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高思博暗中幫助姐夫朱立倫?

  「九合一」選舉中的縣市長初選,民進黨和國民黨都已分別進入領表登記或民調階段,並陸續公佈某些縣市的民調結果。昨日最新消息是民進黨公佈高雄市長民調結果,陳其邁雖然是以一敵三,但仍能以百分之三十五點九的較大比數勝出,比名列第二的趙天麟高出二十一個百分點,遙遙領先;即使是趙天麟與同屬「謝系」的名列第四亦即最末一名的管碧玲相加起來,也只有百分之十九點八,與陳其邁相比還是相差較大的距離。而名列第三點林岱樺,只有百分之十一點二二,似乎是與她同屬「新潮流系」的劉世芳退選後,劉世芳的支持度並沒有流向林岱樺。這是否折射「新潮流系」在南台灣的全面「退潮?頗值得考究。實際上,劉世芳即使是有著民進黨元老級的「花媽」力挺,民調也是一直「硬」不起來;而在台南市,也是「新潮流系」資深流員的「賴神」賴清德,更是無法扶持流員「接棒」台南市長。由此,「新潮流系」將在台南市喪失兩席直轄市長,並因此而丟失兩席民進黨中常委,以至是減少兩席「行政院會」成員,「一損俱損」。但似乎又未能「願賭服輸」,當趙天麟和管碧玲都表態願意幫助陳其邁打贏市長選戰,發揚了民進黨的雖然在黨內初選中殺得見血見骨,但一旦初選有了結果後,就團結一致槍口對外的好傳統;而林岱樺卻並沒有做出能夠展現高姿態的表態,似乎是對「新潮流系」在南台灣的「退潮」,極不服氣。但「反潮流」在南台灣也是浩浩蕩盪,就像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樣,又能奈何?
  但要說是民進黨地方諸侯戰體現高風格,又並非完全如此。實際上,比高雄市前一天公佈的嘉義縣初選民調,「英系立委」陳明文力挺的前「農委會」副主委翁章梁,以百分之四十三點七七,超越嘉義縣長張花冠力挺的議長張明達的百分之三十五點三六,由於差距較大,難以說得上其中有「貓膩」存在,因而後者應該是「愿賭服輸」,並表態團結作戰。但張明達一方仍然像這幾個月的表現那樣,繼續死纏爛打,隨即召開說明會,對民調結果提出四大質疑,並請黨中央在爭議未釐清之前,不能在十四日如期公佈提名人選。
  民進黨另一個初選「難點」,是台南市,也是在昨日進行電話民調作業。民進黨台南市黨內初選有六人登記,包括「立委」葉宜津、黃偉哲、王定宇、陳亭妃,及前台南市副市長、民進黨台南市黨部主委顏純左、前民進黨副秘書長李俊毅。儘管「新潮流系」沒有推出驍將參選,但一樣是殺得見血見骨,成為「沒有新潮流系的新潮流系式的戰爭」。當今日公佈民調結果後,是否又像嘉義縣那樣,輸者不服氣?且拭目以待。
  不過,台南市和嘉義縣都是「深綠」選區,具有「即使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的優勢和傳統,因而即使是在內部爭紛不斷,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也將能篤定當選。也惟其如此,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才在初選中爭鬥得如此激烈。
  實際上,對國民黨來說,南台灣確實是國民黨的艱困選區,其中又以台南市為甚,藍綠實力相差極為懸殊,不過,也並非絕對,由於蔡政府的施政荒腔走板,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民意支持度都一路走跌,不少人都後悔當初投錯票,而且民進黨在台南市「六搶一」廝殺激烈,國民黨並非沒有「見縫插針」的機會,儘管要贏得台南市長確實是不容易,但卻也可在市議員選舉中有所斬獲,並以此為國民黨在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中,為國民黨的候選人在台南市選區積聚相應的選票力量。
  但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卻好整以暇,老神在在,其對台南市長初選的模稜兩可領導作風,讓台南市的國民黨人焦急得直跳腳,擔心不但將輸掉市議員選舉,而且也極為不利於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在台南市的選情。因而「皇帝不急太監急」,要求黨中央儘早處理台南市的初選事宜。
  就正在此時,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蒙藏委員會」委員長的高思博,自行「跳出來」了。他昨日正式表態,將積極準備參選台南市長。他還針對國民黨目前在台南市長佈局方面思考的兩個做法,即一是直接將泛藍與代表國民黨的正藍整合在一起做民意調查;二是是分兩階段,國民黨員第一階段出線後,再整合泛藍參選人;而主張國民黨直接採一階段方式,整合泛藍,由國民黨的前台南大學校長黃秀霜,無黨籍的前台南市警察局長陳子敬,與他本人一道進行民調,並於三月底前決定提名人選。
  從各種條件看,在泛藍三人中,高思博的條件最佳。首先是高思博是國民黨的中生代,年齡最適當;其次是他的形象也頗佳,具有一定的吸票能力。更重要的是,他的父親高育仁,曾任第四屆台灣省議會議員、第七任臺南縣縣長、第七、八屆台灣省議會議長、「立委」,是國民黨本土派的領袖之一,在南台灣尤其是台南縣市擁有一定的影響力。在他的加持之下,有利於高思博在聚攏國民黨本土派的選票的同時,也可爭取開始對民進黨不滿的中間選民的選票。
  實際上,高育仁當年為了襄助其女婿朱立倫參選「總統」,做足了各種功夫。包括以二十一世紀基金會董事長的身分,組織和主持各種研討會,還到對岸舉辦「兩岸和平論壇」。遺憾後來朱立倫珍惜羽毛,畏戰、怯戰,後來又發起「換柱」行動,再加上受到「太陽花學運後」不利大氣候的影響,而遭慘敗。但現在的情況有所不同,朱立倫或能趁著蔡英文民調低迷,或能再起。因此,高思博參選台南市長,即使是輸了,也是「非戰之罪」,相反能夠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帶動國民黨縣市議員候選人的選情,並進而為朱立倫在二零二零年捲土重來參選「總統」,積聚台南市以至周邊選區的人氣。
  實際上,現在國民黨及其支持者,都認為「二零二零」,國民黨無非就是朱立倫和吳敦義二人。朱立倫今年十二月卸任之後,沒有職務。倘是國民黨執政,或將會有「行政院長」等職務等著他,最不濟的也是回任「行政院」任副院長。但現在國民黨是在野黨,沒有什麼職務可供安排,使他缺乏政治舞台,這是他的最大罩門。因此,目前正在面臨即將失去「政治舞台」危機的朱立倫,必然會利用一切機會,與吳敦義暗中較勁,尤其是覷準吳敦義可能會發生的失誤——如果國民黨在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失利,吳敦義必然要引咎辭職。那麼,朱立倫這時就趁機參加黨主席補選,當選後仗著黨機器大權,操控黨內初選,為自己再次參加「總統」大選而「挪火煮食」,與吳敦義爭奪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參戰權。
  就此而言,高思博的參選台南市長,就是「一為神功,二為姐夫」。「神功」當然是國民黨,尤其是國民黨的台南市議員的選情,以及為國民黨在台南市及其周邊選區,積聚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力量。而在此過程中,就更是為姐夫朱立倫來享受此「戰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08 04:34: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