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地震善後工作兩岸暗中角力?

  在經過一百零六個小時的搜尋之後,由於黃金七十二小時已過,再加上災情最重的雲門翠堤大樓中的「漂亮生活」旅店的二零一室深陷地底,因而確認最後兩名失聯大陸游客遇難,「內政部長」葉俊榮下令停止人命搜救,轉為大型機械進場拆除倒塌樓宇。這次震災,死亡人數達至十七人,其中有九人是大陸遊客。在偏遠的縣分來說,這個比例不低;但又並非如同桃園機場「火燒車」事件,全團除司機之外,都是大陸遊客,高度集中,而是與當地罹難者混雜在一起,因而如何妥善處理遇難大陸遊客的善後問題,頗為棘手,也考驗大陸有關部門的政治智慧。幸而花蓮縣長傅崐萁對大陸的態度友好,而決定了大陸有關部門或將會擁有較高的主導權和靈活性。
  台灣當局對大陸遊客在花蓮地震中遇難此事的態度,隨著證實罹難的大陸遊客的增多,發生了「前倨後恭的」變化。從最初的邀請日本救援隊卻拒絕大陸救援隊,遭到大陸官方和民間的批評,而逐漸調整。蔡英文的變化最明顯,與在「火燒車」事件時的冷漠相比,今次能夠親自慰問獲救的大陸遊客,並竟然在推特上以簡體字推文,聲稱「在這次花蓮地震中,有幾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不幸遭難,我們向罹難者的家屬致上最誠摯的慰問。」「尚未尋獲的五位中國大陸旅客,我們不會放棄任何希望。在人道救援上,兩岸沒有距離。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兩岸一起為他們祈福。」除了是確實出於人道關懷之外,可能也是意圖籍此製造有利氣氛及條件,以利於陸委會或海基會的官員,伺機與專程陪同罹難大陸遊客的家屬前往台灣處理善後事宜的北京市台辦副主任于鳳英接觸交流,以圖撬開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狀態的「缺口」。當然也可能是為了消弭初時拒絕大陸救援隊的失策及尷尬,在罹難大陸遊客佔較大比例的情況下,拒絕大陸專業救援隊伍,以什麼理由也說不過去——即使是大陸救援隊的設備不如日本救援隊的先進。何況,也因此而失去一個可以製造「兩岸恢復官方往來」假象的極為難得的機會。既然如此,就只能是以簡體字發推文作彌補,並希望能籍此將在與北京市台辦官員接觸到主動權抓到手。
  因此,屬於蔡英文直接管轄的陸委會和海基會,也表現的頗為進取。儘管于鳳英等人僅是與花蓮縣政府互動,不論是接機還是抵達花蓮的瞻仰遇難者遺體及住宿等安排,都刻意跳過海基會與陸委會,而直接與花蓮縣政府對口,就像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刻意繞過陸委會和海基會,直接致電花蓮縣長傅崐萁表達慰問那樣,但陸委會與海基會仍然「死纏爛打」,除了是陸委會、海基會、全聯會組成聯合專案工作小組,全力協助傷者與遇難者家屬處理善後之外,陸委會和海基會也緊急派人趕往花蓮探視受災大陸籍人士,並致贈慰問金,還採取工作小組對每一組家屬至少派一人全程陪同,善後協助事宜包括辦理入境相關證件、傷者及遇難者證件查找、後續文書驗證,以及在台生活相關需求等事項的辦法,搶在北京市台辦人員到達花蓮縣的前面,辦理上述相關事宜,以爭取留下「好印象」,進而爭取在今日舉行的聯合公祭上,專程前往參加的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及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能夠與于鳳英等北京市台辦官員打個照面,寒暄幾句,甚至是深談,希望能發生「于鳳英傳話」的奇蹟,從而打破目前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的僵局,達致在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下,兩岸關係能夠有某些程度的「解套」的效果。
  大陸方面今次的安排,也確實是與「火燒車」事件時有所不同。「火燒車」事件之後,大陸是以「海旅會」的名義組團赴台善後,儘管團員中也有遼寧省台辦和大連市台辦等地方台辦的官員,還有海協會的工作人員,但卻仍然以「海旅會」為主體及名義。而今次則是由北京市台辦的副主任于鳳英率隊,毫不忌諱「台辦」的官方稱謂。這就具有兩個微妙的特點,其一是由「白手套」的「海旅會」轉為正式官方的台辦;其二是由中央級的國家旅遊局所轄地「海旅會」,轉為地方級的台辦。亦即「含金量」上升,規格卻下降。
  今次出動到官方的地方台辦,展示大陸官方重視其民眾的人命安危,體現人道關懷,凸顯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揭櫫的「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的精神。而由中央層級的「白手套」——「海旅會」降級為地方級而且還是省級的台辦,則是突出「地方」的對等層級,其實台灣地區就像北京市那樣,只是一個省級的行政區域,從而否認台灣當局的「中央」自況地位。既凸顯中央政府對包括台灣地區在內的地方的憲法管轄權,,又避免承認台灣當局政權是「中央政權」。此顯示,在中共「十九大」後,國台辦既堅持原則,卻又在執行層次更為靈活。
  這就是為什麼人在美國出席華府傳統基金會討論台灣國際角色的研討會的陸委會副主委林正義,會對張志軍繞過海基會及陸委會,直接向花蓮縣政府表達關切,說什麼「中方不應將台灣當作地方政府」的要害所在。但奇怪的是,張志軍好歹也是中央官員,而于鳳英則是地方官員,其率團到台灣除了善後事務的「層級」意涵,比張志軍「繞過陸委會」更要明顯,但他這時卻沒有「發飆」了。顯然,他已經明瞭到蔡政府是上述意圖,因而避免自己的「發飆」而破壞張小月和田宏茂在今日的聯合公祭上伺機與于鳳英接觸的計劃。
  今次大陸方面摒棄了「火燒車」事件時,是由「海旅會」擔綱負責的做法,而是由地方台辦官員直接出馬,除了是出於上述的考量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的甚麼因素?或許,也對「海旅會」在地震震災初期的反應不夠主動及時,未能全面執行《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附件二《海峽兩岸旅遊合作規範》中,有關「台旅會和海旅會作為處理旅遊糾紛、逾期停留、緊急事故及突發事件的聯繫主體,各自建立應急協調處理機制,及時交換信息,密切配合,妥善解決赴台旅遊過程中出現的問題」的規定,不太滿意,因而只好直接派出官方的台辦官員?則充滿了想像空間。  
  不過,嚴峻的考驗還在後頭。在今日的聯合公祭中,于鳳英是否出席?一方面,陸委會主任張小月和海基會董事長田宏茂已經「敲鑼打鼓」地聲言將會出席,如果于鳳英也出席,就將難免會與張小月、田宏茂「偶遇」甚至是寒暄幾句,那些正千方百計準備拍攝到這種場面的媒體,就將難免會大做文章,渲染「兩岸關係破冰」;倘不出席,又將會被責難為「政治高於人道」、「冷血」,真是難以拿捏。不過,倘是以于鳳英是省級地方台辦官員的角度考量,即使是與張小月、田宏茂寒暄幾句以至是握手,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因為于鳳英只是地方官員,反而凸顯陸委會也是「地方官員」,對等「平起平坐」。
  相比之下,北京市台辦官員直接前往台灣除了善後事務,與福建等地的罹難者家屬,是在相關慈善機構等等協助下,自行前往台灣,顯得有所不同。據說,這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作出的決策,可能因為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又是「習家軍」成員,更能揮灑自如,沒有「投鼠忌器」的顧忌。地方的官方單位則顧慮較多,擔心會觸犯政治底線。而且,當時時間較為急迫,也來不及請示中央。只好以「最穩陣」的最低規格處理,避免過於積極任事而「過線」。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12 03:32: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