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國議員趁新年向蔡英文「討紅包」?

  在農曆新年期間,台美關係出現了兩個極端的情況。一方面,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董雲裳,在美國參院外委會的任命聽證會上表示,我們並不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與我們有官方關係的「國家」。她說,「我們的政策是不在美國政府網站上顯示『中華民國國旗』。」表達美國政府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決心。另一方面,美國國參議院會「台灣連線」共同主席殷荷菲邀請率團訪台,將拜會蔡政府高層及相關部會,以增進對台美關係及區域安全議題的瞭解,並繼續表達在美國國會對台灣予以堅定支持。
  去年九月,台灣媒體發現美國國務院的官網改版,在國家與地區簡介頁面撤掉了「中華民國國旗」;今年初發現美國國務院領務局在旅行通知的網站也拿掉了「中華民國國旗」。而這兩個網站在奧巴馬政府時代都列有「中華民國國旗」。就此,成為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提名人董雲裳,日前在參院外委會的任命聽證會上,被某些參議員追問道議題。當參議員魯比歐在會中質詢,國務院網站上過去有台灣「國旗」,新網站的「國旗」是消失了,董雲裳是否了解決策過程時,董雲裳回應說,她知道國務院網站上撤掉台灣「國旗」,主要是月前領務局在網站發出新的旅遊通知,這是合約商做的,未經過他們的辦公室。但她緊接著說,「我們並不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與我們有官方關係的國家。她說,「我們的政策是不在美國政府網站上顯示』中華民國國旗』。」不過,當魯比歐接著詢問董雲裳是否鼓勵美國資深官員訪台時?她則表示,依據三個《中美聯合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美國與台灣有非常活躍的非官方關係,雙方有經常性的交往,她當然支持這個活躍的非官方關係。參院外委會已通過鼓勵美台高層官員交往的《台灣旅行法》,目前已排入院會議程,可望在這個會期通過,但如何執行還視行政部門的態度。董雲裳還在書面證詞中說,特朗普政府希望和中國發展建設性關係,但也必須管理和解決爭端。同時,美國也非常明確地表示,美國不會接受中國在亞洲取代美國的企圖,也不會接受中國威嚇區域內的國家。
  董雲裳的談話內容,符合美國的一中政策,亦即謹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及《台灣關係法》,但雖然帶有兩面性,以前者優先。畢竟《中美聯合公報》是國際雙邊協議,一心要做「國際霸主」的美國政府,不能不顧忌國際協議,因而將其位階置於屬於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之上。這是作為行政機關必須要做的事情。但當美國國內的壓力較大,或是受到某些外部壓力之時,也將會抬出後者來作平衡。不過,由於特朗普是一介商人,較少意識形態的束縛,因而不會在「人權」等問題上糾纏中國;至於特朗普極為著意的中美貿易衝突問題,並非國務院的主要業務,而是商務部以至勞動部的業務,國務院也不利越俎代庖「撈過界」。就此,國務院的對華政策,應是較為傾向於海峽西岸。當然,如果發生中美核心利益的衝撞時,仍將會是捍衛美國的核心利益,及以西方的「普世價值」為著力點的。
  中美關係的主要麻煩是來自國會,尤其是國會眾兩院的「台灣連線」。盡管美國國會也成立了「中國連線」,但兩者相比,還是參與「台灣連線」的議員人數較多,是「中國連線」的五倍以上,而且其成員的資歷較深,知名度較高,影響力也較大,而「中國連線」則難以發揮制衡作用。實際上,許多不利於中美關係的法案或決議案,都是由「台灣連線」促成。最近的就有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大會及國際刑警組織會議等決議案,盡管這些決議案對美國政府沒有法律拘束力,但經美國總統簽署,仍是麻煩。而《台灣旅行法》及《2018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中的有關「友台」條款,作為法律,對於號稱「法治國家」的美國及其政府來說,就有著「依法治國」及「依法行政」的巨大壓力。因而台灣「外交部」昨日發布的新聞稿,就有點沾沾自喜聲稱,今次率團訪台獨美
  國聯邦參議院「台灣連線」共同主席殷荷菲,是美國聯邦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資深成員,自擔任參議院「台灣連線」共同主席十多年來,積極推動強化台美關係,是台灣在美國國會堅定友人。殷荷菲一向支持與台灣相關的議題,包括2017年10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出訪亞洲前,與參議院「台灣連線」另一共同主席梅南德茲共同發起聯名函,向特朗普表達對台灣的堅定支持,聯名函共獲三十六位參議員連署;殷荷菲也長期支持強化台美軍事合作交流及對台軍售,成功協助將相關友台文字納入《2018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案》。
  殷荷菲的訪台行程很會挑時間,挑選在台灣地區春節假期尚未完全結束,但蔡英文等人到廟宇參拜對活動已經告一段落,因而將不會影響蔡英文的公務及新年的「親民」活動,卻又可以籍著農曆新年可以「討紅包」的習俗,籍機向蔡英文討要「政治紅包」。
  殷荷菲所討要的「政治紅包」是甚麼?看來最大的就是對台軍售,在蔡政府而言就是對美軍購。這是「既為神功,也為自己」,其中「神功」是指美國。實際上,特朗普奉行「美國優先」政策,放棄了擔當「國際警察」的角色,雖然仍然零星插手某些國際事務,但戰爭行為已大不如前,攻防雙方補充擴展武器彈藥的急迫性都大不如前。從而導致美國軍火商的生意大受影響,必須尋找新出路。而軍火商是議員們最大的金主,議員們必須為主子分懮解愁。
  實際上,就有消息說,殷荷菲本次率團防台,可能會與蔡政府高層洽談台美軍購,他本來就長期支持強化台美軍事合作交流及對台軍售,而且更是成功協助將相關「友台」文字納入《2018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案》。既然如此,就不會不趁訪台之機,催促落實軍購的道理。
  而也正中蔡英文下懷。最近終於承認,大陸方面沒有放棄武力統一台灣。尤其是在《公民投票法》降低「門檻」之後,「獨派」隨時會拋出帶有「台獨」意涵的「公投」,例如最近就有一個「獨派」團體,要發動「以『台灣』名義參加東京奧運」的「公投」,盡管即使獲得通過,也過不了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運組委會的「關」,更不用說中國會予以阻遏,但也已踩踏了《反分裂國家法》的「紅線」。盡管北京希望能繼續緊緊抓住戰略機遇期全力發展經濟,以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但當國家的主權領土的統一完整受到威脅時,可能也得被迫發動「懲獨」戰爭,發展問題以後再說。
  在此情況下,尤其是兩岸軍力發生重大逆轉,再加上某些掮客為了推銷軍火,而故意製造「解放軍攻台」恐慌。蔡英文是不能不考慮向美軍購的,最近就有購買二手F-18E╱F超級大黃蜂戰機,或二手F-15C╱D鷹式戰機,以取代空軍目前所使用的幻象2000戰機機隊,壓制解放軍的SU-30戰機越過海峽中線的的意圖。而蔡英文在會見殷荷菲時,可能會談及此議題。
  蔡英文和殷荷菲此舉,阻擋不了中國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的決心,但仍然還得注意,似乎是在對美國國會進行遊說工作時,欠缺一些力度。實際上,對美人民外交,未能針對「政府怕議員,議員怕選民」的規律,在選舉時對國會議員候選人形成壓力。盡管說,現時在美國的各選區,支持「反獨促統」的華人選民已大為超越支持「台獨」的選民,但仍很分散,未能形成合力,對國會議員形成壓力。因而這是需要注意補強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21 02:53: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