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綠營最新民調蔡英文「沒力是無法擋」

  昨日是由民進黨人游盈隆主辦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每月一度民調」的公佈之日。其本來就是「唱衰蔡英文」的民調,昨日公佈的最新數據對蔡英文和民進黨更不妙。由於蔡政府執政不力,民進黨認同者的比例逐步下滑,至今年一月已跌至二十八個百分點,與國民黨的二十四個百分點趨近,中性選民為數最多有百分之四十三點四。這顯示民進黨執政後,蔡英文執政成績不如預期,以致綠營認同者比例一路走下坡,從二零一六年五月初期的百分之四十九點三,一路下滑至今年一月的百分之二十八,一共流失二十三點九的百分點,「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表示,幅度之大,有如雪崩般的下滑,恐怕也是世間少有的現象。這種政黨認同在短期間內大起大落的現象,某種角度來看,反映的是大量支持者希望幻滅的過程。但值得注意的是,國民黨並未受益於綠營認同者下跌。根據同一個民調的數據,從二零一六年五月至今年一月,國民黨認同者最高點是百分之二十五點二,現在則是百分之二十四。由於社會不滿傳統兩大黨的表現,在綠營認同比例下跌的狀況下,自認是「中性選民」的比例大幅提升。根據數據顯示,二零一六年五月中性選民比例為百分之三十一點五,之後便一路增加,在當年十二月已超越藍綠認同者比例,今日已達到百分之四十三點四,似有政黨支持度游移、重組的趨勢。對此,遊盈隆表示,中性選民的壯大應運而生,主要是因為社會對兩大黨失望和不滿的長期累積所致。因而中性選民規模的空前龐大,其實就是「主要政黨泡沫化或空洞化」的附隨現象。從過去二十個月的台灣政黨認同的潮起潮落,可以用一個學術性概念去理解,那就是,「政黨支持者的重組與解組」。換句話說,在過去短短二十個月,台灣發生過一次可能空前絕後的「政黨重組後,又迅速解組」的現象,主要原因就是主要政黨表現荒腔走板所致。不過,台灣也有不少小黨,根據相關證據,初步研判,小黨並沒有在「主要政黨泡沫化」過程中獲得明顯的好處。
  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在兩岸政策堅守「維持現狀」,然北京並未「埋單」,因而當該民調作業問及「是否滿意蔡政府上任以來處理兩岸關係方面的表現」時,依只有百分之四點八非常滿意,百分之二十六還算滿意,百分之二十五是不太滿意,百分之二十四點六非常不滿意,另有百分之九點五是沒有意見、不知道或拒答。亦即僅有三成一的民眾滿意,六成不滿意。
  如果說,此等民調是由國民黨以至是較為中立的機構例如《萍菓日報》等公佈,而還可能會有「灌水」,或在問題設計上故意誤導接受調查的民眾的話,游盈隆作為民進黨的老資格民調專家,並曾任民進黨副秘書長,「陸委會」副主委,「研考會」副主委,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應該不會「唱衰」自己的政黨。實際上,他所進行的民意調查,即使不是絕對準確,但由於設計的議題較為熟悉泛綠支持者的心態,而且過去在主持民進黨的民調時,民調是更為準確,因而還是基本可以的。
  實際上,游盈隆的專長是民意調査,此前民進黨中央黨部民調中心在選舉時所做的民調相當精準,就是游盈隆一手規劃擘建的。每逢選舉,民調中心所作的民調,成爲黨中央了解選情的最佳武器,也是黨中央隨時能夠調整或是修正選戰策略的王牌。民進黨此前不管是在縣市長、「立委」或是「總統大選,戰果相當輝煌,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從在野黨搖身一變成爲執政黨,後來又再次執政,而且還首次實現了「立委」議席過半,民調在選戰中發揮的效果極大,這都是游盈隆的功勞。因此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時,陳水扁決定由游盈隆負責指揮民調中心,隨時把最新的民調結果及分析提供給黨中央以及陳水扁做爲參考,因而陳水扁的「總統」選戰一直打得很穩,因爲從民調中,他可以輕易得知自己的優劣勢何在。由於游盈隆太擅長利用民調,因此陳水扁上台後,就特別借重游盈隆這項專長,邀請他入閣出任「研考會」主委,並在「研考會」內成立民調中心,以做爲新政府各項施政好壞的參考指標。
  但輪到蔡英文當選並出任「總統」後,遊盈隆及其「台灣民意基金會」卻一直「唱衰」民進黨和蔡英文。據說是因為他曾表態願意接受民進黨徵召參選新北市第一選舉區區域「立委」,並表示早在二零一四年一月已經遷移戶籍到該選區。但後來他卻在臉書抨擊,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選對會)決定徵召前新北市議員呂子昌之女呂孫綾參選新北市第一選舉區區域「立委」,這項徵召這絕非基於勝選的考量,令人質疑民進黨是否能撐過來自國民黨與第三勢力的猛烈攻擊,「請蔡英文主席領導的中執會千萬不要將錯就錯的接受選對會上項誤黨誤國的愚蠢決定」。雖然他對黨的這項決定極為不滿,但又不敢違紀參選,而且呂孫綾也戰勝了國民黨老將吳育升,游盈隆無話可說,但蔡英文又沒有起用他,他就只好搶在蔡英文就職之前,發起成立「台灣民意基金會」,該會是由「台灣促進和平文教基金會」改組而來,由游盈隆自任創會董事長。因此,遊盈隆可能會有怨氣,其每月公佈的民調,都對蔡英文採取「唱衰」的態度。但由於他是民進黨的「民調開創功臣」,而且過去的民調頗為準確,成為民進黨致勝的重要工具,因而民進黨人都基本相信他的民調,這也正是蔡英文不敢輕易對他「採取紀律手段」的重要原因。
  不過,即使如此,游盈隆卻也不可能會叛變民進黨。其一、他是民進黨民調的發端者,具有極高的地位,不可能為了自己的私慾而毀掉自己的學術盛名。其二、雖然是蔡英文不重用他,但在蔡英文「之後」,或許「柳暗花明又一村」。因此,他即使是對蔡英文有意見,也只是批評蔡英文,而不批評民進黨。
  當然,蔡政府的表現確實令人失望,這才是「台灣民意基金會」「唱衰」蔡英文的主要原因。因為如果沒有此事實基礎,「台灣民意基金會」也不可能憑空白做地作出如此對蔡英文不利的民調。
  那民進黨的支持者怎麼辦?可能是不投票,除了少量的「死忠」之外,今次可能有部分民進黨的支持者也將會放棄投票。實際上,最近民進黨在《勞基法》等問題上所展示的強橫態度,使得一大票原本對民進黨死忠的勞工階層,對蔡英文死心。由於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尚未涉及根本性的政權問題,因而他們可能會不投票,讓蔡英文看看他們的實力,甚至要造成敗選而逼使其下台。
  正因為如此,在同一個民調中,「唱好」賴清德的數據不低。在二十歲以上台灣成年人中,有四成七的人滿意賴清德的施政表現,但有三成六的人不滿意。滿意的人比不滿意的人多出十一個百分點。游盈隆表示,這一方面顯示賴清德上任以來正持續獲得台灣多數民眾的肯定,顯現了他強韌的政治存活力;但另一方面,滿意他施政表現的人並未過半,不滿意的人也有三成六,此刻賴清德似已走入一個逐漸悶熱的廚房。整體來講,賴清德目前所擁有的社會支持基礎還算厚實,但距理想狀態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這樣的民調數據,將來可能會為民進黨「總統」初選作業過程中,推動「換人」製造輿論基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29 04:36: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