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陳明通期待以互設辦事處促成兩岸「明通」?

  正如筆者日前分析,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與台灣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並非在同一天就職。實際上,陳明通是於本週一接過印信並宣誓就職的,而國台辦昨晚才在其官網正式公告,國台辦主任由副主任劉結一升任。劉結一還透過官網的「主任歡迎詞」欄目,表態將在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體現這一原則的「九二共識」,堅決反對「台獨」分裂;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增進同胞親情和福祉,促進心靈契合」。這些言論,可算是劉結一的「就職宣言」。
  而陳明通繼在就職記者會上作了就職談話之後,前日陪隨「行政院長」賴清德前往「立法院」出席行政總質詢時,也以回答親民黨「立委」陳怡潔關於他能否打破兩岸兩會「已讀不回」僵局,會不會有兩岸官方單位首長交流的「陳劉會」(陳明通與劉結一會晤)質詢的方式,作了「非常有信心打破僵局,但『陳劉會』要先創造機會」的表態。但畢竟前日的向公眾「亮相」,還只是「配角」,因而「聚焦度」不是太高。
  昨日,陳明通終於作了「主角」,前赴「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的本會期第五次全體委員會議,報告陸委會的業務概況,並接受「立委」的質詢。他聲稱,兩岸關係當前要避免敵意螺旋持續惡化,「心結一解,就一路綠燈」。希望日後兩岸逐漸解開僵局,也希望任上有機會推動兩岸兩會互設辦事機構。但當被問及他與劉結一的「陳劉熱線」有無可能開通時回應說,「我們朝此方向去努力」。
  陳明通在備詢中的一些言論,與他十多年前也是出任陸委會主委時代言論相比,雖然仍然堅持民進黨的政治立場,但也可算是「火氣」減弱了不少。或許,這就是他在就職當日所說的他與大陸的朋友「從陌生到熟識,從開始的相互激辯,到後來心平氣和地討論各種議題,進而能夠將心比心,換位思考,求同存異」的效果。但當他被「立委」追問到去年底前赴北京與對岸高層密談的情況時,就猛打太極說,「陳主委無法回答陳教授的問題,去年是學術交流。」這確實是出於身份地位不同而有不同的語言方式,亦即俗語所說的「屁股指揮腦袋」之外,看來更是吸取去年底的教訓,不能洩露與大陸高層對話的內容,連曾與大陸涉台人員曾有過接觸到事實也必須嚴格保密。
  本來,從陳明通就職當日信心滿滿的姿態,以為昨日他在赴「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會報告陸委會的業務概況時,將會提出甚麼驚天動地的大計劃,可以在蔡英文仍然堅持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下,推出兩岸關係實現重大突破。但似乎是底氣仍然不足,只是表示希望能任上有機會推動兩岸兩會互設辦事機構。至於「劉陳會」,也只能是以「我們朝此方向去努力」來打發,沒有明確的答案。
  這就折射了陳明通也有自知之明。在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要打破目前兩岸關係的僵局,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實際上,昨日上午就在陳明通在「立法院」備詢,聲稱「九二共識」在台灣仍是爭議詞,「我們不需要再為一個有爭議的名詞爭辯,這樣不能解決問題」之時,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全國人大會議閉幕會上發表重要講話,以嚴厲的口氣表示反對一切分裂國家的行動,並重申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在兩岸雙方存在著根本性的矛盾之下,又如何能達成如同他的名字那樣,兩岸「明通」?因此,他對能否實現「劉陳會」,並沒有信心。
  但陳明通卻仍然推出「推動兩岸兩會互設辦事機構」這個項目計劃。這顯然是自相矛盾的,因為要達成此目標,就必須恢復兩岸兩會談判;而恢復兩會談判之前,必須先行恢復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而在蔡政府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這些活動行為都將無法進行。但偏偏連陳明通自己都否定曾有「九二共識」,「推動兩岸兩會互設辦事機構」就只能是緣木求魚了。
  當然,不排除是陳明通還是「陳教授」,到大陸進行學術交流時,曾與大陸涉台學者談到此議題,而對方也樂見其成,因而「陳主委」才拋出這個議題。但是,在缺乏「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之下,連兩岸兩會談判都未能恢復,又如何能達成此協議?何況,即使是承認「九二共識」的馬政府時期,兩會曾就此議題進行過九次業務溝通,都無法達標,就更遑論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時期。
  為何連馬政府時期也未能達成「兩岸兩會互設辦事機構」?除了是在兩岸兩會在為此進行業務溝通的過程中,受到「太陽花學運」的衝擊影響之外,更重要的是,馬政府所提的訴求太過分,已經超逾了大陸方面所能承受的界限。實際上,馬政府提出的訴求,幾乎是按照《維也納領事關係條約》的規範,要求雙方互派人員比照外交人員,享有郵件免檢等某些領事豁免權,這就讓大陸方面存有戒心,擔心會墮入「特殊兩國論」的陷阱。不過,據說大陸方面為了促成此事,同意以「行為規範」、「保障及便利措施」兩附件方式處理此類敏感問題。但在此後不久,發生「政黨輪替」,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兩會協商中斷,因而「流產」了。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馬政府時期,民進黨「立法院」黨團除了阻擾對《兩岸貿易服務協議》的審查,及《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台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的立法之外,還在已經預見到蔡英文將可贏取「總統」大選,再次實現「政黨輪替」的情況下,提交了《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處理人民往來事務機構設置條例(草案)》。這個法案在標題上就將兩岸互設辦事機構定位為「國與國關係」,充滿了「兩國論」的意味,而且在條文內容上也是處處凸顯「兩國論」,比如,比照《維也納領事關係條約》,使兩岸互設的辦事處具有領事權,尤其是可以懸掛「國旗」、「國徽」,享有領事探視權及證照頒發權,館舍和人員享有領事豁免權等。對此,國民黨黨團當然予以阻擋,這又導致民進黨黨團反過來阻撓「院版」法案,結果僵持不下,包括「台聯黨」黨團提交的也是凸「兩國論」的法案,誰都不能獲得通過。
  現在,應該是輪到包括陳明通在內的蔡政府和民進黨黨團後悔不及了。因為當時倘是通過馬政府「院版」的法案,而大陸方面也認可「院版」法案,並在此基礎上,進行兩岸兩會的「兩會互設辦事機構」談判並簽署協議。倘是能趕及「總統」大選前在大陸設立海基會派駐辦事處,即使大陸方面出於多種考量而遲遲不啟動,也就成為「既成事實」。「政黨輪替」後即使兩岸聯絡機制完全「停擺」,但由於海基會設有辦事處在大陸,這個「停擺」也就成為形式上的,而不是實質上的,因為海基會在大陸的辦事處工作人員,還可到大陸各個部委「趴趴走」,遞交海基會的信函,甚至經常「登門拜訪」海協會。即使當場被拒絕,但也不能算是「全停擺」,而是「半停擺」,就像台灣「交通部」觀光局的「白手套」「台旅會」已經在大陸設立的辦事處那樣。因此,民進黨可說是作繭自縛,陳明通的「明通大計」,也就實現不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22 03:35: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