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台大校長人選看綠黨「轉型正義」

  民進黨以「轉型正義」為名對國民黨實行政治報復,越演越烈。這與德國等一些最早提出並推動「轉型正義」的國家和地區,是有序而理性地進行,而且嚴謹地圍繞著「正義」而鋪展「轉型」,罷免「矯枉過正」,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從而造成新的非正義的形態相比,民進黨的「轉型正義」,其實就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將昔日統治者對付自己的手段,反過來施諸於昔日的投資者、今天的被統治者的身上,以「轉型正義」之名售賣「政治報復」的私貨,冤冤相報,這又何談「轉型正義」!
  實際上,如果說,民進黨以「轉型正義」為名,清剿國民黨的黨產,雖然在手段上確實是極為粗暴,但由於黨產問題也確實是存在著某種程度的「國庫通黨庫」的問題,因而民進黨在這方面的各種動作,憤怒的還是局限於國民黨人的範疇之內,與國民黨無關的民眾,感覺不大。但民進黨當局在「勝利沖昏頭腦」,將「轉型正義」及其外延的效應,延展到其他周邊議題,尤其是連與國民黨完全無關的民眾也大受影響,以至是過去長期以來無怨無悔地支持民進黨的基層群眾,也深受其害的時候,那就為民進黨當局的再次下台,埋伏了危機。實際上,近來就《勞基法》等議題所進行的「改革,已經損害到民進黨支持者的利益,可能會引發他們的倒戈反應。如果不是國民黨不爭氣,可能就是民進黨盛極而衰的開始,將難以實現其「長期執政」的美夢。
  而同樣令人感到驚訝的是,學術圈向來是民進黨各種輿論發端的平台,那些意識形態偏「綠」的學者教授,過去長期以來利用各家大學的輿論陣地,宣揚其「反獨裁,爭民主;反戒嚴,爭自由」的理念,並強烈反對國民黨當局將政治力介入各家校園。在這方面,台灣大學可說是其中的佼佼者,傅斯年等歷任校長更是維護學術自由的巨擘,而某些後來成為民進黨骨幹的學生,更是為學術及求學自由視為自己的眼珠子,與踐踏學術和求學自由的行為作堅決鬥爭,因而就曾發生過「燒毀國民黨黨證」的事件。應當說,維護大學校園學術自由,這也是民進黨的一個「神主牌」。
  但最近在遴選台大校長的問題上,民進黨把自己的這個「神主牌」砸爛了。當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選出新任校長管中閔後,民進黨就對遴選出來的新校長竟然是一個政治光譜深藍者,而且還曾在「馬朝」出任過部長級的政務官,極為不滿。一方面,既然整個台灣地區是由民進黨執政了,由「中央」管轄或直屬的各類機構,其職位據位者都應與政治者「看齊」;另一方面,台灣大學是台灣地區「民主運動」的熔爐,曾為民進黨培養了大量的骨幹,甚至是「總統」、「行政院長」級的人馬。這就使得民進黨人要將台大的公產變為民進黨一己之私的「私產」,不容外人尤其是深藍學者染指。因此,管中閔獲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為準校長,當然不高興。於是就以各種「理由,意圖推翻這個遴選決定,而換上自己所能接受的人選。
  於是,就發生了系列希里古怪的事件。先是爆出管中閔為台灣大哥大獨董,與遴選委員、富邦金董事長蔡明興有利益衝突;後是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指控管中閔的論文涉嫌抄襲,甚至是引發「案外案」,張廖萬堅反而被網友爆料,當年就讀東海大學高階經營管理碩士在職專班時,其題為《台北市長選舉模式之典範移轉——從路徑依賴到路徑創新》的論文,引用了葉崇揚、施世駿所撰《典範連續或典範轉移?德國與英國年金改革研究》有關制度回饋遞增機制四點論述。從而引發熱議,成為新聞焦點。
  不過,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重申,委員會完全沒有違反遴選辦法,一切都依規定辦理,,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由二十一位委員組成,除了「教育部」指派的三位,學生會代表一位,其他十七位委員都是經由校務會議代表投票選出,並非為召集人所組成;而且校長遴選過程中皆採無記名投票。而根據遴選委員認定,管中閔擔任台灣大獨立董事,與擔任台灣大副董的遴選委員蔡明興,並未違反上述利益迴避條款。另外,經台大研究誠信辦公室調查了解後,也認定抄襲案不成立,因為是先有管中閔的手稿,碩士生論文在後,反而是研究生論文引述管中閔的論文,而且還在「參考文獻」中註明引述來源,完全符合學術論文的規範,這樣的指控是「烏龍一場」。
  「台大校長遴選案」的發生,讓民進黨黨團和「時代力量」黨團都以為鴻鵠即至,如獲至寶,分別提出了動議案,勢要推翻遴選委員會的決定。但遭到社會各界的強烈反彈,指斥政治力插手校園學術自由。這個指控對民進黨來說,是「難以承受之重」,因為過去長期以來,這就是民進黨維護台大校園學術自由的「有力武器」,現在卻以自己之「茅」攻他人之「盾」,豈不滑稽無聊?
  畢竟,台大校園的學術自由不能玷污,這比「轉型正義」的其他議題更重要。因此,民進黨黨團和「時代力量」黨團在輿論壓力下,態度開始轉變。其中原本提出主決議要求暫緩校長聘任作業的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決定尊重台大遴選委員會,因而將主決議撤案。黨團總召柯建銘還強調,要讓給校園自主,遴選委員會自主,民進黨已經執政了,怎麼會有作主決議,「要求我們部長的道理」?他還表示,倘若「時代力量」黨團不撤案,民進黨黨團也將會不介入,不會參加投票。
  至於跳得更高的「時代力量」黨團,則似乎是「洗濕了頭」,一時難以轉彎。 但道德的輿論壓力太大,即使是堅持不撤案,也不能專門針對管中閔。因此,就採取了修改主決議文字,並未針對台大或是管中閔,而是針對大學校長遴選的問題的辦法稀釋自己對該事件的不正當程度。這種做法,有如「跌落地還要抓把沙」,典型的「阿Q勝利法」。
  民進黨黨團的做法,雖然有損其顏面,但總的來說,還是好的,知錯能改。而「時代力量」黨團的動議案雖然撤去「台大」的字樣,但仍是將黑手伸進校園,是狗就改變不了吃屎的習慣。
  民進黨的「轉型正義」,如果未能像台大校長遴選事件那樣知錯就改,而是繼續執迷不悟下去,未來就將會大吃苦頭。尤其是受《勞基法》修法影響的勞工階層,基本上是民進黨的大票倉,得罪了他們,等於是倒自己的米。
  現在有一個「現眼報」的,就是陳師孟。他在就任「監察委員」之後,當即說是要為「扁案」平反,這勢必會引發一切正直的人的權利強烈不滿。即使是在民進黨內,也會引起部分人反感。而陳師孟此舉雖然是個人行為,但提名他的蔡英文沒有及時管住他的口,等於是默許其這個論點。這就不但是「六月債,還得快」,很快就將會有現世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30 04:03: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