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綠營北市三人相爭國民黨或還有機會

  今年的「九合一」選舉,雖然民進黨在高雄市、台南市及嘉義縣內鬥激烈,精彩可期,但只要能「鬥」出一個結果,這位代表民進黨的候選人「躺著選」也可篤定當選。因而焦點是集中於北部的兩個直轄市--台北市和新北市,其中在新北市,眼看著有意參選的吳秉叡、羅致政的民調一直都上不去,民進黨將無法實現「六都皆非藍」的夙願,因而蔡英文或許將會徵召「老將」重新出山,一是曾經在台北縣長任內政績不賴的蘇貞昌,一是曾經參選過新北市長的游錫堃,問題是兩人都已七十歲上下,體力和精力都不一定能荷載選戰的「超重體力」負擔。而在台北市,面臨究竟是繼續與柯文哲合作,還是頂受不了基層的壓力,「被迫」推出自己的候選人,從而可能會形成「鷸蚌相爭」的局面,讓國民黨乘機「漁翁得利」,實現「光復首度」宏願,並讓蔡英文大受「臥榻之側,有人打鼾」威脅的宭境。因而蔡英文一直保留著與柯文哲合作的空間,但為了應付基層的反彈,就意圖以「台灣價值」來套牢柯文哲,但誰知他卻是「大智若愚」,輕易就將此難題化解於無形,並以他自己的標準來演繹「台灣價值」,還跑到歐洲去演講解讀,幸虧蔡英文不是昂藏三尺男子漢,否則就將會是「氣得直吹鬚」。
  但就在柯文哲老神在在地趟翔於歐洲之間時,台北市的選情卻突發巨變。先是在自己首次參選台北市長的高參姚立明,公開聲明要改投民進黨的姚文智的門下。而從蔡英文向姚文智聲稱「不偏心」的情況看,可能會默許姚文智參選,因而在四年前曾經投票給柯文哲的民進黨支持者,可能會「回流」。後是呂秀蓮也宣布要參選台北市長,將正面對戰柯文哲,而且還聲稱早已向「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報告,不過仍然將耐心等待、尊重黨中央機制,但現在民進黨很少人認為要禮讓柯文哲,因此「我當仁不讓、義不容辭!」。就此,綠營在台北市,已有三名市長參選人。
  柯文哲其實並不是一流候選人。他並沒有完整系統的施政綱領,也沒有駕馭複雜市政事務的行政能力,而且還經常「大嘴巴」亂講話;但卻勝在讓見慣了藍綠惡鬥的選民們感到「清新」,讓選民們眼前一亮。四年前民進黨是出於要把國民黨從台北市政府大樓「趕出去」,以免國民黨籍的市長在旁「虎視眈眈」的考慮,同意進行「二次民調」,而令早已準備好的姚文智禮讓給柯文哲。而得益於「太陽花學運」的效應,使得國、民兩黨的支持者都厭倦了藍綠惡鬥,因而用選票將國民黨趕出台北市政府大樓,而讓無黨籍的柯文哲當選。雖然標榜自己是「白色力量」的柯文哲一直拒絕加入民進黨,還經常拋出一些對民進黨「不恭敬」的話題,而且其「兩岸一家親」的兩岸論述,及與上海市政府輪流主辦「雙城論壇的兩岸交流作為,還直接挑戰民進黨的「神主牌」,但民進黨卻是無可奈何,只得支持柯文哲,並惹來民進黨基層強烈反彈。
  而現在的情勢已大不一樣,「太陽花學運」的效應已經退消,沒有政黨背景的柯文哲,所能掌握的基本盤大為縮小。而台北市的民進黨支持者,大約佔四成,倘都能回流,在民進黨、國民黨及無黨籍「三強鼎立」之下,未必會輸。而且有姚立明作高參,或許再扳回一局,而且還能對民進黨籍的台北市議員候選人產生「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因此,曾經對民進黨在台北市的選情不看好,而保留繼續與柯文哲合作的空間的蔡英文,開始對自己在台北市的佈局動搖,因而在黨中央舉行尾牙時,當面點名姚文智稱,「我一定要提你,如果不提,一定會說我偏心,我如果偏心,我一定是偏著你」。
  但是,半路卻殺出個程咬金,孰料隔天呂秀蓮就拋出震撼彈,宣布將投入台北市長選舉,正面對戰柯文哲,並聲稱也早已向「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報告。呂秀蓮表示,雖然蔡英文要她多方衡量後再做決定,而她也耐心等待、尊重黨中央機制,但現在民進黨很少人認為要禮讓柯文哲,因此「我當仁不讓、義不容辭!」呂秀蓮還表示,其實她四年前就有參選台北市長的願望,但四年前民進黨全力支持柯文哲,她也尊重。不過,現在的狀況恐怕已經不是如此;台北市身為首都如果沒落,「國家」就不可能起飛,從當前的狀況看來,台北已經沒落,尤其面臨兩岸關係險峻的此刻,台北就是台灣的山海關,急需有以台灣認同為主的人來守護。
  然而,呂秀蓮已經出任過兩任「副總統」,為何還要兩度降尊紆貴,去選比「副總統」位階低的直轄市長?這除了她公開的「理由」——民進黨要有自己的台北市長候選人之外,還有什麼不能宣諸於口的個人「小九九」?
  其實,呂秀蓮志在「總統」。在當年出任了「第一位女副總統」之後,希望也能成為「第一位女總統」。但黨內多數人並不買她的帳,她卻仍不死心,即使是後來同黨的蔡英文真正做了「第一任女總統」,她也難以忘情於政治舞台。這是因為,按照《卸任總統副總禮遇條例》規定,她的「卸任副總統」禮遇,到二零一六年除「邀請參加國家大典」一項之外,其餘禮遇已經結束,不但不再配備秘書、警衛人員,及每年領取辦公室費用二百五十萬元,以及享受醫療保險,而且也不能每月領取「副總統禮遇金」十八萬元,從而令其缺乏從政所必備的財政資源,只能是完全退出政治舞台。為此,呂秀蓮曾出錢專門成立了個人工作室作為其智庫,加強理論建設;並出錢創辦了《玉山週報》,作為自己繼續發聲的輿論陣地。但想不到原先並沒有放在自己眼中的蔡英文,在接過民進黨權杖之後,竟能將奄奄一息的民進黨起死回生,並因而攔腰奪走了自己可以一搏「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機會,反而自己的《玉山週報》也因虧蝕過巨而停刊,自己更是被蔡英文以「世代交替」為由而切割、拋棄,更因自己年過「古來稀」而無望再次「進軍總統府」。而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為稻粱謀」,放出試探氣球,打算參選台北市長,以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並展示自己並非是依賴陳水扁才能當選。不過,卻相信難以如願,根本難過黨內初選這一關。
  當然,民進黨倘繼續與柯文哲合作,不提名台北市長候選人參選,也並不是辦法。因為台北市長選舉,不是市長候選人一個人的榮辱之事,而是具有兩大功能:其一是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帶動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候人的選情,倘沒有「母雞」帶動,市議員候選人這些「小雞」就將會像盲頭蒼蠅,到處亂竄,失去鬥志;其二是必須為兩年後的「總統」大選維護基本盤,倘棄選就將會流失大量選票。正因為如此,在二零零二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中,在當時人氣甚高的馬英九爭取連任之下,民進黨內無人敢去挑戰,時任民進黨秘書長的李應元自我犧牲,辭職參選,就像唐吉珂德那樣,挑戰「不可能」。既將民進黨市議員候選人的選情帶動了起來,也為陳水扁兩年後爭取連任「總統」,在台北市維護了基本盤。
  倘蔡英文最後決定放棄與柯文哲合作,推出民進黨自己的台北市長參選人,不管是經過正式初選,在姚文智與呂秀蓮之間二擇一,還是姚文智與呂秀蓮兩人或其中一人都脫黨參選,國民黨就都大有可為。丁守中雖然佈局二十年,卻一直未獲黨中央青睞,但仍然要作「最後一搏」,其忠心可嘉,但實力有限,而且年齡偏大,不一定能取勝。如果國民黨能推出適當的候選人,可能就會在柯文哲與民進黨的候選人「鷸蚌相爭」中得利,從而實現光復台北市。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02 03:18: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