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棄選台北市長只是擔心成老三!

  泛綠陣營的台北市長選舉態勢,愈趨複雜。曾經自稱「墨綠」的現任市長柯文哲固然是對爭取連任老神在在,充滿自信,「吃定」蔡英文必然將會繼續「禮讓」他,因而敢於在民進黨基層已經吵翻天的情況下,不把民進黨放在眼裡,除了是繼續高唱民進黨最不滿的「兩岸一家親」調子之外,還籍著在市議會答詢的機會,公然聲稱「垃圾不分藍綠」,對民進黨輕佻蔑視的態度已是暴露無遺。而且,柯文哲在跑行程時,不管是藍或綠的市議員邀請站台,他都新銳答應前往。這又反過來進一步刺激民進黨基層,最近「英系」的台灣世代智庫基金會做到民調,就有百分之七十八的民進黨支持者主張必須推出自己的候選人;而民進黨籍的台北市議員也揚言,倘黨中央繼續「禮讓」柯文哲,他們將會在選戰中不再配合黨中央。而民進黨的姚文智、呂秀蓮則更是堅定要參選台北市長的決心,蘇煥智還索性宣布脫黨參選,昨日又傳出「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將會參選。在「第三勢力」方面,「時代力量」的林昶佐放出來要參選台北市長的試探氣球,還有一些藍藍綠綠的老人家要以無黨籍的身份參選。但蔡英文卻仍然持初衷,繼續主張「禮讓」柯文哲。
  此前人們都以為,蔡英文主張民進黨不派人參選台北市長,繼續「禮讓」柯文哲,是擔心將會造成「鷸蚌相爭」效應,讓國民黨候選人「漁翁得利」,在「首都」尤其是自己的心窩打下一枚釘子。站在執政民進黨的角度,這個理由確實是有一定的道理。實際上,即使是不考慮以往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等幾位台北市長,都是從凱特格蘭大道—仁愛路的東端台北市政府大樓,走進西端「總統府」大樓,倘是讓國民黨的台北市長候選人也拷貝這個模式,就將毀了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的美夢,也要防避國民黨籍的台北市長,在市政事務的職權範疇內時時處處找位於台北市的「總統府」和民進黨中央的麻煩。此前就曾發生過,陳水扁在「總統府」門前搭建「慶祝國慶大會」的棚子時,馬英九的台北市政府相關部門「找茬」,聲稱「佔用多了馬路」,幾乎讓該年的大會流產。
  就此而言,蔡英文的這個理由是說得過去的,因而高層有不少人接受。但又不忿柯文哲,因為他積極參與「兩岸論壇」,明顯地反襯了蔡政府因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的宭境。而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調子,與民進黨的「台獨神主牌」嚴重扞格,這讓民進黨基層頗為不滿。而且還有著現實面對問題不能迴避,一是民進黨的市議員候選人「小雞」沒有黨籍市長候選人「母雞」帶領,將會令他們的選情難以提振;二是民進黨必須在台北市的選擇範圍內,為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積聚人氣,鞏固基本盤。實際上,二零零二年台北市長馬英九爭取連任,氣勢如虹;民進黨中央擔心將會流失在台北市的選票,因而決定明知不能贏,也要派人參選台北市長,必須為陳水扁兩年在的「總統」大選維繫台北市的票源。民進黨秘書長李應元自告奮勇參選,雖然如同事前預料的那樣輸了,但卻為陳水扁保存維繫了兩年後再次參選台北市長的基本盤。因此,民進黨基層的焦慮心情,是「有所本」的。
  對此,蔡英文也是心知肚明的,尤其是在自己的民調這麼低迷的情況下。但卻更擔心讓國民黨「光復首都」。因此,她的思路是,盡量將柯文哲拉回到「墨綠」的意識形態立場。因此,蔡英文對柯文哲提出了「台灣意識」,要求他拉近與民進黨的距離。但柯文哲不但是沒有接受這個要求,反而有恃無恐,提出內涵與民進黨相反的「台灣意識」,另搞一套。但即使如此,蔡英文還是未有改弦換轍,推出民進黨參選人大思路。其理由,還是擔心民進黨的市長候選人,將會分薄泛綠選民的選票,讓國民黨的市長候選人「冷手拾個熱煎堆」。
  但是,蔡英文前晚與世台會、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全美台灣同鄉會等海外「台獨」團體的頭兒會晤,被問到台北市長選舉,多位海外「台僑」鄉親對於柯文哲的「國家理念」頗有微詞,希望民進黨台北市長選舉一定要推出自己人時,她先是請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代她說明,黨內民調顯示,柯文哲民調遙遙領先,民進黨推出的人選都不會贏,甚至把高雄市長陳菊、行政院長賴清德放入民調,都將會輸給柯文哲;然後還親自直言,在柯文哲、國民黨候選人競逐下,民進黨如果推出自己的人選,到時候掉入第三名怎麼辦?她強調,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絕對不能掉到第三。
  據報導,海外「獨派」人士對蔡英文的這番談話,感到相當挫折、無奈。他們認為,柯文哲真的有那麼強嗎?民調有那麼準嗎?如果民進黨推出自己的人,到時候選票靠過來,柯文哲不一定會贏。 
  原來如此。可見蔡英文的虛榮面子感是何等濃厚,也逆悖了民進黨人的拼搏精神。實際上,過去的民進黨高層,是努力拼搏的,明知可能選不贏,也要參選。固然有高票當選,但也有落選甚至是得票很低的。如果不是這種屢敗屢戰,不屈不饒的精神,民進黨哪會有今日的風光?這就難怪,陳水扁當時即使是沒有知悉蔡英文的這番談話,也已準確地判斷到蔡英文的此種心態,因而透過「新勇哥物語」表達看法,他強調,政黨要有自己的主體性,且選舉要提早準備。不推或遲不提人選,「都是很奇怪的事情!」因為選舉能贏最好,贏不了也沒關係,當做為黨為國培育人才也很好,「何況選舉沒有穩贏的,當然也沒有一定輸的。沒拚看看怎麼知道?」他還指出,「年底尋求連任的林佳龍與鄭文燦都不是第一次參選就當選。林佳龍第一次選台中市長才四十一歲,九年後再選就當選了。鄭文燦八年前臨危受命選桃園市長也只有四十三歲,再過四年就一舉中的了。天底下沒有不可能的事,多點冒險犯難的賭性精神,切忌優柔寡斷貽誤軍機!」
  蔡英文的這種表現,傷透了「獨派」和民進黨基層的心。「獨派」團體在繼續呼籲民進黨推出台北市長參選人大同時,已經醞釀讓賴清德替換蔡英文的問題。這可能有兩個時間點和機會,一是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倘民進黨選得不佳,「獨派」將大作輿論,要求蔡英文引咎辭去民進黨主席職務,由賴清德接任;倘此,賴清德就可籍著掌控黨機器的便利條件,製造對自己有利的條件,在明年的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一舉擊敗爭取連任的蔡英文;二是即使是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的選績不賴,蔡英文仍然可以穩坐民進黨的「釣魚船」,但在明年的「總統」黨內初選時,發動輿論戰,列舉蔡英文種種的「不是」,讓她失去繼續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的權利。
  其實,以賴清德來取代蔡英文,兩岸關係及台海情勢可能更糟。因為賴清德的「台獨觀」比蔡英文更強烈,而且不如蔡英文謹慎穩重,因而「台獨」的危險性更高。不過,這倒是「懲獨促統」的好機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29 03:36: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