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蘇煥智宣佈參選台北市長將有好戲可看

  民進黨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將於今日上午在台大校友會館召開記者會,正式宣布投入年底台北市長選戰。蘇煥智將投入年底台北市長選戰的消息已經遍傳一段時日,只是遲未獲得當事人「親口」宣布參選。在「耐心等待」「總統」兼黨主席蔡英文的「反應」仍未見有「摸頭」安撫之後,蘇煥智感到自己被「冷落」的不公不平遭遇將無法得到任何改善,因而終於憋忍不住,決定正式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了,這將為混沌不清的台北市長選舉的選情,尤其是蔡英文正面臨既擔心因泛綠陣營「鷸蚌相爭」而導致國民黨「漁翁得利」,從而在自己的心臟插入一枚鐵釘,又承受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違背當初與民進黨合作的默契,為爭取更大政績構築「更上層樓」的階梯,而公開宣揚與民進黨「台獨神主牌」相悖的「兩岸一家親」之椎心之痛,並因此而激發多數民進黨人的強烈不滿,要求黨中央不再「禮讓」柯文哲,必須直接派出人選參加台北市長選舉的夾擊,因而蘇煥智的落場參選台北市長,就有如投下一顆震撼彈,直炸得台北政情七葷八素。
  首當其衝而且必須承受責任的是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他昨日在被記者詢問到事此時,無可奈何地表示,他不知道蘇煥智要選台北市長;至於自己會不會相挺,他不予評論。對於蘇煥智倘脫黨參選,是否影響台北市長選情,他也不願多說。但相信,民進黨中央將會緊急與他會商,討論如何「拆彈」,甚至將會驚動到蔡英文。
  實際上,蘇煥智的落場參選台北市長,對民進黨帶來的麻煩最大也最複雜。尤其是倘民進黨最後決定繼續與柯文哲合作,不推出候選人參選台北市長,蘇煥智可能會脫黨參選。而曾經在二零一二年因蔡英文敗選「總統」而辭去黨主席,進行黨主席選舉時,首先表態參選的蘇煥智,在另有前「行政院長」及黨主席蘇貞昌、前「行政院」副院長吳榮義、前「立委」,還有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參選的「五強廝殺」之下,獲得第二高票不敵蘇貞昌而落敗的蘇煥智,黨內外還是具有一定的號召力的。本來就對自己「懷才不遇」而滿肚子牢騷的蘇煥智,倘是民進黨以至蔡英文未能以其他的政治利益換取他棄選,他就勢必將會脫黨參選,以圖展現自己的實力,及一吐自己心中受到「冷待」的烏氣。而據綠營內部評估,蘇煥智在基層以及「獨派」支持下,至少能挖走柯文哲百分之十至十五的選票,他的參選將成為柯文哲連任的最大變數,在泛綠陣營「鷸蚌相爭」之下,很可能會讓國民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使得國民黨再次「光復」台北市,這就不啻是在蔡英文的心中插進一枚鐵釘。就像當年陳水扁任台北市長,千方百計地在屬於台北市長的職權範疇內,刁難「中央政府」,,包括在「總統府」門前搭建「慶典大會」的觀禮棚,台北市政府就以「比申請多佔用馬路」為由出動人馬要「拆棚」那樣。何況,在歷史上,有著台北市長從仁愛路和凱達格蘭大道的東頭——台北市政府大樓,走到西端——「總統府」大樓的「慣例」,這對蔡英文的「長期執政」之夢,就將會形成「夢魘」的壓力。
  實際上,在民進黨內已經或即將宣布要參選台北市長的三人中,蘇煥智的態度最堅決,對民進黨的危害也最大。因為其中的姚文智雖然是最「冤屈」的,在二零一四年本已勝取民進黨內初選,但民進黨中央為了「禮讓」柯文哲,而被迫退選,因而老是不服氣,今次「捲土重來」。不過,由於他是現任「立委」,因而即使是再次被迫「禮讓」,也是「壯志未酬」而已,畢竟還有「立委」的位子可坐,沒有「政治失業」之虞。而呂秀蓮在卸任「副總統」後,曾經依法享受過「卸任副總統」對禮遇;現在雖然因為期限已過而不能再繼續享受禮遇金及安保勤務,但卻仍然可以享受榮譽性質的禮遇,而且也經常獲得蔡英文交託某些臨時任務,包括為台灣爭取「外交空間」等,不算得失完全的「政治失業」。
  唯有蘇煥智是完全的「政治失業」。他至二零一零年的台南市長黨內初選,以第二名輸給賴清德之後,就一直沒有得到歷任民進黨主席的「摸頭」,沒有被安排任何政治公職。因而在等待一段時間後,只好在台北市開設「大員法律事務所」,重新執業律師,以解決「稻粱謀」的問題。即使是蔡英文當選「總統」,有三千多個政務官及公營企業董座位置可以安排,而在民進黨贏得大選前,他在綠營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地方自治組擔任召集人,被視為新政府「內政部長」的第一人選;豈料,林全內閣人事名單公布後,竟與「內政部長」失之交臂,讓他思考如何走出自己的路。在加上賴清德「組閣」後,他仍然沒有位子,他將此視為他與賴清德之間的「瑜亮情結」所致。因而再也無法忍受,必須自尋政治出路了。本來,以他的政治能量,是應當殺回台南市,因為他曾在台南縣連續多屆以第一高票當選「立委」,也是由他於二零零一年的縣市長選舉中,擊敗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吳清基,當選第十四任台南縣長,實現「綠地換藍天」,為陳水扁的家鄉爭光,並形成此後台南縣「即使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的政治態勢。而在二零零九年台北縣升格直轄市,及台中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的影響之下,蘇煥智與台南市長許添財共同推動台南市縣合併改制直轄市。原先因為台南縣市總計人口不足二百萬人及經濟規模不足,一開始並未被「內政部」接納,但經蘇煥智和許添財以「歷史文化古都」的價值為由而努力向馬政府爭取之下,而終獲支持升格直轄市獲得成功,蘇煥智也依《地方制度法》再留任縣長一年。但意想不到的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在黨內初選中,輸給了民進黨台南市「立委」賴清德,而「倉皇辭廟」,跑到台北尋求機會。
  正因為如此,此後蘇煥智一直與賴清德懷有心結。尤其是在賴清德因拒進議會,遭台南市議會決議移送「監察院」彈劾,「監察院」約詢賴清德,而賴清德宣稱不認同「監察院」的做法,強調府會爭議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這不是「監察院」監理的範圍;他在司法未釐清前,選擇不進入議會,是為捍衛民主的價值,不計毀譽,扛起所有責任,還給台南市民尊嚴時,蘇煥智就公開表達不認同賴清德的說法,並表示這涉及的不是祇有李全教是否賄選及是否當選議長無效的問題,更涉及到五十幾位議員的質詢權、監督權及預算審查權,是否被剝奪的問題,這是一個基本的民主風範的課題!這在客觀上有「手瓜往外拗」之態。而賴清德在大談自己的政績,聲稱自他上任台南市長以來,一共清償一百二十七億元債務,並提到淹了三十年的三爺溪,也只花費三年時間解決時,蘇煥智就開砲猛轟:「誇大不實的宣傳,間接否定前人的努力,只會自暴其短!」賴清德拋出「親中愛台論」時,蘇煥智就撰文批駁「可悲」。
  因此,蘇煥智在民進黨台南市長初選殺得「見血見骨」,不是以自己最有實力之態返回台南市參選,以止血停訟,而是投入並非屬於自己地盤的台北市參選市長,多少就有諷刺賴清德戀棧「行政院長」之位,不願為民進黨的政治藍圖投入新北市長選戰之意涵。實際上,蘇煥智雖然一直有放出參選台北市長的風聲,也已承租商辦大樓設立作戰辦公室,展現不惜脫黨參選的決心。而民進黨中央也曾透過管道,以台肥董事長、「海巡署長」等職務做為籌碼,企圖說服蘇煥智打消念頭,均被婉拒,但也卻是「只聽樓梯響」。本來,民進黨內曾經評估,如果在農曆過完年後的「內閣」改組,高層順利延攬蘇煥智入閣,綠營在台北市戰區亮起的紅色警戒就能安然解除,但這次「內閣」改組,仍然沒有蘇煥智的份,尤其是傳得很盛的民調很低將會被撤換的「內政部長」葉俊榮,仍然不動如山。
  而昨日賴清德在「立法院」總質詢中,被國民黨「立委」曾銘宗質問會不會參加雙北市長選舉時,賴清德回覆「不會」,隨即就傳出蘇煥智將要舉行記者會,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消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03 03:54: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