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這一波人事改組顯出蔡英文深謀遠慮

  一直流傳甚盛的「內閣改組」,昨日終於得到證實。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原本以為蔡政府將會因應年底「九合一」選舉,對民眾意見最多的財經、內政等領域的部門進行人事調整,以圖挽回人心;而實情卻並非如此,只是蔡英文的表姐林美珠,確實是因為身體欠佳申請退休而退任「勞動部長」,而非「引咎下台」。因而可能是蔡英文並不認為她的「粗暴式改革」有錯,反而認為是方向正確,有意見的只是難以適應,或是國民黨出於維護既得利益及意識形態而已,只要過了「陣痛」階段,民眾就可以享受並感受到「改革」的好處。而且,去年台灣的經濟表現並不賴,除了旅遊觀光業受兩岸關係影響外,其他各領域都有亮麗表現,不遜色於馬英九時期,股市在春節開年後還急升,因而財經及社會內政事務領域的部會的人事,盡管還是將會調整,但因為這是真正的屬於「行政院長」賴清德的職權,應由賴清德處理,而現在黨內要求賴清德親自出征參選新北市長,以消滅國民黨的最後一「都」,並為蔡英文當年敗選新北市長「復仇」的呼聲甚高,蔡英文和民進黨中央可能會抵受不了壓力,決定徵召賴清德出選新北市長,因而屬於「行政院長」職權的「內閣」人事改組,要等待最終確定新北市長參選人之後。以免剛調整「內閣」人事,而賴清德卻去參選新北市長,新任「行政院長」就推翻此人事安排。當然,倘確定無需賴清德征戰新北市長選戰,屆時他也必定會改組「內閣」,打造真正的「賴家班」。
  從昨日的人事調整看,除個別人員外,甚至上是屬於「國安」系統的,包括「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接「外交部長」;「國安會秘書長」嚴德發接「國防部長」;台大國發所教授陳明通接任陸委會主委;海基會秘書長柯承亨接「國安局」政務副局長;「國安會」諮詢委員林良蓉轉任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主委;中信金融管理學院金融管理研究所所長陳錦稷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等。另外,傳說中的接續人事安排,也基本上是在「國安」系統內,如李大維接「國安會秘書長」,馮世寬出任「國防研究院」董事長等。
  這顯示,蔡英文在黨內外「獨派」施加的強大壓力下,不得不「清除」「老藍男」之外,還隱含著如下的幾個特點:其一、這一波人事調整主要是在「國安」系統內,這本身就是蔡英文的職權。「總統」有任期保障,「行政院長」沒有任期保障,因而可以不再擔心「人事調整佈局被推翻」的狀況,而且可以由蔡英文自主決定,不用徵詢「行政院長」的意見。昨日「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說是在正式公佈之前,蔡英文有與賴清德交換意見,其實只是做個樣子而已,可能是其中的若干人事安排,事前連賴清德也不知道,尤其是陳明通「回鍋」陸委會主委,事前就密不透風。
  其二、在蔡英文的戰略佈局中,「國安」事務亦即「外交」、「國防」和兩岸關係的情勢,比社會內政和經濟更嚴峻緊急,盡管其與「九合一」選舉的利益無關,也要優先處理。從中也可窺見,盡管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民調都已下跌到谷底,也盡管民進黨的台南市長、嘉義縣長和高雄市長初選內鬥嚴重,但都並不值得擔憂。因為民進黨流失的支持率,並沒有轉移到國民黨的身上去。國民黨第民調同樣也是跌倒谷底;而且,民進黨內有一個規律,就是即使是在黨內初選中互斬得見骨見血,但一旦決定參選人之後,就會團結一致,槍口對外。
  其三、即使是在「國安」系統內,也有緩急輕重之分。那就是「外交」段位階高於「國防」。蔡英文對「外交部長」實行「清除老藍男」,但新的「國防部長」仍然是「老藍男」。而且,新任「外交部長」吳釗燮,曾任民進黨駐美代表,為消除美國對蔡英文的疑慮立下汗馬功勞,其叔叔吳澧培在美國高層很有人脈關係,因而此一安排很明顯是衝著傳說北京將由王岐山主管對美外交而來。當然,也是針對梵蒂岡將與北京建交,及預料到將會引發「斷交雪崩潮」的嚴峻局勢。因而吳釗燮調任「外交部長」,表面上是降格,實質上是「明降暗升」。因為「總統府秘書長」是「通才」式的「大管家」,民進黨內勝任此職務者大有人在,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現在就傳說陳菊將接任此職;而「外交」是「專才」,而且還必須擁有國際尤其是美國的人脈關係,而在民進黨內,就最缺乏此類人才,吳釗燮還可算是一個。何況,吳釗燮早就說過,他最大的心願是當「外交部長」,現在蔡英文是還了他的心願。
  李大維傳將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在過去,「國安會」極為重視其高層人員的「國防」和兩岸關係背景。而現在是由「外交老將」李大維任其秘書長,再加上在副秘書長、諮詢委員中,都有「外交」人才,其中的副秘書長蔡明彥,負責規劃「二軌外交」,顯示蔡政府今後的「外交」作為,將是「一軌外交」和「二軌外交」並舉。反而在「國安會」的高層人員配置中,「國防」和兩岸關係偏弱。
  在一般人的認知中,「國安會」偏重於戰略部署和戰役應急,「外交部」、「國防部」和陸委會是戰術執行層次。故此,從上述人事安排中,可見蔡英文更重視「外交」層面的戰略佈局和戰役應急。這就折射了,在證實中共「十九大」前的「武統論」和「統一時間表」是虛驚一場之後,蔡英文作出了新的判斷,只要繼續實行現在的「維持現狀」及「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策略,再加上北京目前還要緊緊抓住難得的歷史戰略機遇期,進行經濟建設,爭取實現「兩個一百年」的目標,盡管有一個戰略性的「推動和平統一」,但卻沒有明確的「武力統一」及其「時間表」的目標,亦即暫時看不到會發生台海武裝衝突的危險,因而在「國安」層面,「國防」的重要性及位階低於「外交」。但也不會鬆懈,如最近就公佈了「反斬首」的部署。
  至於兩岸關係,蔡英文就更是「不在乎」了。因為她已確定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因而明知不會出現突破,還將會繼續「停擺」,沒有甚麼大的作為,故而也不急。但卻更重視某些具體的運作。因此,重用了陳明通。這個「重」字是一語相關:其一是「重新」,二零零零至二零零四蔡英文本人出任「陸委會」主委期間,陳明通就是副主委,因而極為熟悉蔡英文的兩岸事務的思維;而在陳水扁定後期,陳明通出任「陸委會」主委,因而現在他是「重作馮婦」。其二是「重用」,利用陳明通既原則性強又身段靈活,及與大陸高層涉台人士有一定私交的優勢,希望能取得某些有利的效果,尤其是在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的情況下,與對岸的相關人士保持私人溝通的渠道。
  柯承亨出任「國安局」副局長後,誰接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由於該職位周繼祥具有三大優勢,其一他是「老海基會」,「汪辜會談」是,他是海基會主任秘書,吳敦義任「副總統」時,派遣其親信林中森任海基會董事長,及時任其大陸政策私人顧問的周繼祥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副秘書長及發言人;其二、周繼祥雖然是國民黨員,但卻是作為民進黨員的陳明通的老友,在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的同事過程中,不因為分別是藍綠兩黨得兩岸關係事務「國師」而對立,反而是惺惺相惜,因而在陳水扁後期,陳明通奉命編纂「第二共和憲法」後,就由他陪同到北京,向國台辦解釋,後來在馬英九時期,他也安排陳明通進見大陸的涉台事務高官;其三,周繼祥現在是吳敦義的黨主席特別顧問兼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因此,陳明通倘建議周繼祥「回鍋」海基會,就可發揮兩個別人不能替代的作用,一是在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下,與北京的私下溝通;二是海基會以至蔡政府與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暗中協調。
  由此看,蔡英文還是有深謀遠慮的,用句廣東話來說,就是「冇『空心』得晒」。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24 03:58:5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