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將十九大對台方略細化為具體政策措施

  新華社報導,二零一八年對台工作會議一日至二日在北京舉行。正如本欄曾經分析過的那樣,「十九大」後中央主持統戰工作及具體主持對台工作,將由新科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擔綱」,果然本年度的對台工作會議,是由他主持並作重要講話,宣告「十八大」後掌管統戰工作及主持對台工作的俞正聲,光榮卸任。
  這項人事安排,在巧合中也寓意著一個時代已經過去。實際上,在「十八大」期間是由俞正聲主持對台工作,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要充分利用他與國民黨俞大維、蔣介石的族親、姻親關係,延續並加強自「胡連會」後掀起的國共黨際交流及合作的高潮。但一方面自「胡連會」後大陸方面推出的各項「惠台」舉措,大部分利益都被國民黨所代表的大財團所壟斷,未能讓平民百姓分享得到,這正是爆發「太陽花學運」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和「總統」、「立委」大選中慘敗之後,一蹶不振,已經失去反制「台獨」的能力。因此,雖然仍需繼續發展與國民黨的黨際交流,但已經不適宜把對台工作的所有「雞蛋」都放在「國共合作」的「籃子」中了,必須全面展開,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並應從「三中一青」擴展至「一線一代」,做好基層工作,以推動「心靈融合」。因此,曾經有過長期的基層及地方工作經驗,而且思想開明開放的汪洋,就成為掌管統戰工作及對台工作的最佳人選。
  不過,次會議的稱謂,是「對台工作會議」而沒有「中央」或「全國」的前綴,但又有年號的次序。因而估計這只是對台系統內部的年度專業性或業務性會議,其出席者主要是中央和中央國家機關以及全國各地省級行政區域的黨務及政府對台工作的負責人,範疇較窄,按以往慣例主要是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二把手」到會發表指導性的重要講話。因而日前的會議就是由身兼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政治局常委、內定出任新一屆全國政協主席的汪洋到會發表重要講話,其規格與過去幾年的對台工作會議一樣。
  因而估計,現在還不是召開帶有「中央」或「全國」的前綴詞的涉台會議的時候。一方面,根據過去歷次報道的中央涉台工作會議的規模和規格,從低到高計大約有全國台辦主任會議、對台工作會議和中央台灣工作會議。這次「二零一八年對台工作會議」應是一次中等規格的會議,因而其出席者,比「全國台辦主任會議」的只是一級地方行政區劃的台辦主任,多了該地的負責人(應是各省、區、直轄市和副省級市分管對台工作的黨委副書記或副行政首長)。因此,這只是例常的年度工作會議,並非是針對兩岸關係和台海形勢發生重大變化,必須進行重大政策調整的「中央台灣工作會議」的級別,因而也就無須驚動到兼任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習近平出席,而只是由兼任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汪洋出席。
  因此,在這次對台工作會議召開之前,台灣媒體以至相關部門又像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紛紛猜測是否會有「統一時間表」「武統論」那樣,也在進行類似的猜測,其實是「單相情願」的誤判。其實,只要看會議的稱謂,就可知不可能會作出如此重大的決策。實際上,中央對台工作會議,顧名思義只是年度的工作會議,具體制定新的一年的工作任務,尤其是將中共「十九大」報告的對台方略,細化為具體措施,成為可操作的工作部署。
  而要對對台政策作出重大部署的,可能是「中央台灣工作會議」,由中央台灣工作領導小組的「一把手」習近平親自到場主持並作重要講話。這要待到今年三月「兩會」召開,政府的職務也大致上底定,參與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各部委辦的首長都「各就各位」之後,更重要的是經過調查研究,梳理出新的政策措施之後,才舉行。在目前,能把「十九大」的對台方略細化為具體政策措施,已經是很好的政績了。
  何況,即使是中央台灣工作會議,不適宜制定明確的「統一時間表」,實際上,即使是中共「十九大」這個最高決策會議,都沒有提出明確的「統一時間表」,只是將和平統一與「兩個一百年」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結合起來。這是因為,倘是制定明確的「統一時間表」,屆時因受各種主客觀原因而未能實現統一,主政者就要被問責下台,甚至危害到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正當性和合法性。而且,儘管必須「硬的更硬」,遏制各種「台獨」陰謀,但也不宜提出「武統論」。因為倘是實行武力統一,就等於是放棄「一國兩制」,並像大陸解放初期那樣鎮壓反革命,其所帶來的政治後遺症可能會比「二二八事件」還要嚴重,不利於「人心統一融合」。
  實際上,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心靈契合」,而這次「中央對台工作會議」將落實「心靈契合」的措施,細化為「積極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持續深化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逐步為臺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弘揚中華文化」,其實就如港澳工作,針對「港澳回歸,人心尚未完全回歸」的現象,必須開展「人心回歸工程」那樣。已經回歸的港澳尚且如此,對尚未實現統一的台灣民眾的「反獨促統」工作,就更應是推動「心靈契合」。
  有人對現在的台灣局勢表達悲觀情緒,其實大可不必。這是在歷史螺旋式向上發展的過程中,遇到那個向下旋轉的迴旋點而已。但卻更是「壞事變好事」,可以從中尋找過去八年「順景」中已經潛伏的不足,尤其是以為推出對台「紅利」就可得到人心的片面性。實際上,雖然在整體上,「惠台」政策是對頭的,但在執行過程中發生了偏差,忽略了國民黨是代表大官僚大資本家利益的政黨的特性,許多「惠台」措施的「紅利」都被這些大財團中截攫取了,到不了普羅民眾的手中,因而也就成為「太陽花學運」很容易被引發的主要原因。
  現在最有利的,是大陸在「管用的制度」之下,經濟發展越來越好;而台灣在「不管用」的所謂民主制度之下,行政效率和品質大受削弱,兩岸的差距越來越大。這就為「畢業即失業」的台灣青年提供了就業及創業的出路,越來越多的青年到大陸工作,就算是曾經參與「反課綱微調」以至「太陽花學運」的青年,也到大陸參訪,在對兩岸的現實進行對比之後,產生了在大陸尋求發展的強烈訴求。倘再能以「兩岸一家親」來待之,給以提供各種親人般的待遇便利,即使是鐵石心腸也能融化,從而實現「心靈契合」。
  要讓台灣民眾對祖國產生認同感和向心力,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尤其是在國際社會,當他們遇到各種困難時,駐外使領館的人員對他們伸出援手,不但是持「台胞證」的要援助照顧,而且即使是持「護照」者也一視同仁出國旅遊可能不會帶上「台胞證」)。因為按照台灣地區的「一中憲法」和「國統會」關於「一個中國」內涵的解釋,在這種時空環境下,「中華民國」仍屬一個中國的範疇。所謂「鐵棒磨成針」,只要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來做台灣民眾的工作,是能夠感動這個「上帝」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03 11:02: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