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指派「宗弟立委」赴梵蒂岡「救火」?

  蔡英文「船破偏遇頂頭風」,正因為在上台後所推行的一系列倒行逆施的政策措施,包括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年金改革、一休一例、追討黨產……等,使得各業凋零,民怨衝天,使得民調急挫,瀕臨「死亡交叉點」,焦頭爛額之際,又遇到中梵關係大突破的重大挫折,正是「頭頭碰著黑」。
  實際上,路透社日前獨家報導,梵蒂岡高層人士透露,教廷與中國間有關主教任命問題的架構協議已經準備就緒,幾個月內就可以簽署,將是中梵關係的重大突破,甚至可能促成建交。路透社報導說,即使只能部分解決中國大陸主教由何者任命的棘手問題,也可能開啟中梵建立外交關係之路,距雙方在中共掌控中國大陸後中斷關係將近七十年。中梵若建立全面關係,羅馬天主教會將有法律架構照顧中國大陸估計約一千二百萬天主教徒,並且在大陸新教教會快速成長之際致力推廣天主教。而《華爾街日報》也隨後報道說,教宗方濟各已決定接受大陸任命的七名主教,以換取北京承認其作為中國天主教教宗。梵蒂岡已通過非正式途徑通知北京,但未簽署文件,或於今年春天正式宣布。但據報北京未決定是否同意教宗對內地主教任命的否決權。而主教任命問題,是造成中梵僵局主因之一。上月傳出教廷要求兩名主教「讓位」給中國任命的主教。教宗非常注意中國議題,亦支持梵蒂岡兩名主教的提議,這兩名主教承認,他們為讓教會更好而犧牲。根據提議,他們將在教區擔任不同職務,以利與北京達全面協議。
  反華反共的天主教港區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跳將出來,指控梵蒂岡準備「出賣」中國大陸地下天主教會,並暗示教宗方濟各對中梵最近的接觸協商在狀況外。但隨即遭到教廷高層人士的嚴厲駁斥,指出教宗非常注意中國議題,也支持梵蒂岡對兩位效忠教廷中國主教的提議。根據這項提議,他們將在教區擔任不同的職務,以利與中國政府達成全面協議。這個駁斥聲明,更為佐證了上述外媒的報導。
  既然是梵蒂岡準備與中國大陸建交,當然其前提就是必須與台灣當局「斷交。這可讓正焦頭爛額的蔡政府,更為慌惶,但又故作「鎮定」。其「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聲稱,密切關注教廷與大陸的對話,並指中梵對話現階段僅涉教務議題,無涉政治層面,台灣當局將強化雙邊友好關係。
  台灣「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召委、民進党「立委」蔡適應,聲稱在二月三日與其他四名「立委」出訪,出訪包括教廷、義大利,主要拜訪梵蒂崗,盼獲教宗接見,表達對台梵關係立場,但仍待「外交部」安排。
  蔡適應等「立委」的出訪,可能是在「立法院」這個會期結束後的例行外訪,反正有「立法院」的「立委」外訪津貼,不用白不用,就以私人旅遊當作是公費「考察」。而在動身前正好是外媒報導了中梵即將簽署任命主教協議之事,而刻意將其外訪與赴梵蒂岡「救火」掛聯起來,藉以抬高自己的身份,而「外交部」也正好借此說話。倘是如此,教宗更沒有理由要接見他。尤其是他是「滿嘴跑火車」的「大嘴巴」,教廷可能會擔心他為了炫耀自己,而刻意對與教宗的對話「添鹽加醋」,徒添煩惱,那就不如不見。
  其實,蔡適應原本的計劃只是在訪歐時順道到梵蒂岡瀏覽,這本是私人事務,但在起行前發生了外媒報導梵蒂岡將於中國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之事,「外交部」當即插手,加插了會見教宗方濟各的安排。但能否見到教宗方濟各?他們在梵蒂岡逗留的時間只有一天一夜,可能難以安排得上。而且教宗是否有必要見蔡適應?可能是將會被賜以「閉門羹」。這也是為何蔡英文沒有派出「副總統」陳建仁前往「梵蒂岡「救火」的重要原因之一。
  實際上,二零一五年蔡英文決定陳建仁為其「副總統」候選人搭檔,除了他是藍綠色彩並不強烈的專業人士之外,還有一個重大考量,那就是他不但是其天主教聖名也叫「方濟各」,而且他還曾獲梵蒂岡教廷聖座冊封為「聖大額我略教宗騎士團勳章爵士」,與「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因而將能肩負鞏固與梵蒂岡「邦交」的重任。而在陳建仁就職「副總統」三個月之後,他就率領一個代表團,以出席德雷莎修女封聖儀式之機,實行名為「聖和專案」的訪梵之行。本來,倘單是奔向出席德雷莎修女封聖儀式的主題,是用不了六天的時間的,因而其餘的時間,就用在伺機與梵蒂岡高層尤其是負責外交事務的教職人員商談,以刺探教廷與中國大陸進行建交談判的進展情況,並力圖挽回台灣當局與梵蒂岡的「邦交」,因而與其說他此行是「聖和專案」,不如說是「固邦專案」。但今次是情勢比上次更為緊急,卻蔡英文卻沒有委派他「親自出馬」去「固邦護盤」,可能就是在有教廷高層駁斥陳日君的背景之下,擔心將會碰一面屁,有辱其「聖騎士」的「英名」,因而就順水推舟,讓本來就已計劃到梵蒂岡旅遊的蔡適應,擔當此「聖潔」的任務。
  蔡英文面對中梵即將建交的情勢,當然極為緊張。雖然她也知道,這是大勢所趨,不可阻擋;但又不願失去梵蒂岡,因為這將對蔡英文的打擊太大。其一、梵蒂岡是台灣當局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倘與中國建交,就使得台灣當局在全歐洲「零雞蛋」,面子頗不好看。並進而使得台灣當局在亞、歐、美洲均呈現「邦交空白」狀態,從而令其在國際事務上製造「台灣獨立」或「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戰略圖謀,更為困難。其二、,中梵建交將會對台灣當局的「外交」形成「蝴蝶效應」,造成極大的衝擊。其原因,教宗方濟各是意大利裔的阿根廷人,能說流利的拉丁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和德語,其實都是屬於拉丁語系,因而成為首位出身於拉丁美洲、南半球的教宗。而台灣當局在中南美洲的「邦交國」,主要是屬於拉丁語系中的西班牙語國家,如多米尼加、危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拿馬、烏拉圭等。正因為如此,西班牙語是台灣當局「外交部」的第二大工作外語,擁有一批西班牙語人才。而且,這些中南美洲的「邦交國」,因與西班牙的歷史淵源而成為天主教國家,他們與梵蒂岡的關係有點「君臣關係」。而倘梵蒂岡與中國建交,他們也將會紛紛跟隨之,從而形成「斷交雪崩潮」。而卻並不是甚麼中國大陸「大挖牆腳」的結果,那才是「七傷拳」,「拳拳到肉」。
  然而,中國對梵蒂岡的吸引力太大,導致其非要與中國建交不可。其一、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絕大多數人是信仰東方的宗教如佛、道、儒教,信奉西方宗教尤其是天主教的人,佔全國人口的比例不大。近年才開始增多,尤其是地下教會活躍,梵蒂岡必須開拓中國這個具有巨大潛力的市場。相比之下,台灣地區的天主教人口已經發展飽和,不可能再增長,權衡利弊,當然是優先發展與中國大陸的關係。
  其二、梵蒂岡有義務也有責任,讓中國境內的地下教會取得合法地位。而唯一的辦法,就是透過與中國建交,以雙方取得共識的主教任命方式,爭取將地下教會的主教都能得到中國政府的承認。
  這正是「青山擋不住,畢竟東流去」。蔡英文的日子將更難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05 02:53: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