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從路途遙遠只訪一國看小英「外交」困境

  台灣「總統府」昨日下午舉行記者會宣布,蔡英文將於四月十七日到二十一日訪問非洲「友邦」斯威士蘭,全程五天,在斯威士蘭停留四天三夜。出面作為這項宣布的「外交部長」吳釗燮聲稱,此次出訪專案名為「同心永固」,取「兩國同心、邦誼永固」之意,雖然中國極力滲透,但斯威士蘭國王多次保證,兩「國」邦誼沒問題,去年斯威士蘭國王邀訪,蔡英文蔡決定利用今年,適逢「兩國建交」五十周年,及斯威士蘭國王恩史瓦蒂三世五十歲生日出訪斯威士蘭。
  台灣當局早前在原來在非洲有三個「邦交國」,除了斯威士蘭之外,還有布基納法索及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是葡語國家,筆者曾在本報的另一個專題《華澳人語》中指出,葡語國家一共有八個,但參加「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葡語國家,只有七個,尚缺聖多美和普林西比。這個國家曾於一九七五年與中國建交,一九九七年轉與台灣當局「建交」,是台灣當局當時二十二個「邦交國」之一。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也就沒有像應對馬英九「外交休兵」那樣的必要,而且也可使得「中葡論壇」不再有「金甌缺角」之憾。實際上,幾內亞比紹等葡語國家也曾在台灣海峽兩岸左右搖擺,但在「中葡論壇」的感召之下,更由於中國的經濟實力強大,中國大陸市場的龐大,「一帶一路」、「亞投行」等戰略部署的具有強大的吸引力,相信今後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必定會因此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攜手高歌前進。
  果然,本欄的話音剛落,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就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宣布與台灣當局「斷交」,並在五日後與中國建交。隨後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政府通過中國政府提出加入「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正式申請,在經論壇與會國同意下,「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常設秘書處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距今正好是一周年)舉行的第十二次例會討論通過,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正式加入「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加入「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從整體看,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與中國建交,是「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的鬥爭取得的勝利,也必將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廣泛的認同和支持。而從澳門的角度看,除了上述的主要原因之外,還多一層意義,那就是全球的八個葡語國家,都已經成為「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成員,使得這個國際性合作組織「金甌」不再「缺角」。
  這樣,台灣當局在非洲的「邦交國」就剩下兩個國家——斯威士蘭和布基納法索。本來,在聯合國和世界上多數國家都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的政治背景下,台灣當局由於「走出去」一趟並不容易,而且路途遙遠,故而其領導人出訪時,一般都是連續訪問幾個國家,而且還以「加油」、「檢修」和機組人員休息等籍口,順帶進行「過境外交」,在獲得降落「非邦交國」的機場的基礎上,爭取進入該國國境內,與當地政客會晤,甚至是探訪當地的國家機構或高層官員等。但為何蔡英文今次出訪,既沒有訪問與斯威士蘭距離不遠,以至位於同一個非洲的布基納法索,而且也沒有選擇航線沿途的某個國家進行「過境外交」呢?
  實際上,斯威士蘭的領土只有一萬七千三百六十三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一百四十五萬人,其首都姆巴巴內更是只有六萬二千人,就像陳水扁時期的「外交部長」陳唐山所言,是一個「浪PA那麼大的國家」;而且因為在其十九歲至四十九歲的人口中,超過四分之一對HIV呈陽性反應,是全球愛滋病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並在當地所有愛滋病患者中,有百分之八十三同時患有肺結核,結核的死亡率為百分之十八,因而是世界上國民平均壽命最短的國家,二零零八年的平均壽命約只有三十一點九九歲。一個這麼小的國家,蔡英文竟然要萬里遙遙「專程」跑一趟還要逗留四天三夜,這在發端濫觴「務實外交」的李登輝,以至是奉行「活路外交」的馬英九,都是很少見的。如果是馬英九,可能會被罵翻天,「浪費公帑」;幸好現在國民黨不爭氣,不使用這個「武器」,即使有使用也是有氣無力,騷不到痒處。但畢竟還是要保留「面子」,避免影響爭取連任。雖然國民黨沒有能力攻訐,而賴清德可是「黃雀在後」,虎視眈眈呀。
  而布基納法索則是一個有二十七萬四千一百四十四平方公里領土,人口有二千零十萬人,光是其首都瓦加杜古也有一百六十三萬人口,比斯威士蘭全國的人口還要多。為什麼蔡英文卻「貪小棄大」、「本末倒置」呢?
  吳釗燮的解釋是,承認與布吉納法索日前發生暴動有關,並表示在與布基納法索的聯繫過程中,他們說有自己的國際行程,不方便接待,但台布關係穩固。吳釗燮又指出,他們日前發現攻擊事件,但很快平息沒有安全狀況,只是時程協調上不方便。
  發生暴動固然是言之成理。但「有自己的國際行程,不方便接待」則值得追卻嘴嚼。實際上,馬英九二零一一年四月原訂出訪非洲四個「友邦」,但宣布行程後,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卻聲稱,其總統「另有出訪行程」,而導致取消訪問該國,亦即馬英九被放了鴿子」,原本已經印好的《出訪手冊》,最後硬是「缺訪」該國。二零一四年一月,馬英九在地球上兜了一大圈後,終於訪問了聖多美普林西比,完成訪問所有「邦交國」的這「最後一塊拼圖」。不過,出訪當時專機抵達該國上空時,專機機長廣播表示,聖國航管未允許降落,所以在空中盤旋約二十分鐘,待航管通知才降落;飛機落地之後,馬英九一行人又在專機上多等候三十分鐘,聖國總統賓多才抵達機場。但在三個月後,賓多卻以為深水港計畫招商引資名義,赴中國大陸上海訪問。台灣當局透過駐「館勸」阻後,賓多仍堅持出訪大陸。其實,當時該國就有與中國建交之意,但北京出於尊重馬英九及其「活路外交」而未有答應。但在蔡英文上台後,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宣布與台灣當局「斷交」。而與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相隔不遠的岡比亞,也是採取了同一方式,而且還是在馬英九仍然在位時,就已經與台灣當局「斷交」。從地圖上看,布基納法索與岡比亞、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距離並不太遠呢。
  或許,正因為布基納法索「有自己的國際行程,不方便接待」之言,讓蔡英文擔心將會重蹈馬英九的「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覆轍」,因而才令蔡英文以「發生暴力事件」為由,放棄訪問吧。否則,訪問該國才不久,該國就與台灣當局「斷交」,這叫蔡英文的臉往哪兒擱?豈不是讓賴清德又多了一個「搶班奪權」的籍口?
  至於這麼遠的路途,竟然沒有進行「過境外交」,這是以往罕見的現象,因為如同出訪是連帶多個國家一樣,順帶進行「過境外交」是要將此行的效益「最大化」。這究竟是沒有任何國家願意為其提供「過境外交」的機會?還是蔡英文所乘搭的專機及其機組的「續航能力」了得,無需中途加油、檢修及休息?還是蔡政府為節省經費著想?當年馬英九的外訪經費不足,設法從其他項目調撥運用,也要實行「過境」其他「非邦交國」。但現在才是三月,蔡英文還未使用外訪預算,應該是不存在「經費不足」的問題的。
  這正是「無邊落木蕭蕭去,不盡長江滾滾流」。蔡英文只有承認「九二共識」,與北京達成「活路外交」的默契,才能與偉大祖國分享在國際社會讀尊嚴及榮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30 03:58: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