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灣只是中美博奕中的一枚棋子

  美國總統特朗普昨日在推特上宣布,將委任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替換麥克馬斯特出任國家安全顧問,四月九日就職。這個爆炸性的任命消息表明美國政府的進一步向右傾斜,也指向了白宮眼下的一場亂局。而且,特朗普對這位外交政策上的著名「鷹派」人物的任命決定,是在其宣布將對每年高達六百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後僅數小時作出的。而也在此前幾天,特朗普在簽署頒布《台灣旅行法》後,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副助卿黃之瀚,及美國商務部副助理部長史宜恩的,就先後訪問台灣,而極有可能接任台灣「總統府」秘書長的高雄市市長陳菊則成為這一法律生效後首位訪問美國的台灣地方官員。這系列重要動作,其「劍指中國」的意涵就特別強烈,似乎是要與中國「十九大」和全國人大確立王岐山、楊潔篪、王毅「外交三劍俠」體制後的「反制」措施,這與習近平當選國家主席後,特朗普沒有公開致電祝賀,而是竟以「特別方式」祝賀的頗不友善做法,構成了特朗普未來一段時間的對中政策取向。
  博爾頓是在中國政策上長期的「鷹派」。此前他長期以來的「反華」言行不用說了,就是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尤其是在特朗普當選並就任總統之後,他的公開談話內容,都是十分囂張地反華的。他曾質疑美國政府在《上海公報》所確立的一個中國政策,並呼籲特朗普政府重新透過協商,改變四十年來美國的一中政策慣例,一中政策下美國不承認台灣的主權。他還聲稱,一中政策本來就是模糊的,中方的看法是一回事,美方的想法是另一回事。他還極力主張必須擴大對台軍售,甚至重新派美軍駐台,以此強化美國在東亞的軍事利益,並稱依據美國國會在一九七九年通過的《台灣關係法》,美國可以擴大與台灣的互動,不需要另外洽談新的防禦協定,也不需要組成完全的軍事聯盟,他甚至還曾建議特朗普與台灣「恢復正常關係」亦即是建立「外交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當選後,身為高階顧問的博爾頓曾是國務卿人選之一,但卻被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前董事長兼執行長蒂勒森「截胡」;據說特朗普為了「安撫」他,承諾讓他出任副國務卿。博爾頓認為「沒有魚,蝦也好」,就一直等待特朗普的宣布。但一直等到特朗宣誓就職後,也是「泥牛入海無消息」。因此,今次特朗普使用粗暴的手法「炒」掉蒂勒森,而讓博爾頓走進白宮,儘管不是接替蒂勒森,而且國家安全顧問與國務卿的職責任務各有不同,但總也可折射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正在進行「髮夾彎」式的轉變。實際上,就是在國際商貿領域,特朗普也新任命了一批反對全球貿易自由化的官員。
  這就顯示,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是政治和經貿「兩手都要硬」。在政治外交範疇上,除了是上述的系列事件之外,在軍事領域,美國曾經在不久前又一次派遣航母編隊進入中國南海島礁區域以宣示航行自由權,同時正式提出要與日本,印度以及澳大利亞一起啟動「印太戰略」。這可能是特朗普要回歸美國歷任總統的國際戰略,並竭力維護其「世界霸主」的國際戰略地位。因此,他把崛起的中國視為美國最主要的全球競爭對手因而力圖搶在自己本身還佔有優勢(尤其是軍事力量)的有利位置上,儘早出手,否則等到中國羽毛豐滿時,要出手遏制也已來不及了。
  在經貿的範疇上,則分為兩個層次。其中一個國際戰略的層次,其背景與政治軍事範疇極為近似,那就是要防遏中國也成為經濟大國,「威脅」美國的「經濟霸權」地位。實際上,雖然中國的GDP還只是美國總量的三分之二左右,但是如果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的話,中國已經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的製造業也在全球處於領先地位,而且是美國貿易赤字中最大的出超國。另外一個國內事務的層次,特朗普必須兌現其在競選中作出的各種承諾,尤其是讓美國再次偉大」,吸引製造業回遷,減低失業率的承諾。否則,特朗普如要在兩年多後的選舉中成功爭取到連任,就將頗為困難。
  而在此中美博弈的大棋局中,台灣就成了特朗普手中的一枚棋子,作為其對中國施壓的一個重要籌碼。而由於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上台,導致兩岸關係重新回到「冷對抗」的態勢,這就更為特朗普運用台灣這枚棋子提供了絕佳的機會。因此,特朗普從簽署《與台灣交往法》到派出政治和商貿官員訪問台灣,從撤銷「鴿派」官員到禮請「鷹派」官員尤其是博爾頓「出山」,都是要為自己在中美大棋局中打「台灣牌」的「加力」措施。
  對此,必須以在戰略上藐視對手,在戰術上重視對手,「不打無準備之仗」的意志及手法來應對之,並堅持「鬥而不破」的原則。在貿易戰的範疇,充分利用中國擁有巨大的內銷市場的優勢,吸納消化因美國加稅而滯留在海關境內的商品,將中國對損失減至最低。與此同時,以提高從美國進口的商品的海關關稅稅率,尤其是特朗普「大票倉」地區出產的農產品如大豆、棉花等農產品,及波音飛機、汽車、集成電路等工業產品的關稅,使得這些產品滯銷,工人收入減少以至是失業,促成特朗普的「鐵票」「生鏽」,那才是「一劍封喉」的反擊手段。另外,削減某些價廉物美的商品對美國的出口,讓美國普通民眾尤其是中低收入群眾再也享受不到實惠,使得這部分選民遷怒於特朗普,在民意調查中表達在下次總統大選中不再支持特朗普的意願,讓特朗普為了爭取當選連任而屈服於這股強大的民意。
  其實,目前特朗普在國內的統治基礎就並不牢固。他的「神經刀」式的施政手法及效果,已經在美國政治中包括自己黨派內造成了較大的分裂,而且「通俄門」等事件也已對其個人帶來了重大的傷害,而使得他的管治權威岌岌可危。特朗普自忖已經「搞掂」了小金,在東亞的「頭號敵人」消除,就將「次要敵人」中國升級為「頭號敵人」,當然更是「過橋抽板」,借助中國的協助,而迫使小金不得不答應接受中國的「雙暫停」及「恢復談判」建議,答應與韓國和美國進行接觸談判,因而就認為不再需要中國的協助,而可以反過來針對中國了。其實這是愚蠢之至,因為小金的「神經刀」效應更為強烈,而且金家父子過去就有過像「春天孩兒臉那樣,說翻臉就翻臉的不良記錄。目前只不過是抵抗不住壓力而暫時的緩兵之計,在喘過氣後又將故態復萌。屆時,美國選民就將看不起特朗普。
  因此,蔡英文們不要開心的太早。自己只不過是美國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到緊急關頭,美國是可以「棄車保帥」的。其實,「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特朗普的商人性格,是導致他必然會以商人的眼光看待台灣的地位。何況,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以當今台灣經濟對中國大陸的依存度之大,也就避免不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效應。而且,大陸的市場廣袤,吸納消化能力極強,而台灣的市場不大,當貿易戰的戰火蔓延到台灣時,就無法像大陸那樣將戰火消弭於無形。屆時,蔡英文的民調,可能是「沒有最低,只有更低」,要想爭取連任,首先就將敗在賴清德的手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24 04:20: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