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張小月只能是酬庸及「擺爛」的角色

  蔡政府今年二月的「內閣」改組,主要是在名義上歸「行政院」管轄、實際上卻是由蔡英文本人親自操控的「國安」系統內。包括由「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接「外交部長」;「國安會秘書長」嚴德發接「國防部長」;曾在扁政府時期先後出任「陸委會」副主委和主委的台大國發所教授陳明通,「回鍋」接任陸委會主委;海基會秘書長柯承亨接「國安局」政務副局長;「國安會」諮詢委員林良蓉轉任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主委;中信金融管理學院金融管理研究所所長陳錦稷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等。另外,傳說中的接續人事安排,也基本上是在「國安」系統內,如李大維接「國安會秘書長」,馮世寬出任「國防研究院」董事長等,後來也得以證實。但仍有「缺口」,就是在辦理好台大國發所內部借調程序手續的陳明通,在三月十九日上任陸委會主委後,前任主委張小月「往哪裡擺」的問題(由副主委林正義代行其職務),當時的說法是「另有任用」,傳說是將會返回「外交」系統。而在昨日,終於傳出消息,謂是已經返回「外交部」的張小月,將會出任海基會董事長。
  實際上,台灣媒體昨日瘋傳,海基會現任董事長田弘茂本周一在世貿聯誼社宴請張小月及「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因此,張小月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的消息就不脛而走。而海基會內部消息也顯示,海基會將於本月二十七日召開董事會,通過這項人事改組案。而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昨日在陸委會每週例行記者會上被詢問及此傳說時,則是既未正面承認,但也並未否認,僅表示海基會的人事案,正由海基會洽商陸委會作業中,行政程序處理完成後,依例會由陸委會跟海基會對外說明。邱垂正還強調,目前相關的人事作業正呈報「行政院」核定中,依據海基會的章程相關規定,相關人事案尚需要海基會董事會選舉通過,相關作業程序都還在進行中,尊重海基會相關人事規定,如果有進展會適時對外說明。
  但台灣媒體將邱垂正的這段回應,當作是「默認」,並報導指出,府院高層認為,現任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已完成階段性任務,張小月擔任過陸委會主委,等同「部長」職位,在這一年多主管兩岸事務,兩岸關係並未失分,因此擔任海基會董事長一職非常恰當。田弘茂卸任後,將回到「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
  依蔡英文的思維邏輯,將張小月調任海基會董事長,並不出奇。實際上,蔡英文上任後,為穩定局面,在攸關兩岸關係的「國安」系統大人事安排上,除情報系統外的三個主要機構--「外交部」、「國防部」和陸委會,都是由「老藍男/女」充任,一來是民進黨雖然也曾經執政過八年,但卻仍然缺乏「國安領域的人才和行政經驗,因而必須重用顏色偏藍的官僚;二來是這三大系統的中高層官員,大多也是顏色偏藍,使用偏藍的主官,可以保證機構內部的上下溝通暢通及行政氛圍和諧。而且更重要的是,由偏藍人士出任「國安」系統的主官,可以從對岸觀感到實際操作等方面,都能避免兩岸嚴重衝突,從而發生台海危機,威脅蔡英文的「王位」及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願景。
  實際上,這些老官僚確實是政治光譜偏「藍」。其中李大維的《台灣關係法立法過程——美國總統與國會間之制衡》一書,即使是以北京的一個中國立場來衡量,也不會有太大的偏差;而張小月在出任「駐英代表」期間,也曾多次為馬英九堅持「九二共識」,並因此而促成兩岸兩會多次協商,達成多項協議而「鼓與催」。但是,在民進黨執政之下,他們只能是「屁股指揮腦袋」之下,跟著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指揮棒」起舞,因而就經常發出一些極為矛盾的語調。不過,他們倒也是忠實地執行了蔡英文「維持現狀」,「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的策略,而不是像扁政府時期的前同僚那樣,大搞「烽火外交」,配合「入聯公投」等「台獨」分裂活動。。
  在二月「內閣」小改組後,李大維、馮世寬等「老藍男」都獲安排出路之下,唯獨「老藍女」張小月「待字閨中」,只說是「另有任用」。張小月在求學時就是在政治大學外交系修讀,畢業後即參加特種考試「外交領事人員乙等考試」合格,並進入外交領事人員講習所「外交領事人員專業講習班」接受培訓,隨即進入「外交部」供職,此後就一直在「外交部」打滾了四十年,還取得美國紐約長島大學國際關係碩士學位,因而是一名「外交」專才,但惟其如此,卻使她的職業出路頗窄,因為「外交」人員在長期的職業習慣下,思維頗為保守僵化,堅持原則有效,靈活理性不足,因而他們到其他行政系統任職,未必能適應。
  因此,在「外交部」的正副部長都已滿額任職之下,作為已經是「正部級」的張小月,不能「屈就」「外交部」的副部長以下的職位,卻又未能適應其他行政系統,因而轉往性質與陸委會接近的海基會,就是唯一出路。實際上,海基會對業務是由陸委會主導、授權並監督,就連其主要的業務經費,都是由編列在每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的陸委會項下。因而轉任海基會董事長,就是張小月的唯一出路了。而且,據說海基會董事長的薪酬,比陸委會主委以至「外交部長」還要高一些,因而也可說是蔡英文對她能忠實執行自己的政策思路的「酬庸」吧。但這麼一來,就要曾經希望能在海基會董事長任內有所作為的田宏茂,作出犧牲,慨嘆「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了。
  實際上,田弘茂可說是繼張俊雄、洪奇昌後,又一位短命的海基會董事長,不要說是難以與幾乎是「終身制」的辜振甫相比,就是因政黨輪替而必然下台的林中森,也比田弘茂「風騷」。田宏茂盡管在「外交部長」期間,也曾配合過陳水扁做了一些不利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事,但其此前在主持「國策研究院」時,還是進行過不少有利當時的兩岸關係發展的研究,而且也曾率團到大陸進行學術交流。盡管其意識形態偏綠,但還不是「獨派」。因此,可說是兩岸交流的「半導體」。只不過是受「時勢」桎梏,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而令田弘茂空有推動海峽兩會恢復交流及協商的雄心壯志而已。而他的一番「中共高層雖然升高對台打壓態勢,但反而針對兩岸不涉及官方的民間交流或事務性互動,提出『兩岸一家親』、『心靈契合』、甚至『兩岸命運共同體』等軟性訴求」的議論,反而成了他被踢離海基會的「臨門一腳」。
  就此而言,出身於「外交部」,從而形成根深蒂固的「華獨國家觀」,而且因其「外交官」身份而從未踏足過中國大陸的張小月,就是兩岸交流的「絕緣體」了。因此,蔡英文將她擺放在海基會,可能還蘊含著另一個豐富的「無聲語言」,既然大陸海協會堅持「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兩會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在蔡政府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那就乾脆來個「擺爛」,讓「絕緣體」張小月來出任旨在促進兩岸交流的海基會的董事長。這也可說是「針鋒相對」吧。
  但既然如此,大陸方面就將「奉陪到底」,更加「不甩」蔡政府了。而是繼續按照目前的思路,「直接」、「單向」地推動兩岸交流。此後,類似繞過海基會,直接致電慰問花蓮縣政府,或推出三十一項惠台措施,不象《兩岸服貿協議》那樣要求「雙向互惠」,亦即台灣也向大陸開放市場,而是單方面向台灣開放服貿市場……等,還將陸續有來。張小月也就只能是坐吃高薪,無事可幹,閒得發慌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16 04:34: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