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修憲有利於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一連三天對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昨日召開。這是為全國「兩會」準備的會議,在以往慣例其任務是由二中全會承擔;但今次因為涉及不少帶根本性程度的政治體制改革的任務,改革幅度之大及內容之廣泛以及具有極大的艱鉅複雜性,因而必須加插一場中央全會,進行嚴肅認真細緻的討論審議,以求取得一致的共識,從而形成全黨的統一意志,並透過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依憲法程序進行表決,從而形成全中國人民的統一意志。因此,必須在全國「兩會」換屆前夕,加開一場中央全會,在按慣例完成以往通常的任務的基礎上,完成這場具有重大現實和歷史意義的改革任務。這是打破常規的做法,凸顯了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中揭櫫的新時代的新作為、新發展理念。
  確實是打破了常規,尤其是體現在中共中央提出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部分內容,其中有關憲法第七十九條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修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此建議倘獲得全國人大通過,就將更能在國家憲制的層面,體現全面加強中共的全面領導,因為這次憲法調整也進一步明確「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特徵。而「黨的領導」具體到國家層面,就是要把黨的總書記與國家主席、軍委主席進行「三位一體」的安排予以制度化和合憲化。從而消除目前國家主席有兩屆任期限制,而總書記和軍委主席卻沒有任期限制的「任期差距」,從而形成執政黨的領導在國家象徵層面出現缺位的現象。實際上,在過去的實踐中,就曾發生過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是由不同的人擔任,造成過最高領導人的權威弱化,甚至釀成嚴重的政治危機的狀況。現在中共中央提出這個調整建議,就可在國家憲政制度的層面上解決這個短板問題,執政黨的領導與國家領導的「同步」,就合憲化了。
  其實,執政黨將會推動如此重大的憲制改革,在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就已見端倪。因為沒有像以往那樣,在選舉新一屆政治局常委時,配搭「接班人」的人事安排。當時就有不少人有此想法:其一是習近平未能在現有的政治局委員中,物色到可以完全體現自己意志,及具有同樣的魄力、毅力和實力的人選,而不得不放棄了「樹立儲君」的慣例;其二是最根本的,那就是習近平希望經過「十九大」通過對治國理政戰略及各項方略,能由自己親自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完成。
  因此,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了「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模式,政治制度不能脫離特定社會政治條件和歷史文化傳統來抽象評判,不能定於一尊,不能生搬硬套外國政治制度模式。」的論斷。實際上,西方的政治制度,往往形成在第一任時只是熟悉情況,第二任才是實施理念,但因只有四年任期,尚未來得及貫徹實施,就到結束任期之時了。而且隨時會發生政黨輪替,任內提出的施政理念哪怕多好也將會被推翻。試看那些實行所謂民主選舉制度的國家和地區,政治人物一年到頭都是忙於選舉,根本沒有精力和時間進行調查研究並研擬施政方略。在野黨為了透過選舉取得執政權,明知執政黨的政策措施是有利於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也要進行阻擾,使其政令出不了政府總部,意圖為自己的上台製造合理性,及吸引選票,哪怕是選後一地雞毛,毫無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可言,效率奇差。台灣海峽兩岸的發展差距已經明顯地拉開,就是一個明證。
  當然,刪除對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並不等於是一些人憂慮「毛澤東時代式的終身制」。按照執政黨的黨章和國家憲法所設定的民主集中制度,還是可以對「終身任職」的意圖進行制約的。而且人的身體健康及智力、精力狀況,也將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發生退化現象,因而根本不可能終身任職下去,而必會有所進退。
  這個改革,不但是有利於推動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而且也有利於推進實現祖國統一大業。其一,是保證國家對台灣政策的穩定性和延續性及和可操作性,其二是更重要的,就是可以確保在習近平在任內解決台灣問題的可能性更高。習近平就說過,不要把解決台灣問題「留給下一代」。看來,習近平此語,就確定了必須在自己任內,由自己主導,解決台灣問題。倘果如此,若是不修改國家主席任期,他的國家主席任期就只剩下五年,而在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亦即民進黨執政,國民黨不爭氣,主張統一的政黨不成器的情況下,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祖國統一。因此,必須從長計議,這就為刪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提供了合法性的理由。
  其二,是有利於對「武統論」的激進論調進行遏制。因為按照「十九大」的部署,是必須緊緊抓住目前難得的戰略發展機遇期,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鬥。具體安排是,從二零二零年到二零三五年為第一階段,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從二零三五年到本世紀中葉為第二階段,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其中第一階段極為重要,希望能由一個和平的環境來將之經營好。而這十五年間,正好就是習近平為推動「兩個一百年」的建設,實現中國夢而大顯身手之時。倘在此期間「武統」,就將會打亂部署。而也正好在這一階段,台灣地區因為繼續藍綠惡鬥,所有政治人物都在為選舉而瘋狂,明知對方的政策有利於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也要使絆,那管他一地雞毛,兩岸的發展差距必然擴大,大陸對台灣民眾尤其是青年的吸引力進一步增大,有利於促進兩岸人民的心靈契合,和平統一的條件就進一步成熟。
  當然,按照「十九大」的部署,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是奠定在國家統一的基礎上的。如果國家不能統一,還談什麼「中國夢」?因而「中國夢」是必須完整統一的,不能「金甌缺角」。而且如果在推動實現「兩個一百年」的期間,倘若「獨派」敢於大不諱,採取包括「台獨公投」等在內的手段,實施「台獨」分裂活動,還是必須執行《反分裂國家法》,進行「武統」。總之,爭取兩岸和平統一為前提,「武力統一」則是最後手段。
  就此而言,「解決台灣問題」將會為刪除對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提供正當性和合理性的理由;而刪除對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也將反過來為習近平在其任期內,更好地推動祖國和平統一,在必要時不排除採取武力手段實現國家統一,提供可靠的憲制性基礎。這是相輔相成的辯證關係。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27 04:24: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