不悟,那改正爭議課綱、讓教育擺脫政治的幹擾,將會是下一任政府的責任」。
  既然如此,可知吳思華是冒著被攆下臺的政治風險,堅持推動「微調課綱」,並對入侵「教育部」的學生及社會人士予以提告的。昨日他更是舉行記者會意有所指地強調,在「反課綱」的場合,看到少部分的政黨、社團介入活動,「隱身於後、把學生推到第一線」,「這是不道德的行為」。他指出,政治是一時的,「是殘酷、欠缺同理心的」,但教育理念是希望孩子面對不同意見,懷有相互包容、學習態度,「不是以違反法律摧毀我們守護的教育價值」,他呼籲各界「節制自重」,回歸教育中道,不要以抗爭取代專業,「強求定於一尊」。
  在被拘捕的人員中,有三人是記者。為此,民進黨中央及臺北市議會民進黨黨團,可抓住了「雞腳」,痛斥「教育部」和執行任務的臺北市警察局中山一分局「踐踏新聞自由」。吳思華則指出,若純粹為採訪需要所做行為,未來會撤告,若記者有「帶領學生進入」的事實,「教育部」也會提告。而「教育部」主秘王俊權也指出,「教育部」請教過警方,因為記者是現行犯,由現場指揮官指揮決定是否要逮捕,是否提告由警方決定,「教育部」尊重警方,加上三位記者承認翻越「教育部」圍牆,因而「教育部」目前是配合警方提告。
  而臺北市警察局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則指出,警方已經請示檢察官,檢察官說只要「教育部」提告,都要移送法辦。而三名記者闖入「教育部」,必須釐清在現 場扮演的角色;而其他民眾不表明身分,又「跑來跑去」,為避免他們跌倒或自殘受傷,出於保護民眾安全考量,所以上束帶跟上銬。張奇文坦誠,上束帶、上手 銬、沒收手機跟逮捕記者,都是他在現場下令,沒跟臺北市長柯文哲也沒跟警政署長陳國恩請示,因為是依法行政,他本於權責下達命令。他也強調, 警方沒有查 記者的扣或沒收手機,只是為避免串供跟聲援,暫時保管。
  好一副不怕蔡英文「黃袍加身」後予以「秋後算賬」的錚錚鐵骨!王金平見此,能不汗顏嗎?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25 04:30: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