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促使以革命的兩手戰勝反革命的兩手

  美國總統特朗普終於在三月十六日簽署《台灣旅行法》。這個時間點,有著政治上的算計,顯見美國國會固然是與中國人民為敵,特朗普的商人性格在摻入政治因素之後,就更是在講求經濟效益的同時,暴露了其政治投機的靈魂深處。
  實際上,三月十六日,是中國全國「兩會」進入高潮之日。斯時也,第十三屆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剛閉幕,選舉產生新一屆全國政協的領導機構,其中當選為新一屆全國政協主席,並可能會循例兼任中央對台工作導小組副組長的汪洋,是「知美派」,參加過中美經貿戰略對話,與王歧山一樣,是美國行政部門與企業商人頗為受落的睿智型人物,這對以反華反共為職志的美國右派政客而言,是最為懼怕恐慌之事,因為中美關係的持續友好,可能會破了他們的「發財大計」,起碼是對台軍售大縮水,導致他們獲得以軍火貿易為主的金主的「政治投資」也就必然會「閂水喉」。而在全國人大方面,已經通過修憲和政府機構改革方案,進入廣義的新一屆政府機構領導層選舉。尤其是習近平將會當選國家主席,王歧山將會當選國家副主席。這對「習王體制」,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繼「毛周組合」之後,最強勢最具政治智慧的「黃金組合」,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還受到撤除任期限制的「加持」,而其中的王歧山將被賦予對美關係的重任,這讓奉行所謂「民主選舉」、「政黨輪替」,卻可能會選出白痴型的領導人的美國來說,對比真是鮮明強烈,團結一心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的中國,很可能在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時,完全超越已經稱王稱霸一百多年的大美帝國。因此,他們對中國全國「兩會」這個歷史的轉折點,也就必然會妒得牙酸酸,恨得牙癢癢,跳出來做「攪屎棍」,力圖阻遏中國的新時代進程。因此,在發動中美貿易戰之後,《台灣旅行法》也就「適時」地拋了出籠。——須知道,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之一,就是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而《台灣旅行法》就是與之「對著幹」,阻擾這個基本方略的「法寶」。
  或許,美國國會的政客們,未必會準確得知中國全國「兩會」的具體日程(當然不排除透過某些特殊敏感渠道獲悉),但中國全國「兩會」是每年的三月上旬召開,在五年一次的換屆會期,多是在十六至十八日是選舉日程,今年因為有修憲和機構改革等議程,全國人大會議對議程將會延長一、兩日。因此,美國國會的政客們就覷準這個日子,國會參眾兩院搶在中國全國「兩會」召開前的適當時間先後通過該法案,並由美國國會挑選三月五日送交白宮,待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其算計是,按照程序,如果特朗普否決,國會再議並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還是會生效,而且將令特朗普陷入憲政危機,因而估計正在為爭取連任的特朗普將不會出此笨招;倘若特朗普既未簽署也未動用否決權,此法案將在三月十六日自動生效。而特朗普在苦思冥想之下,最終在期限的最後一天簽署此法案而生效。而三月十六日,正是中國全國人大進行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選舉的前一天,由於有時差關係,其實白宮發出新聞稿宣布此消息時,正好就是中國此次全國人大召開含有國家正副主席選舉議程在內的第五次會議的當天。用句粵語來說,就是「贈慶」之舉。
  台灣朝野無論政治立場「統獨」,向來重視對美國國會的遊說,僱請了不少美國的公關公司,再加上國會議員基於意識形態的思維,包括對拒絕西方「普世價值」的崛起中國的嫉恨,及對實施所謂「西方民主」的台灣的同情和支持,自然是其天枰向台灣傾斜,並步步升級。實際上,如果說《台灣關係法》還只是因應美國與台灣當局的「斷交」,廢除「美台共同防禦條約」的現實,而給予台灣當局「實質性的外交待遇」的話,那麼,《國防授權法》的涉台部分就是為美國與台灣建立「準軍事同盟關係」提供法律依據,而《台灣旅行法》則更進一步,意味著宣布《台灣關係法》設定的美台之間「非官方關係」終結,雙方可能會籍此朝向構築實質「準邦交關係」發展,並以「帶頭大哥」的姿態,引發「羊群效應」,使得日韓英法德澳等西方大國紛紛效應。就此而言,特朗普此前對中國的甜言蜜語,其實是其「反革命兩手」策略的應用。
  實際上,特朗普參選及當選美國總統並就職後,對以台灣問題為主要特徵的與中國關係的態度,就充分顯露了其政治商人的實用主義本質,及「兩面三刀」手法,是典型的「兩面人」。他在競選過程中,就質疑過三個《中美聯合公報》所揭櫫的一個中國政策;在當選後,又碰觸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底線,與蔡英文通電話。正式就職後,出於「當家才知柴米貴」的現實,為了解決「朝核」問題,而不得不屈從於現實需要,而有求於中國。但美朝關係最近取得了重大突破,中國的關鍵作用消淡,特朗普也就「過橋抽板」,不需要中國了。先是發動貿易戰,然後是「順水推舟」地簽署《美國旅行法》。倘按此軌跡發展下去,說不准還將會有更「辣」的招數祭出。
  不過,到目前為止,特朗普仍然還是有所保留的,還不敢「撕破臉」,因為「美朝會談」尚不知是否會有符合美方期待的結果,更何況金家父子向來善於玩弄陰謀詭計,翻臉比春天的天氣還要快。因此,特朗普還不敢「去到盡」,還是採取了一些緩和措施。比如,他並沒有像其他對中國並不友好的法案是單獨簽署那樣,而是五個法案打包式簽發,而不是單一簽發,避免過於突出《台灣旅行法》。另外,透過媒體放風,聲稱《台灣旅行法》不具法律約束力,美國政府可以不執行等等。
  但既然如此,特朗普完全可以不簽署,讓其自動生效,而無需為其「背書」。顯然,特朗普是將向國會屈膝輸誠的位階,置於高過與中國的關係。畢竟,他要爭取連任,不敢得失議員背後的金主。畢竟,軍火商也是他的金主之一。而且,委任對華態度強硬的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為新任國務卿,顯見其對華政策基調,還是以對抗為主。倘若六月十二日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的新址開幕時,蓬佩奧以至更高階的美國官員前往台灣出席,那就是特朗普「反革命兩手」的充分暴露了。不但是凸顯特朗普有意突破一個中國政策,要爲美台關係「官方化」、「正常化」鋪平道路,而且還要從根本上動搖「廢約、斷交、撤軍」的中美建交前提,撕毀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並對「台獨」勢力發出錯誤的信號,從而摧毀中國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的國際環境條件,讓美國在國際社會「更加偉大」,繼續「獨霸天下」。
  因此,對特朗普的這個「反革命兩手」,不能再抱有任何的幻想,必須以「革命的兩手」來應對並粉碎之。在繼續盡一切可能爭取及維持友好關係的同時,揭穿其利用台灣作牽制中國的棋子的圖謀,並做好反擊的部署。在目前階段,既然特朗普念茲在茲的是解決「朝核」問題,而且有意將中國在此問題上的作用當作是「秋後扇」,也就適宜緊緊抓住這個「罩門」,運用「革命的兩手」政治智慧來應對之。
  由此,將使人們更為深刻地理解中國這次修憲的深遠現實意義,真正是有的放矢,「度身定做」。實際上,網上有文說,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習近平要在其任內解決台灣問題。或許有其道理,而且從另一角度看,隨時可能會發動「懲獨」軍事行動,而特朗普的「反革命兩手」,就更凸顯了其可能性。而從中央高層現時的「儲備人才」看,尚未見有其中一個人具有習近平這樣的政治氣魄及智慧,這是「英雄造時勢」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19 01:51: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