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如何看趙天麟要推動高雄深圳「雙城論壇」?

  民進黨高雄市長參選人趙天麟昨日一番要推動高雄市新經濟開放之路,政策主打建構高雄、深圳兩地「雙城論壇」,期待兩岸關係能夠突破,並吸引全球資金在高雄佈局的言論,是今天民進黨人的異數。這除了他是「謝系」重要成員,及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還有外省人第二代等的潛意識因素在發酵之外,是否還有選戰策略的考量?而大陸方面尤其被他點名的深圳市的市委和市政府,以及對此議題具有決定權的國台辦,如何因應?都值得觀察。
  趙天麟是接受中國評論社專訪時說這番話的。似乎由於是專訪,因而未見其他媒體有同樣的報導。而因中國評論社被台灣當局視為「有國台辦背景的香港媒體」,實際上其社長郭偉峰曾經是中國新聞社的高級記者,曾於一九九一年八月與後來是國台辦發言人的新華社記者範麗青一道前往台灣採訪「閩獅漁事件」到台灣採訪,是第一批到台灣採訪的大陸記者,因而趙天麟的這番專訪,他要向大陸方面尤其是深圳市以至是國台辦傳遞信息的意涵,就特別明顯。
  趙天麟在這個專訪中說,民進黨應該比國民黨更有自信地開展兩岸關係。民進黨的優勢是沒有複雜的買辦階層,也沒有複雜的經商背景。我們應該更自信大膽地交流。他期待兩岸關係能夠突破,並吸引全球的資金在高雄佈局。過去兩年來他的「請益之旅」已聽到太多這樣的聲音。如果兩岸執政黨民、共之間在政治基礎上陷入僵局,無法打開冷和的道路,他將主張「城市先行」,而這也是為數眾多的高雄市民所期待看到的結果。他認為,深圳是粵港澳灣區領頭羊,去年起深圳已成為粵港澳三地整體GDP第一大城市,目前是大陸律定發展重點,且整體產值已追上日本東京灣區經濟產值。在此前提下對高雄最大的經濟利益就是開放相關的投資障礙並強化兩岸城市間的交流。
  趙天麟認為,不論從緯度或者地理區位上看,高雄港跟深圳港其實都有相當的相似性。深圳港目前位居全球第三、高雄港位居全球十三,而高雄工業基礎及現在律定的新創、綠能方向,都是兩座城市發展的目標。深圳在大陸強力支持下不論人口數、產值動能都遠超於高雄,若民共之間在政治基礎上陷入僵局,無法打開當前冷和之路,他會主張「城市先行」。趙天麟指出,台北市長柯文哲是兩岸城市交流的一個例子,因柯身為無黨籍。而他是新世代參選人,政策主張若能贏得民進黨內初選並獲得大選,他們的目標將會遞出橄欖枝並不斷去累積善意。期待兩岸關係僵局能從高雄與深圳間的互動開始,這對兩岸現狀突破及高雄城市的經濟利益都將是很好的作法。
  趙天麟拋出開放之路,是否會擔心高雄選民「逢中必反」,或導致選票流失?對此問題,趙天麟回答說,高雄市民「逢中必反」是一錯誤成見,他記得高雄市長陳菊任內不論是舉辦「世界運動會」、「亞太城市高峰會」等都親自去大陸進行邀請。不少大陸的運動隊伍、城市代表也來高雄參加比賽、出席論壇。當下交流的氣氛是和諧無衝突的,彼此甚至都留下很好的印象。
  趙天麟是謝長廷的大弟子,早在二十多年前的高雄市長選舉中,他就是謝長廷競選總部的文宣部主任及發言人,為謝長廷氣走爭取連任市長的吳敦義立下汗馬功勞。後來雖然曾一度「過檔」台聯黨出任該黨的高雄市議會黨團幹事長,但在二零零八年謝長廷參選「總統」時,又「歸隊」成為謝長廷競選總部的發言人及新聞部執行長。此外,在謝長廷任民進黨主席時,他出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還曾任過中國事務部主任。謝長廷落選後,出任謝長廷「影子政府—長工辦公室」的發言人。因此,他被視為「謝系」人馬,他的參選高雄市長,也隱然含有代表謝長廷重返高雄市的意思。
  趙天麟是外省人的第二代。而加入民進黨的外省人第二代中,意識形態各異。部分外省人第二代,因其父祖輩曾遭受蔣介石政權逼害,或其他的各種原因,當然更是為了拋棄「外省人」的「原罪」,而表現得較為偏激,如陳布雷的嫡孫陳帥孟,就是「天然獨」,並於最近鬧出「偵查辦綠不辦藍的法官」的大新聞。而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段宜康,則是「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的發起人之一。
  而趙天麟對兩岸關係的態度,似乎是正好相反。在出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時,調子較為柔軟。謝長廷發表「憲法一中」言論時,他積極作出呼應及闡釋。去年中共「十九大」召開後,他表示看到大陸的善意、堅持與劃下的紅線。他指出,大陸把「九二共識」歷史事實寫進「十九大」文件,也提及尊重台灣社會與生活制度等差異,這對未來兩岸交流留下了一定空間。我們並沒有漠視彼此態勢的嚴峻,仍然在彼此善意中遞出橄欖枝。至於彼此該如何往前進,就考驗兩岸領導人智慧。
  至於昨日他推出與一般民進黨人不同的言論,可能是出於如下的戰略戰術考量:其一、在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的競爭中,論民調,他不如被其視為最主要對手的陳其邁;論政治資本,也不如在劉世芳退選之後,傳說已與陳菊商量好,以陳菊力挺而交換當選並出任高雄市後,基本留用陳菊原班人馬和政策的陳其邁。因此,有必須另辟蹊徑,爭取更廣泛的支持。而在高雄,正因為是「深綠地盤」、民進黨的「大票倉」,對兩岸議題反而具有了免疫力,作為民進黨人不「反中」反而讓人有新鮮感,而不一定是「票房毒藥」,尤其是在對蔡英文和陳菊都感到失望的背景之下。
  其二、也可能是出於「謝系」的本性。謝長廷是民進黨內少見的「憲法一中」派,趙天麟作為其大將,當然也受到這個理論的感染。謝長廷訪問大陸並返鄉時,趙天麟就陪伴左右,對大陸的盛情接待深有感悟。因此,他的這番談話,可以視為謝長廷二零零零年五月當選民進黨主席後,在七月正式就職之前,提出要以高雄市長的身份到廈門市訪問的「2.0版」。
  其三、是真心想把高雄市的經濟搞好。近年來高雄市的經濟已經沒落,尤其是蔡英文上台後,大陸旅行團疏疏落落,經濟重挫。而深圳市則發展甚快,潛力豐厚,其經濟總量已經超逾整個台灣地區,尤其是高科技及粵港澳大灣區等項目,對高雄市都具有極大的吸引力。如果高雄市能夠與深圳市合作舉辦「雙城論壇」,對高雄市具有激勵的作用,當然能在經濟上合作就更好。
  趙天麟拋出高雄市與深圳市聯合舉辦「雙城論壇」的議題,國台辦如何回應?是否比照台北市長柯文哲,無須直接說出「九二共識」,只要表態「兩岸一家親」,就「收貨」?實際上,由於趙天麟未曾發表過「台獨」的言論,就不妨考慮到他是民進黨員的政治背景,只要他對「一中」原則上「手中無劍,心中有劍」即可,這對民進黨具有「打開缺口」的意義。這確實是值得思考的問題。即使是他未能當高雄市長,而作為高雄市選出的「立委」,也將會發揮「突破」及「蝴蝶效應」的作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23 05:22: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