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頻作宣佈參選預告卻成再衰三竭

  被稱為「民進黨智多星」的謝長廷,因為在「二零一六」中沒有包袱,因而頗為輕鬆,妙語連珠。其中一句是「宋楚瑜創下參選『總統』的世界紀錄」.。或正因為如此,本來與二零零八年相比,今次宋楚瑜要參選「總統」的客觀有利條件更多,但他卻對正式宣佈參選「總統」的「亮相」,卻完全不像二零零八年那樣乾脆利落,而是欲言又止,扭扭捏捏,先後作了幾次預告,均被事實證明是「謊報軍情」。最近的一次,是預告將於 八月六日 作正式宣佈,屆時不知是否幼崽「落跑」?
  實際上,在二零零八年那次「總統」大選,馬英九與蔡英文勢均力敵,甚至一段時間蔡英文的民調呈現反超前。在這種選情之下,宋楚瑜要落場「插花」,根本沒有任何發揮的機會。但是,宋楚瑜卻是「迎難而上」,當然也是不忿馬英九拒絕在「區域立委」部分禮讓幾個議席給親民黨,為了哄抬親民黨「立委」選情,而不得不以他親自落場參選「總統」。結果一代梟雄的宋楚瑜,得票率竟然只有百分之二點七,完全是「老貓燒鬚」。
  而今次,客觀情勢對宋楚瑜較為有利,因為洪秀柱的民調和氣勢,除了是在國民黨初選時較高之外,後來卻一直提振不起來,甚至還因為「急統」言論令「本土藍」躲避不及,不但沒有人願意作其操盤手,擔心要為敗選負責,而且還最忠心的發言人也「跳船」。現在找來的發言人謝龍介,也可能很快就要「跳船」,因為國民黨中央已經徵召他參選台南市「立委」,屆時必須顧及自己的選情,回到台南市選區拼搏,而不可能留在臺北市總部為洪秀柱服務。在 洪秀柱的民調大幅落後於蔡英文,而自己的民調雖與洪秀柱不相伯仲,但卻曾多次超前的情況下,客觀情況對他頗為有利。但宋楚瑜卻是只顧放風,卻一直未有正式 宣佈參選,單是對宣佈參選時間的預告,就改了幾次,頗令人們感到納悶,甚至還有人嘲弄這是宋楚瑜的「大內高手」之作,以故弄玄虛來實施心理幹擾戰。
  此前,宋楚瑜聲言在國民黨「全代會」後,將會視乎國民黨的情況,決定是否宣佈參選。宋楚瑜是要觀察國民黨的甚麽情況呢?其一、「挺王派」是否會在「全代會」內造反,將洪秀柱拉下臺,並扶持王金平「黃袍加身」;其二、看洪秀柱的民調,如果太低,`自己就要參選;其三、看洪秀柱的政綱是否讓他滿意。
  然而,這三個觀察點,都讓宋楚瑜持有了宣佈參選的「正當性」,但他卻仍然未有宣佈,即使是召開了親民黨高級幹部會議,仍是拿陳萬水逝世三周年來說事,聲稱原定的七月底「不是好時機」。
  這兩天,又說是宋楚瑜將於八月六日正式宣佈參選。由於這是宋楚瑜的親信劉文雄預告的,似乎是「有影」了。因而昨日《聯合晚報》就報導說,由於基層勸進不斷,宋楚瑜指示親民黨組織部本周致電親民黨全台委員,徵詢意見。約五百四十名全台委員,都力挺宋楚瑜,僅少數對宋楚瑜參選有些遲疑。因為即使宋楚瑜不參選,洪秀柱要贏過蔡英文希望仍然不大,顯示馬英九執政的成果沒有得到肯定,藍營支持者否定了國民黨。
  然而,也就是在《聯合晚報》出版的同一時間,一家媒體卻發布「獨家新聞」說,大陸即將舉辦「九三抗日勝利」大閱兵,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已發出邀請,宋楚瑜慎重考慮是否參加,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吳伯雄也在受邀之列。親民黨「立委」參選人康仁俊說,宋楚瑜在兩岸議題上,在去年「宋習會」時提出「四個體諒」,習近平給予善意回應,如果宋楚瑜在選前前往大陸,可再度表達台灣人民對兩岸關係的看法,這是宋楚瑜正面看待出席「九三閱兵」的原因。
  倘此消息為真,可能又將會令宋楚瑜正式宣佈參選「總統」的時機,拖到 九月三日 之後。實際上,如果宋楚瑜確是接受邀請,他就對在前往北京之前不得不有所顧慮,而暫時擱置宣佈參選「總統」,以避免影響習近平的邀請生變。盡管北京不會幹預台灣地區的選舉,但對宋楚瑜的不顧全大局,卻可能會有所不滿,而收回邀請。因此,他的宣佈參選,還須避開這個敏感的時間點。
  當然,北京既然不幹預台灣地區的選舉活動,可能也不介意他將會宣佈參選。 「不計較一城一池的得失」,從戰略大局出發,以時間換空間,牢牢掌握戰爭主導權,這正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參與的轉戰陝北的親身經歷。在耳濡目染之下, 習近平應當也是建立了以戰略角度思考一切問題的思維定勢,不會讓鼻子底下的事情來幹擾戰略目標。不管台灣島內的政治局勢發生甚麼變化,即使是民進黨再次上 台,都是「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的持續發展及強大,和在國際社會上地位的日益提升,已經 在政黨惡鬥中陷於邊緣化的台灣問題,必將能水到渠成獲得解決。孫行者即使一個跟鬥十萬八千里,也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
  而且,說不好也可趁此機會,審時度勢,促成泛藍陣營變陣,以「宋洪配」或「洪宋配」迎戰蔡英文。或許,屆時也將參加閱兵的連戰、吳伯雄,對此沒有意見,朱立倫也將會樂見其成。王金平雖然會很失落,因為在他錯失領表時機後所期待的,無論是與洪秀柱還是與宋楚瑜相配,他都應該會有「角色」。而倘是洪秀柱與宋楚瑜相配,自己就將置身度外了。
  實際上,無論如何變陣,馬英九都不會讓王金平「有角色」。但宋楚瑜呢?本來馬英九與宋楚瑜的「瑜亮情結」是極深的,但事態已到了「火燒屁股」的緊急狀態,馬英九也就顧不上什麼「瑜亮情結」了。因為一旦蔡英文上臺,他就得「洗定屁股」準備坐牢.而他反對由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出選的原因之一,就是認為倘王金平當選,對他的政治迫害將更甚於蔡英文。至於宋楚瑜,即使是恩怨再深,也不至於「小家子氣」到要馬英九坐牢吧?
  或許,馬英九也有內咎,感到對不起宋楚瑜。其一、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投票前夕,馬英九作為「連蕭配」競選總部發言人,公佈了「棄宋保連」假民調。其二、在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時,馬政府團隊成員搞了個「投廢票運動」,結果當次大選的廢票率空前地高,是「連宋配」輸於陳水扁的兩萬多票的二十多倍。盡管不一定全部都是響應「投廢票運動」所致,但只要其中有一半是如此,就足讓連戰和宋楚瑜「長使英雄淚滿襟」。當時就有人分析,馬團隊是擔心一旦「連宋配」贏了,就是據位八年,馬英九就只能等到二零一二年了。還有一種說法,馬英九二零零八年當選後,如果心胸廣闊,出於公心,委任宋楚瑜任「行政院長」,馬政府的民意這次第就不至於如此低迷了。
  或許,在對民進黨「為陳水扁報仇」的恐懼心理之下,馬英九將不會反對洪秀柱與宋楚瑜合作,畢竟宋楚瑜不是王金平。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7-30 05:04: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