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蘇貞昌正式高掛「免戰牌」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前晚大動作舉辦「秉友會新春團拜活動」,不但是「蘇系立委」全到齊,「新潮流系」、「英系」等派系「立委」也到場,過去力拱游錫堃參選新北市長的「正國會立委」也多人前來。共有五十二名「立委」以拍影片、到場進行站台等方式參與,陣容鼎盛,聲勢浩大,席開四百桌,超過四千人擠滿會場。台上蘇貞昌指揮眾人高喊「新北向前衝、就要吳秉叡」,指揮三十四名民進黨「立委」排排站,力挺吳秉睿參選新北市長。這就使得蘇貞昌成了全場的焦點,鋒芒蓋過了該項活動的主角吳秉叡。不過,該項活動及其場面效果,卻讓人感覺到,這不但是吳秉叡為參選新北市長的造勢活動,意圖以此來催促還在猶豫不決、優柔寡斷的民進黨中央盡快就新北市長參選人作出決定,而且更是蘇貞昌正式高掛「免戰牌」,宣布拒選新北市長的「新聞發布會」。實際上,就有台灣媒體在報導此消息時,打上了《以行動粉碎傳聞,蘇貞昌率「立委」力挺吳秉叡拚新北市長》的標題,既然蘇貞昌仍然力挺自己的子弟兵吳秉叡出選新北市長,就沒有理由「奪走」他的參選機會,自己「取而代之」了。否則,「師父擠掉徒弟」,這是違背政治倫理的。
  但蘇貞昌和吳秉叡師徒倆的這一舉動,是否能讓民進黨中央徹底打消徵召蘇貞昌出選新北市長,以借助這位「老縣長」在新北市(前台北縣)的曾經政績及口碑,奪下新北市,抹去全台灣地區「六都」中的最後一點「藍」?尚是不得而知。實際上,這次民進黨在北台灣,即使心不甘情不願,「被迫」繼續禮讓呼應習近平「兩岸一家親」,卻與自己意識形態相距甚遠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以防堵國民黨收復台北市失地,在自己的心臟打進一枚釘子,也不願看到,新北市仍是由國民黨人掌控。但是,有意征戰並已表態請纓的羅致政、吳秉智、陳景峻等中生代,民調都一直升不起來,以其中任何一人的實力,不要說是挑戰侯友宜,就是周錫瑋,也沒有勝選的可能,因而也就一直都未能獲高層關愛的眼神。反而是是不斷傳出黨內頻頻勸進「天王」賴清德、蘇貞昌、游錫堃披掛上陣的消息,讓積極表態的參選人十分尷尬。吳秉叡在被逼問急了時就嗆聲說,黨中央若最後決定蘇貞昌、游錫堃出線,「你要說服我,他們為何比我強?」而民進黨中央更是焦急如焚,但又無可奈何。因而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就只能是像村中老婦那樣地饒舌,每在與媒體聊天時就拼命地見縫插針,嘲笑國民黨的幾位有意參選者,評頭品足。這就顯見民進黨既對國民黨可能仍能保住新北市而恨得牙癢癢,卻又對自己推不出爭氣的戰將也是無可奈何,只能對國民黨內部仍然未能確定戰將而說三道四,但這並不能就能讓民進黨贏得新北市。
  其實,民進黨中央考慮禮請「老縣長」蘇貞昌出選新北市長,還是具有一定的理由及正當性的。因為當年他憑著盧修一的「驚天一跪」,而從國民黨的手中將台北縣搶過來。此後,蘇貞昌用心經營台北縣,將台北縣打造成為全台灣地區經濟活動最活躍,財政收入最多的省轄市,從而為其升格為直轄市打下良好的基礎,而他本人的民調滿意度也不斷地升高,並一直榮獲「五星級縣長」的美譽。蘇貞昌當然知道自己的政治身價,並希望能以台北縣為政治平台,實現自己的人生規劃。因此,聘請了黨內最具選戰實力的「新潮流系」的流員林錫耀、劉導,作自己的主力助手。後來,陳水扁果然委任他為「行政院長」,並讓他參選黨主席並當選。而他也曾與蔡英文進行「總統黨內初選。
  蘇貞昌確實是一位實力型的政治人物,因而「新潮流系」投桃報李,在二零零四年的「總統」大選中,當得知陳水扁對「副總統」呂秀蓮的「大嘴巴」行為頗為討厭,有意「撇甩」她時,就有意撮合蘇貞昌與陳水扁「搭檔」,後來更有民進黨將於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時,組成「蔬(蘇)菜(蔡)配」出戰之說。
  但蘇貞昌卻又似是缺乏自信,有「輸不起」的心理負擔,那就是二零一零年的縣市長選舉。台北市升格為直轄市新北市,國民黨的縣長周錫瑋爭取連任。政壇上盛傳,民進黨將指派蘇貞昌前往叫陣挑戰,讓馬政府和國民黨嚇得一身汗,趕忙徵召「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前往「接招」迎戰,並勸退了心不甘情不願的周錫瑋。但當朱立倫鎮守新北市成為事實之後,蘇貞昌擔心「輸不起」,因而怯戰、畏戰新北市,搶先宣布參選台北市長,迫使本來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蔡英文,只好改選新北市長。
  而現在蘇貞昌再次拒選新北市長,可能已經不是怯戰、畏戰那麼簡單,還有其他的深層次考量。其中一個可能的因素,就是不服蔡英文。實際上,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蘇貞昌敗在蔡英文的手中。而以當時「太陽花學運」後的社會氛圍,民進黨隨便推出一位具有知名度的黨員出選,都將會勝選。因而蔡英文的當選「總統」,並非是她有什麼本事,而是「時勢造英雄」。但是,蔡英文卻糟蹋了這個機會,導致蔡政府和民進黨的民調滿意度都跌至谷底。如是由他出任「總統」,以其在台北縣「五星級縣長」的能力,民進黨政府的政績都不會像現在這麼差。因而在一定意義上,要他出選新北市長,等於是為蔡政府「揩屁股」,他才不幹。因此,蘇貞昌老是在懷疑,要他出選新北市長,是蔡英文任主席的黨中央故意糟蹋他的一個陰謀,就是贏了固然皆大歡喜,而且還可將蘇貞昌捆綁在新北市,避免他要有再次衝刺「總統」的機會;倘是輸了,就等於是「廢」掉蘇貞昌的「武功」,讓他徹底死了「再振輝煌」、「更上層樓」的心。其實,蘇貞昌早就意興闌珊,因而全力扶持女兒蘇巧慧參選「立委」,並在幕後弼輔她。因而昨日他的舉動,應是他向世人,當然更是向民進黨中央宣示,我將確定不選新北市長,請不要再打我的主意。
  蔡英文對蘇貞昌確實是有一定的顧忌的。這不單止蘇貞昌是民進黨的創黨元老,是民進黨創黨十人小組黨成員,還是美麗島軍法大審的辯護律師,而且還因為蘇貞昌從地方到「中央」的行政經驗豐富,比學者從政的好得多。因而蔡英文剛當選「總統」時,就有將民進黨「四大天王」全部「放洋」的傳說,讓蘇貞昌等「天王」既能出任一個位尊待遇優厚的駐外「代表」,是其遠離台北權力中心,以免礙眼,或是參與黨內或有的「宮庭政變」圖謀。
  另一個也被傳送參選新北市長的游錫堃,又怎麼樣?從他一手創立「正常國家連線」,並改名為「正國會」,然後就將團體的「龍頭手杖」交給林佳龍的情況看,他是有意遠離政治舞台。倘要再選新北市長,他早已選了一次,顯然不符自己的人生規劃。實際上,作為曾任過「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的人,再去「屈尊」出選直轄市級的新北市長,似乎面子上過不去。在四年前那麼有利的大環境之下,他都贏不了;現在大環境今不如昔,就更不用說了。盡管對手已不是「總統級」的朱立倫,而只是「警政署長級」的侯友宜。
  如果蘇貞昌、游錫堃高高掛起「免戰牌」,民進黨那就只好是由羅致政或吳秉叡出戰,倘泛藍內部沒有發生鷸蚌相爭的情事,民進黨仍是要被迫忍受這枚「眼中釘」。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13 04:30: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