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侯友宜將宣佈參選新北市長終打破悶局

  在「優柔寡斷」猶豫不決了好幾個月之後,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昨日終於透過臉書表態,他決定參選新北市長,並且已經向朱立倫市長正式辭職,準備參與國民黨的黨內初選。他預定於今日上午十時召開記者會,正式對外宣佈投入國民黨內新北市長初選。這個消息傳開後,讓懸了心的國民黨支持者終於放下心來,咸認為這是今個農曆新年期間(按慣例直到元宵節還是「過年時」)國民黨的最佳賀年禮物。
  實際上,新北市是台灣地區「六都」中,唯一由國民黨掌政的直轄市。因而在攻陷屬於民進黨鐵票區的高雄市、台南市無望,「光復」台北市、台中市和桃園市的難度極高的情況下,能否成功守住新北市,對維繫國民黨的時期鬥志,就關係極大。倘連新北市也被民進黨攻陷,國民黨及其支持者的士氣就必然崩潰,國民黨要實現「綠地變藍天」的願望就更是遙不可及。但被國民黨中央看好,而國民黨新北市黨部也視為「唯一人選」的侯友宜,卻一直沒有表態。因而國民黨支持者們,都擔心就象台北市和桃園市那樣,黨中央和多數國民黨人所寄望的強棒,都竟然怯戰畏戰那樣,侯友宜也來個棄戰。
  侯友宜為何一直沒有表態?擺在他面前的障礙甚多。其一、是前台北縣長周錫瑋要「復仇」,籍著參選新北市長,來發洩對當初勸退他爭取連任的馬英九和黨中央的強烈不滿,因而有如「憤怒鳥」般炮火四射,從當年黨中央和馬英九主席以他民調低,恐怕不敵將捲土重來的蘇貞昌,因而勸退他,徵召正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迎戰蘇貞昌,並因此而批評朱立倫當選後的施政不佳,進而牽連到作為副市長的侯友宜的行政執行力,還連帶攻擊侯友宜是「藍皮綠骨」,質疑其「忠誠度」,到質疑新北市黨部早有定見實質上是偏見,因而在辦理黨內初選過程中行事不公,都罵了個遍。侯友宜面對這樣的「刀刀見血」的攻擊,一直保持沉默,因而被部分國民黨支持者視為「被嚇傻了」,不敢出戰。
  其二,還有來自藍軍內更猛烈的攻擊,就是曾是新黨台北縣議員的金介壽,也跳出來湊熱鬧,一方面宣布自己將投入新北市長選舉,另一方面則大動作地在平面媒體刊登廣告及爆料,揭發侯友宜擁有一百零一間學生套房,購地和建屋資金來源卻不明,涉嫌違法當包租公。而與之配合的是,也有人以國民黨員的名義,在平面媒體上刊登全版廣告質疑侯友宜是「藍皮綠骨」,在偵查「兩顆子彈案」過程中「掩蓋真相」。如果說,周錫瑋的「憤怒鳥」所為,還是個人恩怨的成分居多,侯友宜可以一笑置之的話,金介壽和所謂「國民黨員」的攻擊,那就是「人格毀滅」了,對侯友宜的傷害極大。
  在這裡,引發一些人的懷疑:無論是新北市的周錫瑋、金介壽,還是台北市的孫大千、鍾小平,都有著親民黨或新黨的影子,而且似乎是宋楚瑜的「介入度」頗深。倘這樣的猜測屬實,那就真是泛藍陣營的悲哀,都直到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了,還在斤斤計較個人的得失恩怨,倘因此而連新北市都丟掉,民進黨進一步實現「全面執政」,泛藍陣營就將死無葬身之地。當然,已經被蔡英文委任為「總統府資政」,並獲蔡英文兩度徵召,代其出席「PA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宋楚瑜,還是將會繼續吃香喝辣的。
  其三,是民進黨傳說蘇貞昌、游錫堃將會「回鍋」參選。此二人都是民進黨的創黨成員,也是民進黨「四大天王」的成員,更是曾經任過「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的重量級人物。而且,蘇貞昌任台北縣長時代政績不賴,在新北市民中享有較高的聲望;而游錫堃在新北市長選舉中,僅是以二萬多票的差距,輸給國民黨「天王級」的朱立倫。這就對侯友宜構成重大的壓力。
  但為何現在侯友宜又不再懼怕上述重大威脅,而毅然決定參選新北市長呢?看來,他是突破了「心魔」,將國民黨的生死存亡置於個人的榮辱得失之上。當然,也有幾個有利因素在激勵著他。一是國民黨中央尤其是吳敦義主席一直高度信任他,並不因周錫瑋、金介壽及「國民黨員」的誣辱之詞,就對他有異見。作為高級警官出身的他,上司的高度信任,比個人安危榮辱更重要,也是繼續奮鬥的動力。二是金介壽的「爆料」,早在二零一二年就得到澄清,而且也已向「監察院」作了如實申報,並進行了信託,還存有合法繳稅的證明。倘是「有問題」,「監察院」早就不會「放過」他。三是多項藍綠民調均顯示,自己的民調頗高,不但遙遙領先於周錫瑋、金介壽等黨內競爭者,及可能的民進黨對手羅致政、吳秉叡,而且還高於民進黨「天王級」的蘇貞昌、游錫堃,甚至是賴清德,對他們佔有兩位數的領先優勢,因而信心大增。
  這也是賴清德一直不願對是否「空降」新北市參戰的重要原因。倘「行政院長」級的「賴神」輸給了只是副市長或「警政署長」級的侯友宜,這臉將往哪兒擱?更不要說要參加二零二零年或二零二四年的「總統」大選了。
  蘇貞昌也存在著同樣的心理障礙。一方面,蘇貞昌一直在扶持著自己的子弟兵吳秉叡參選新北市長,沒有理由自己卻「賣甩」吳秉叡,跑去參選新北市長;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民進黨的民調低迷之下,他要「回鍋」新北市參選市長,不能保證能贏,即使是贏了對他的「天王級」地位也沒有加分作用,而且在已經與蔡英文結下「梁子」之下,也無可以「更上一層樓」的空間;倘是輸選,他在原台北縣攢得到政治行情,就將全盤崩潰,又何必去冒這個政治風險?
  因此,侯友宜前段時間的「不表態」,而且對任何人生攻擊均不作回應,可說是進行「冷處理」,避免在被「炒熱」後,一旦有失反而陷於不利境地。而且對他有利的是,自己在七年的新北市副市長任內的廉政,至今連民進黨也無法找茬。相反,周錫瑋在台北縣長任內的親信麥安懷,後來因涉貪而被判刑入監服刑。當年只不過是因周錫瑋棄選沒有連任,民進黨才沒有出手重擊;倘是現在由他代表國民黨參選新北市長,民進黨就將不會客氣了,必輸無異。因此,國民黨將不會提名他參選。
  雖然情勢對侯友宜有利,但侯友宜也將面臨多層多重考驗。主要是他從來沒有參選過選戰,缺乏經驗;其二是可能對岸像對信任他的吳敦義有所質疑那樣,也對他有所質疑。主要是因為他在擔任「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長時,以「刑事偵查專家」的身份,參加由海基會組織的「千島湖事件調查團」,前往案發現場進行刑事勘探,與時任大陸公安部刑偵局反恐怖處處長的何挺「槓上了」,雙方鬧得很不愉快,也給公安部和國台辦留下了「壞印象」。所幸的是,後來連公安部的官員也認為那是「屁股指揮腦袋」,「各為其主」。而那位曾經大名鼎鼎的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何挺,現在卻因墮入周永康、孫政才的政治集團,成了中共的「階下囚」。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01 04:00: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