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師孟不敢打邱太三是顧忌「新潮流系」?

  盡管陳師孟本身就是「獨派」人物,是「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度發起人之一,而且也是「獨派」元老辜寬敏,及陳水扁的愛將;也盡管邱太三反諷陳師孟的「上任後要專打辦綠不辦藍的法官」,直指台灣的政治人物在很多場合都會有一些發言,法律人如果要和政治人物的發言逐一回應或口水戰,「我想這是在浪費我們的生命」;亦儘管因為邱太三這番話而激怒了台灣地區主要的「獨派」團體,共同發表聲明指責他「嚴重濫用職權」,「辦綠不辦藍」,向「監察院」檢舉邱太三,「更期待新任的監委們對台灣司法可以發揮最大的救濟」;更儘管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對邱太三就「特赦陳水扁」的議題,以法就法發表中肯定談話極為不滿,在臉書上發文攻擊,指責他「要對總統下指導棋」;但陳師孟在本月十二日宣誓就職「監委」後,卻不敢對邱太三「說三道四」,反而針對「監察院」諮詢委員陳長文,大發淫威,在昨日首次出席「監察院」的院會時,聲稱「監察院」的過半諮詢委員顯示出有強烈的政黨色彩,比較服從威權體制,應該聘請讓大家心服口服的諮詢委員,並指責日前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的律師、「監察院」諮詢委員陳長文,批評他的「上任後要專打辦綠不辦藍的法官」言論,是「恫嚇監察委員」,並不適合出任;而親近民進黨的「監察院長」張博雅,竟然也承諾不再聘任陳長文。此顯示,一方面因為邱太三是民進黨「新潮流系」的重要流員,陳師孟暫時不敢動他,是因為對「新潮流系」仍有一定的顧忌;另一方面,他仍然將會對批評他「上任後要專打辦綠不辦藍的法官」言論的人士,實施打擊報復,不惜動用「監委」的公權力,現在先行揮劍指向陳長文,緊接著就是其他顏色深藍的諮詢委員吳清基、李念祖、胡佛、張麟徵等人。在成「勢」後,再伺機「炮製」邱太三。
  實際上,儘管陳師孟是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頓孫子,但卻是「獨派」人物。一九九一年,陳師孟因推動廢除「刑法第一百條」,燒毀國民黨黨證並宣布退出國民黨,隨即加入民進黨。翌年二月就出任民進黨秘書長,同年與張忠棟、戴鑑、廖中山、夏子勛、鍾佳濱等人創立「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二零零八年三月,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兼代理黨主席謝長廷在「總統」大選中落敗,宣布去黨主席之職,陳師孟被視為接任主席的熱門人選之一。但他卻甘願擔任「獨派」元老辜寬敏參選黨主席的競選辦公室執行長,並認為辜寬敏配蔡英文是參選「總統」的最佳組合。而當蔡英文當選黨主席之後,「獨派」團體台灣南社公開呼籲蔡英文「重用」陳師孟,但卻被陳師孟拒絕,並在電視專訪中說,蔡英文陣營未積極回應當初他所提議的「辜蔡配」,而且蔡英文的勝選與「新潮流系」的背後支持有密切關係,辜寬敏這次落選是輸給派系,如今蔡英文陣營勝選才高喊黨內團結,這是假團結,他不可能擔任蔡英文的副手。二零一一年七月,因為「獨派」人物王定宇未獲民進黨提名在台南市參選「立委」,陳師孟私下將黨證連同「退黨聲明書」寄回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宣布退出民主進步黨。
  陳師孟是陳水扁的親信。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後,邀請他出任副市長。陳水扁贏得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即委任他為「中央銀行」副總裁,二零零二年又委任陳師孟為「總統府秘書長」。二零零三年陳水扁創立凱達格蘭學校,即委任陳師孟為首任校長。二零零六年「紅衫軍」發動「倒扁」運動時,陳師孟在《自由時報》發表《剖視「倒扁」連續劇》一文,抨擊「百萬人民倒扁運動」。
  但陳師孟似乎頗為忌憚「新潮流系」。二零零八年五月,他一方面支持辜寬敏參選民進黨主席,另一方面卻又在接受電台專訪時指出,如果辜寬敏當選民進黨主席,態度較強硬的「新潮流系」可能會退出民進黨,民進黨就可能會分裂成力量薄弱的政黨,就像親民黨和台聯黨一樣,屆時的政黨力量將是「一加一小於一」,他還聲稱,民進黨最大的問題是派系,黨內派系現在只剩下「新潮流系」及「反新潮流系」,希望黨內不要擴大裂痕;他又說,內聚力強、侵略性也強的「新潮流系」容易引起對抗,卻掌握多數資源,擁有多位「立委」及縣市長,應更謙卑。而「新潮流系」前總召集人賴清德則回應,無論過去、現在與未來,「新潮流系」都不會離開民進黨,「新潮流系」會與民進黨一起打拚,「新潮流系出走」之說不是事實。
  因此,盡管陳師孟已經退出民進黨,但既然蔡英文「既往不咎」,主動提名他為「監委」,每月可領取相等於部長級的十九萬元薪水,而且還有辦案費可以領取,並可享受專門配給座駕的部長級待遇,因而他還將會保護民進黨的利益,即使與他關係密切的「獨派」團體不滿,他也將會暫時「放過」邱太三,這可能是顧忌「新潮流系」的戰鬥力,及蔡英文還將會倚重「新潮流系」,而賴清德也已經出任「行政院長」之故。因此,他就將鬥爭矛頭指向國民黨方面,首先向沒有任期保障的「監察院」諮詢委員開刀,而陳長文以他的「上任後要專打辦綠不辦藍的法官」言論,是公然恐嚇司法機關,要以「監委」職權查辦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顯示台灣法治與司法獨立已危如累卵為由,與馬英九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就成為他的「首斬」對象。
  「監察院」諮詢委員會是其特種委員會之一,由「監察院長」聘學者、專家擔任,主任委員為「監察院長」張博雅、副主委為「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其成員包括古登美、吳清基、李伸一、李念祖、胡佛、高希均、張麟徵、陳長文、趙可式、趙榮耀、劉光華、顏嗣鈞等人。諮詢委員會二年一聘,這一任到今年八月屆滿。從名單上看,他們大多數深藍人士,這就難怪陳師孟會攻擊說,目前過半的諮詢委員顯示出有強烈的政黨色彩,比較服從威權體制,應該聘請讓大家心服口服的諮詢委員。而他所指的「讓大家心服口服」的人士,當然是民進黨人或其支持者,甚至是「獨派」人士。這樣,「監察院」就將淪為專門懲辦支持國民黨的公務人員,及可能並不支持國民黨,但秉公依法辦案,被視為「辦綠不辦藍」的司法官的政黨惡鬥工具。
  而由馬英九提名的「監察院長」張博雅,居然也接納陳師孟的主張,聲稱在陳長文任滿後,不再繼續聘任,並在補聘諮詢委員時,由新任「監委」推薦。由於新任的「監委」基本上都是政治顏色偏綠甚至是「獨派」人物,因而未來的「監察院」,就將會成為民進黨的「隨附機構」。
  張博雅之所以接納了陳師孟的主張,顯然是為了討好民進黨尤其是蔡英文,希望在自己的六年任期屆滿時,仍然繼續提名她。實際上,張博雅雖然號稱「無黨籍」,但卻出身於與當時國民黨政權「不咬牙」的「許家班」,卻又藍綠通吃,成為唯一在李登輝(衛生署長)、陳水扁(內政部長兼台灣省主席)、馬英九(中選會主委)任內都出任閣員的政治人物,並由馬英九提名出任「監察院長」,但似乎是更傾向於民進黨。實際上,她在出任嘉義市時,所主持興建的「二二八事件紀念碑」,就突破當時國民黨政府的歷史禁忌;一九八九年當選為末代「增額立委」後,與民進黨張俊雄搭檔參選「立法院」正副院長,挑戰屬於國民黨資深民意代表的「代理院長」梁肅戎與「增額立委」劉松藩。但張博雅以二十九票對一百六十一票落敗。因此,她接納了陳師孟的建議,讓人們並不感到奇怪。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14 03:29: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