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藍綠兩黨縣市長初選均現混亂狀況

  新春假期過後,各政黨都恢復運作。而目前各政黨最大的黨務,就是「九合一」選舉的黨內初選,尤其是縣市長初選。民進黨作為執政黨,大有「贏者全拿」之意,並不滿足現有成績,希望能奪下新北市,實現「六都皆非藍」;甚至連屬於「英系」的「台灣世代智庫」,在春節前兩天公布的台北市長民調,指稱有近八成民進黨支持者主張與柯文哲分手,自提參選人,亦即連台北市也要收歸民進黨的旗下。而國民黨則除了祈求能保住目前的弱勢之外,還希望能夠奪回台北市、台中市、嘉義市和基隆市。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民進黨再次成為執政黨之後,有數千個政務官或公營企業董座的位子可以安排,在民進黨自己的人才不足,尚且需要安排若干「老藍男」來壓陣之下,民進黨人犯不著為縣市長位子爭得見刀見血;但事實卻並非如此,雖然高雄市長陳菊為了能繼續發揮「黨內捅箍」作用,忍痛讓愛將劉世芳退選,而消除了一個「熱點」,但台南市和嘉義縣仍然殺得沙塵滾滾,高雄市也是潛流暗湧。其原因很簡單,由於高雄、台南是直轄市,直轄市長是在政治仕途上「更上層樓」的墊腳石,而且在實務上也是民進黨的當然中常委,及「行政院會」的成員,「無形利益」甚為豐厚,因而是地方民進黨人爭取政治位階「升呢」的捷徑,不爭得頭破血流那才見怪!
  這就連在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後,實行「神隱策略」的蔡英文,也忍不住了,針對台南、高雄、嘉義三縣市長的初選訂於三月五到九日進行,但黨內互打卻愈發激烈的狀況,昨日在主持民進黨中執會時,顧不上新春頭的喜慶氣氛,立下「殺氣騰騰」的死命令:黨內初選不得互相攻訐、傷害黨的形象;違者將依規定嚴懲,不排除取消初選資格。而且對違紀情況「從寬認定」,不僅約束候選人,包括其競選團隊、支持者,只要證據明確,不排除取消初選資格,且相關調查也會持續進行,不因初選結束而終止。
  不過,民進黨有一個規律,就是儘管在初選階段競爭得很激烈,但在決定人選後,就團結起來一致對外。因此,在三月九日初選有了結果之後,這場廝殺就將會自動結束。反正,投入廝殺者,即使是落敗了,現在是「立委」的,還是會回到「立法院」;現任副市長的,還將會得到適當的安排,蔡政府正在為填不滿政務官或公營企業董座位子而發愁呢,何況還將會獲新市長繼續留任,實際上陳菊就與其他市長參選人有所默契。
  但國民黨現在是在野黨,一下子就失去幾千個政務官或公營企業董座的職位,除了幾個「老藍男」獲得蔡政府留任之外,其餘多大數是失業了,因而對縣市長更是爭崩頭。不過,可能是源於國民黨的保守傳統,在激烈競爭中還保持了一定的風度。比如,基隆市長初選,雖然鬧出了民調數據烏龍,但最終民調險勝的基隆市黨部主委、議長宋瑋莉,在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的協調下,仍然願意讓民調第二的競爭對手謝立功出線。據郝龍斌指出,根據他的側面了解,宋瑋莉願意讓謝立功出線,主要原因是覺得基隆市黨部難辭其咎,就算烏龍事件是因為民調公司犯錯,但市黨部也難辭其咎。其實,可能還有另一個不願說出口撕破臉的原因,就是宋瑋莉現在就據有基隆市黨部主委和議長的職務,倘在「九合一」選舉中再次參選市議員,在「複數當選名額」中的勝選機率甚高,而且還可籍此再次當選議長;倘參選市長,卻在單一應選名額下未必能贏,這就將會變成議長、市長兩頭皆空。而曾任「移民署長」的謝立功,現在沒有任何職務,因而不能只顧自己,不管同志。何況,謝立功出馬有奪回基隆市的可能,而自己反而獲得個「顧全大局」都美譽。
  台中市也呈現了黨內團結的良好氣氛。本來,在黨內初選民調中,盧秀燕僅以零點六個百分點的些微差距險勝江啟臣,倘是在過去,江啟臣非要要求重新點算選票不可。但今次他不但沒有這樣做,使得本來緊繃的氣氛和緩了下來,而且在老市長胡志強夫婦新春上門走春拜年,實質上是斡旋搓團結之下,江啟臣表態願意擔任盧秀燕的競選總幹事,還懇請大家要給國民黨和盧秀燕百分百的信心。昨日的國民黨中常會,決議盧秀燕為台中市長提名人選,江啟臣又呼籲團結一致支持盧秀燕,為台中市找回藍天,讓台中躍起,大城新生。由於連某綠色智庫的民調都顯示,盧秀燕的民調已經超越林佳龍,因而只要國民黨能繼續保持團結,就有機會贏回台中市。
  目前國民黨最不明朗的,是新北市,候友宜遲遲未宣佈參選,被其對手周錫瑋以無餡豆沙包來諷刺是「沒料」,但卻偏要等待徵召。而朱立倫卻代為發言,謂過了元宵節即有決定。周錫瑋的咄咄逼人,顯然是對當年迫他退選不服氣。實際上,當年民進黨揚言要徵召老縣長蘇貞昌參選新北市長,這讓國民黨繃緊神經,因而勸退了周錫瑋,徵召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落場參選。但國民黨卻是失算了,因為蘇貞昌在強敵朱立倫面前洩氣了,跑去參選台北市長,將新北市扔給了蔡英文。因而周錫瑋有「上當」的感覺。其實,如果不是朱立倫「空降」,蘇貞昌可能就將會衝著新北市而來,周錫瑋未必能守得住。現在,據說蔡英文在民進黨有意參選者的實力都不強的情況下,為了「抹去」新北市這最後「一點藍」,不排除會徵召蘇貞昌。但由於蘇貞昌與蔡英文有「瑜亮情結」,或許蘇貞昌將會大跳「草裙舞」。
  台北市又是另一番景象,有丁守中、鍾小平、鄭麗文、張顯耀、孫大千等多人競爭。其中丁守中、張顯耀、孫大千是「立委」落選者,因而被民進黨諷刺為「落敗者同盟」,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則斥責這是刻薄,並以陳水扁為例,「要記得有一位,是台北市長落選的選上『總統』」!
  丁守中、張顯耀、孫大千三人都「有番幾下斤兩」。其中丁守中是「老台北」,已經部署了二十年,每次都在初選中落敗或「禮讓」給黨內同志。現在因為年齡關係,「過了這一村沒有下一店」。但正因為是年齡,並不適合年輕化的台北市,而且也給人「老面孔」的感覺。
  張顯耀本來應該在高雄市參選,但卻跑到台北市。看其樣子,並非是為當選,而是要在台北市出一口烏氣。實際上,昨天他在宣布參選的記者會上,出示了檢察機關的「不起訴書」,但又聲稱不需要馬英九道歉。這擺明是要向馬英九討回公道。確實,此案是馬英九最大失誤之一,另一是王金平,都是他的「政治潔癖」所致。昨日國民黨團拜,馬英九都可以與王金平握手和好,為何不還張顯耀一個公道?如果說,王金平只是國民黨家內事,都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了,而張顯耀事件,不但為國民黨分裂再踏上一腳,而且還對國台辦並不厚道,污名化國台辦,馬英九更應該對張顯耀道歉。張顯耀其實也知道,台北市並不是他的戰場。盡管台北市有不少人不滿馬英九,但也有不少人是「馬粉」,兩相抵銷。因此,他要為自己「平反」的成分居多。
  台北市也並非是孫大千對戰場,他的戰場在桃園市。實際上他就名列國民黨桃園市黨部的戰將名單中。但為何他卻要跑到台北市?其背景似乎也與張顯耀相似,是要傳遞一個訊息。不過,與張顯耀相反,他要針對的是黨主席吳敦義,要表達對吳敦義的徹底失望。除了是其將國民黨蛻變為「台灣國民黨」之外,更是為了自己的「二零二零」,實施「不做不錯」策略。其實,如此的「不粘鍋」,讓國民黨輸選「九合一」,就得辭職下台,更遑論是「二零二零」的機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22 03:57: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