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南市政治生態或將發生微妙變化

  與對北台灣的幾個縣市長大選情,民進黨沒有必勝把握,且更缺乏戰將,因而遲遲未能定出參選人,或是還在為究竟是「禮讓」意識形態已經越走越遠的盟友而猶豫不決的情況完全相反,南台灣的幾個縣市長選舉的黨內初選選情,因為這幾個縣市都是民進黨的「大票倉」,固有「頭過身就過」之說,亦即只要獲得民進黨提名就能篤定當選,因而民進黨就有代表著不同派系的多人落場出現,而且爭鬥激烈,廝殺得刀刀見血。不過,民進黨選對會仍是按照預訂安排的日程,進行電話民調作業並宣佈結果。繼嘉義縣、高雄市公佈電話名單結果後,昨日民進黨中央也已公台南市的電話民調結果。得到民進黨中執會確認後,在電話民調作業中勝出者,就將是民進黨在相關縣市的縣市長選舉提名人。至此,民進黨在中南台灣的初選紛爭,基本告一段落;隨後就要看民進黨在北台灣,尤其是台北市、新北市的參選人難產困擾,如何解決了。
  在民進黨中央於昨日正式公佈台南市長黨內初選電話調查作業結果之前,名嘴周玉寇就在其主持的電視節目中「爆」了出來,而其內容與後來民進黨公佈的結果基本一致,那就是由「立委」壓倒性勝出。當即遭到他的主要對手陳亭妃的質疑,要民進黨中央出面說明,是否提前洩露民調資料?黨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只好在一天內先後召開兩次新聞發布會,予以駁斥並說明情況。但陳亭妃卻仍然不服氣,揚言要向黃偉哲陣營提告「意圖使他人不當選」,而且也不願說明是否為黃偉哲助選。
  為何周玉寇能夠提前「爆料」?因為她神通廣大,線人密佈,不排除是三家獲民進黨選對會邀請參加這次黨內初選民調作業的民間民調機構中,其中有某家,為了表達自己民調作業的權威性,利用周玉寇的高知名度,向她透露其本身在這次電話民調作業中所獲得的數據,也不排除是有某家參與民調作業的民調機構,在與親友閑談中不經意地透露自家所得到數據,獲知者轉告周玉寇,而由於這三家民調機構所獲得的數據,與綜合後的平均數據都很接近,因而只要有其中一家洩露自家所得數據,就等於是洩露這次電話民調作業的綜合確定數據。而周玉寇也可藉此機會「自抬身價」,然而就樂於為我所用。實際上,「爆料」正是周玉寇的「拿手好戲」,因而成為「爆料女王」。不過,也有多次「馬失前蹄」的記錄,包括馬英九提告她的誹謗而獲法院判決勝訴。但今次即使是沒有人「爆料」給她,讓她能提前得知大慨的數據,即使是主觀分析,也可根據選情走向,憑著多年的經驗,分析猜估個「八九不離十」,而被她估中了。
  台南市是陳水扁的家鄉,向有「即使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的傳統,而且還是「獨派」團體「一邊一國連線」的發源地和根據地。而在今次參加民進黨台南市長初選者有六人:「立委」葉宜津、黃偉哲、王定宇、陳亭妃,民進黨台南市黨部主委顏純左,及前民進黨副秘書長李俊毅,其中「一邊一國連線」成員就有王定宇、陳亭妃、李俊毅等人。其中,陳亭妃也是「正國會」成員。而以零點四一五八的壓倒性數據勝出,比其主要對手陳亭妃的的零點二八一七拉開頗大距離的黃偉哲,曾經是「新潮流系」流員,但此前為參選「立委」而宣布退流,在地方是屬於無派系人士。不過,在這次台南市長黨內初選最後階段,因為他的選情被陳亭妃緊追在後,拉近距離,而向「新潮流系」求救,「新潮流系」不計前嫌,透過林俊憲出面強力動員支持,而作為「新潮流系」重要成員的前市長賴清德,可能也是不禁政媒兩界嘲笑他沒有扶持流員作市長接班人,因而也全力支持黃偉哲,以作補救。因此,此次民進黨台南市長初選,也就被視為「一邊一國連線」、「正國會」與「新潮流系」在台南市的決戰,或是「扁系」與「英系」(黃偉哲也被視為親近蔡英文)的纏鬥。
  因此,黃偉哲的勝出,等於是宣布「一邊一國連線」在其發源地和根據地,輸掉了台南市長初選這重要的一戰。尤其是「一邊一國連線」的重要成員,「獨派外省人」、曾經絆倒張銘清單「全島立委選舉第一高票」的王定宇,而民調數據僅得零點零五一三,在六人中倒數第二。其餘兩位「一邊一國連線」成員的成績也是「西望長安不見佳(家)」。此現象從一個角度,折射以「挺扁」為號召,「台獨」為政治圖騰的「一邊一國連線」,就是在其發源地和根據地,也已開始式微。另外,以零點零零七六的「慘不忍睹」數據排列最後的葉宜津,在初選後期突然拋出「廢除注音符號、改採羅馬拼音」的政見,被視為為「另類台獨」,引起社會輿論強烈反彈。她的慘淡落敗,也反映了她的「曲線台獨」政治主張,就是在「獨派大本營」的台南市,也並不受落。
  另外一個值得觀察到新動向,就是作為民風較為保守淳樸的農漁經濟城鄉的台南市,鄉民們可能返璞歸真,不再欣賞那些喜歡作秀的政治人物。實際上,黃偉哲的形象較為清新,問政認真,沒有沾染通病譁眾取寵的政治人物通病,因而連續多屆多年獲「公督盟立法委員評鑑」評為「優秀立委」、「委員會第一名」及「優秀黨團幹部」。正因為如此,在台南市長初選開始後,曾經有人擔心他的溫和、理性,會缺乏行政執行力和魄力,難以勝任直轄市的繁重市政政務。但最後還是以壓倒性數據勝出了。可見鄉民們對政治人物,尤其是需要沉穩實幹的市長,開始有了不同以往的冀求。另外,他有個政治立場完全相反的同胞妹妹名嘴黃智賢,卻不會因「各為其主」而撕破臉,反而還保持了親情。因此,泛藍選民較能接受他,這也是他在此次市長黨內初選中一路領先的原因之一。這也反映了即使是在「深綠大票倉」的台南市,鄉民們也已開始厭倦了藍綠惡鬥。而他的主要對手陳亭妃,卻是典型的「語不驚人死不休」型政客,曾經得到較高的人氣,今次卻在自己最「出彩」的家鄉「折戟沉沙」,顯見鄉親們並不歡迎喜歡作秀的政客來當自己的「父母官」,還是乖乖地去做只有作秀才能生存的「立委」。
  還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的是,就是在台南市長的電話民調作業中,三家獲邀參加民調作業的民間民調機構,所得的「無法選舉」亦即不表態的數據都很低,平均為零點一五五一。這與高達零點三三零七的高雄市相比,顯得受查鄉民們的投票意向較高。實際上,高雄的這個「不願表態」較高數據,就有人認為,這是來自不滿民進黨的受查者的「沉默表態」。他們既有可能是國民黨的支持者,也有可能是既對國民黨失望,卻對民進黨更不滿的中間選民。因而國民黨在高雄市仍有突圍的空間;而在台南市,國民黨可以發揮的空間則較小。不過,也並非完全絕對,因為這並非是正式投票,民調作業也不是採取與潛在的國民黨競爭對手進行交叉對比的方式,因而在民調機構只是提供全是民進黨參選人的情況下,只好從中挑選出較為心儀者。實際上,正如前述,可能有部分國民黨人也能接受黃偉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09 04:06: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