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今年公投特別多 喧賓奪主妨大選

  「立法院」通過《公民投票法》修正案,大幅降低「公民投票」的各項「門檻」之後,各方團體和人物都躍躍欲試,要過一把「公投癮」,紛紛製造各種議題,推動和提出各種「公投案」。其中有的議案確實是言之有物的,但不少的卻像是小孩兒「玩家家」。據「中選會」消息,全島性的「公投」,已有十多宗通過了第一階段連署,正在衝擊第一階段連署的也有十多宗。不過,直到目前為止,要「玩公投」的仍是以民間團體為主,國民黨和民進黨兩大政黨至今倘未有消息。但為提高投票率和得票率著想,相信將不會放棄自己的「專利權」(過去的三次六道「公投」題,除「和平公投」是由「行政院」發動外,其餘「公投」是分別由民進黨和國民黨發動),必然不會放過這個可以炒熱選情,推高投票率和得票率的好機會,只是要考量以甚麼議題作為「公投」題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而已。
  實際上,《公民投票法》是二零零三年「立法院」的國民黨與親民黨黨團,針對民進黨的一批「獨派立委」,意圖為實施「台獨黨綱」中以「公投」來決定「獨立建國」的條款,創造「法理依據」,因而一直在推動「公投立法」的情況,而採取「以毒攻毒」的反制行動,聯手提出《公民投票法》提案,並仗著佔據「立法院」議席多數的優勢,而推動立法的。正因為這個《公投法》是為了反制民進黨和台聯黨的發動「公投」意圖,因而就將發動和通過「公投」的「門檻」設定得很高,確實是「鳥籠公投」,可說是全世界設有「公投」的國家和地區中,「門檻」最高的。不要說是在付諸投票時的「投票率」和「同意率」的「門檻」難以跨過了,即使是在發動階段的的「連署門檻」,就高得不易跨過,民進黨和國民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勉強達成。而一般民間團體,限於人力物力及缺乏全島性的分支組織,要開展徵求連署書店工作就更困難。因此,說是「鳥籠公投」,並不為過。實際上,先後三次六道題的「公投」,就卡在「投票率」上,即使是「同意率」再高,也無用。
  對此,民進黨恨之入骨,一直在希望能降低「門檻」。到在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中,民進黨大勝而佔盡議席優勢,就大力推動修訂《公投法》,以大幅降低各項「門檻」。不過,此時民進黨已經再次執政,卻又擔心「公投」容易發動及獲得通過,將會對執政黨的行政造成衝擊,尤其是擔心會被「獨派」利用來推動「台獨公投」,從而危及到民進黨的執政正當性及長久性,因而反而抵制「時代力量」黨團要求將「領土」變更、「憲法」改革、「新憲」複決納入「公投」項目,及兩岸協議強制「公投」等「台獨」議題納入「公投」的主張。
  但畢竟是已經大幅降低了各項「門檻」條件。比如,連署「公投」提案僅需最近一次正副「總統」選舉總人數的萬分之一,成案「門檻」由百分之五下修到百分之一點五,通過「門檻」則是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百分之二十五後,同意票相對多數就算通過。以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時選民人數一千八百七十八萬二千九百九十一人為基準,一千八百七十九人就可提案發動「公投」、二十八萬一千七百四十五人連署成案,四百六十九萬五千七百四十八人出門投下贊成票,並獲得相對多數就可通過。而且,還下修「公投」投票年齡到十八歲,並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此後全台灣地區「公投」主管機關為「中選會」、地方「公投」為地方政府。主管機關收到「公投」提案後應於三十日內完成審核,若需補正,領銜人必須在三十日內補正,並以一次為限。這次修法還開放電子連署,可由系統認証碼進行連署。過去「公投」提出後放棄或「公投」結果公佈後,三年內不得再重新提出,也在這次修法後放寬為兩年內不得重行提出。除了公民提案可發動「公投」,新法也授權「行政院」可針對「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經「立法院」同意後可提案「公投」,「立法院」須在「行政院」提案後十五日內議決,若經「立法院」否決,「行政院」在兩年內不得重新提出。
  當時親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李鴻鈞就警告說,一口氣大幅降低「公投門檻」,將會造成「公投」常態化,一天到晚都在進行「公投」,使得「公投」變「暴投」。
  實際上,在「公投門檻」降低之後,今年的「公投案」就呈現「遍地開花」的狀況。距離《公投法》修訂案通過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各方團體已經發起二十案「公投」,其中有十案已經達到第一階段提案「門檻」並送交「中選會」。其中,有三案因較早送入「中選會」等原因,「中選會」提出需另外召開聽證會說明,其中兩案是「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所提關於《勞基法》的「公投案」,另一案則是下一代幸福聯盟公民行動總召游信義所提的「婚姻定義公投案」。另外,勞權公投聯盟也將發起「廢除勞基惡法」及「討回七天假」的「公投」連署,兩案在七天內就已經獲得三千四百三十九份連署。勞權公投聯盟表示,將在年後開始進行第二階段連署,希望於年底合併大選舉行。
  從目前已發動的「公投」題目看,基本上是要否定和推翻已經「立法院」通過的法律。也就是說,發動「公投」者是要以直接民權來否定、推翻間接公投亦即代議政制的成果。因而也可以說是民粹主義政治的濫用。而且,倘是捆綁「九合一」選舉進行的話,對「公投案」內容的推介和爭論,也勢必會模糊或掩蓋「九合一」選舉中,各位候選人的參選政綱的宣介。
  「監察委員」陳師孟揚言要以「監委」職權查辦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引發學界政界大反彈,這就促使馬英九領銜、律師陳長文發起「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訴諸年底「公投」,捍衛法治不受政治力干擾。這是首度有卸任「總統」發動「公投」。而孫文學校也於前日舉辦記者會,宣布推動「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公投」。孫文學校近期推動重建價値「公投」系列,到目前為止,已經陸續推出七項「公投」議題,分別為「反背信年金公投」、「反促轉條例公投」、「重建文化倫理公投」、「改『總統府』為台灣抗日英烈紀念館公投」、「捍衛中華史觀公投」、「減碳無煤家園公投」以及剛提出的「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公投」。
  但到目前為止,民進黨和國民黨還未有提出「公投案」。按道理,「公投」是催谷投票率的利器,而且在「公投門檻」已經大幅降低後,「公投綁大選」也可反過來促使「公投案」輕易獲得通過。因而這正是國民黨和民進黨要將自己的政治立場化為「全民意志」的最佳途徑,因而估計,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將會發動「公投」。
  因此,估計今年的「公投案」,至少也將會有二十宗,而且也將會捆綁「九合一」選舉進行。屆時,每一位選民,將會領到二十多張選票,包括「九合一」選舉中,「六都」的新一屆直轄市長、直轄市議員、里長、山地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五張選票,及台灣十一縣三市及「福建」二縣的新一屆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及村里長五張選票。選民們要圈填二十多張選票並全數將之投入投票箱,必須多花一倍以上的精力和時間。而選務機構和所有的投開票站,當然是需要進行更多的勞動操作。
  根據「中選會」的粗估,若單獨舉辦一場全島性「公投」需要花費八點五億元,縱使和選舉合併舉行,也須花費一點四五億元;再加上「中選會」計劃建置完成線上電子連署系統,使得「公投」成案的可能性增加,照現在各界踴躍提出「公投」的現狀,未來相關開銷有可能大幅上升。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15 03:06: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