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未來不排除討論」就是「討價還價」?

  自「國安」系統「大據位」,原「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調任他所鍾愛的「外交部長」後,遺下的「總統府秘書長」空缺,一直沒有被填補。而政壇則一直盛傳是將由現任高雄市長陳菊接任,卻一直得不到蔡英文和陳菊的證實。其中蔡英文是緘默不言,等於是未作否認;陳菊則先是說「不要為我找工作」,似是有否認之意,但後來卻是連連聲稱「未來不排除討論」,言下之意是會有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可能。昨日她被問到時還是那句老話,但政界似是有「歹戲拖棚」之感,頗不耐煩。
  「未來不排除討論」,即是可以討論。雖然是「討論」,那就是有一個「討價還價」的過程。否則,以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後就那麼重視人事安排,幾乎是「一把抓」,而且對人事安排又具有「一言九鼎」的決策權,只要她有此意,別人難以置喙,當事人更是必須當面干脆利落地回答:幹還是不幹?現在只有陳菊才擁有可以與蔡英文「討論」這個能量。
  實際上,陳菊是蔡英文的姊妹淘。雖然兩人在台灣地區的民主鬥爭活動中,不是處在同一個起跑線上——陳菊在美麗島軍法大審判被判刑後坐政治牢時,蔡英文還是在求學中,可能還未接觸政治,甚至還有可能曾經集體加入過國民黨。陳菊參加了民進黨的創黨並為民主鬥爭打拼,蔡英文則卻是「總統」兼國民黨主席得李登輝到國際財經幕僚,並代表台灣當局參與加入「GATT」的談判工作,並先後為李登輝撰擬《港澳關係條例》的法案,及《特殊兩國論》的報告,與陳菊處於兩條不同的平行線上。後來蔡英文與陳菊的有所交集,應是在陳水扁上台後,蔡英文任「陸委會」主委,陳菊任「勞委會」主委,儘管兩人在業務上的來往不多,但每星期的「行政院會」卻常有接觸,不過還是點頭之交。後來蔡英文先後出任「不分區立委」和「行政院」副院長,而陳菊出任高雄市長,來往也不多。
  蔡英文與陳菊的友情,應是在蔡英文於二零零八年出任黨主席時,按黨章規定,以直轄市長身份成為當然中常委時建立起來的,當時民進黨因受陳水扁的貪腐案拖累,及先後大敗「立委」和「總統」大選的影響,黨運墮落谷底,與現時的國民黨的境況不遑多讓。以陳菊在其《花媽有話說》一書中的形容,並非傳統民進黨草根或派系人物出身,而是學者從政黨「非典型民進黨人」,當時在民進黨內人脈有限,要肩負起救黨的責任,極為困難。也就在此時,陳菊給予情義支持,以其「南霸天的霸氣,鎮住全黨,不但不能欺負蔡英文一介女流,而且還得乖乖地聽從指揮調度;還以其「桶箍」的能力和技巧,鼎鼐調和黨內各派系的矛盾。讓蔡英文很快就進入角色,迅速建立起聲望和權威,即使是作為創黨成員,在各項政治公職選舉中馳騁縱橫,還曾出任過「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的蘇貞昌,也敗在其胯下。而且也將民進黨從谷底拉扯起來,重振輝煌。這與陳菊的情義支持分不開,因而蔡英文公開稱讚陳菊是她的導師,並在零一二年敗選「總統」而辭黨主席時,就指定由陳菊代理主席,而不是按照慣例由中常委互相推舉代理黨主席。此時人們就已感到,兩人的情誼甚深,而實際上陳菊是為數不多,用一邊手指就能夠點盡的女性黨友,可以進入蔡英文閏房者之一。而有趣的是,她們大多是單身以至未婚,蔡英文也是未婚,因而在戰友情誼之上,還有著共同的心理語言。
  從這層關係及陳菊所具有的能力看,蔡英文在當選並出任「總統」之時,當然是希望陳菊能夠出任「總統府秘書長」,作其重要助手。但由於受到《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和《地方制度法》限制,當時陳菊的高雄市長任期尚未過半,倘辭職就必須進行市長補選,雖然是勞民傷財,但仍將會是民進黨的候選人當選,而陳菊確希望能繼續留在高雄市,以扶植其所屬意的接班人劉世芳,因而婉拒北上。蔡英文在無奈失望之餘,只好讓自薦出任「外交部長」的吳釗燮,先行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延續她在任民進黨主席和競選「總統」時,吳釗燮作為民進黨秘書長予以弼輔的合作關係。但蔡英文在為解決行政立法溝通失調的問題成立九人「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時,其成員除了是府、院(行政立法)、黨之外,硬是加上執政縣市代表而將陳菊納入。就此可見,蔡英文在黨內能信得過的人實在屈指可數,因而由陳菊出任秘書長一職,從蔡英文的個人情感及信任程度上,都可謂不二人選。
  今年將會進行「九合一」選舉,就將使「總統府秘書長」在其原有的法定職責之外,還需以主要精力,協助「總統」兼黨主席打好這場「冕衛戰」,避免因慘敗而引咎辭去黨主席職務,並因為未能掌控黨機器而在「總統」黨內提名中失利。尤其是直到現在蔡英文的民調仍然是低落落,黨內外的「拔菜」呼聲此起彼伏,「總統府秘書長」不但要對外,更是要對內。充分利用她在黨內輩份高,又是擁有高人氣的「南霸天」的優勢,及處事應對極為圓融內斂因而成為「桶箍」的技巧,應對處理好黨內初選前後仍然廝殺不已的局面。而在陳菊的高雄市長任期已經過半,辭職無需進行補選,指定代理市長人選並由「行政院長」委任後,即可北上。
  但陳菊仍然不願北上,大家都知道她是為了劉世芳。盡管劉世芳的民調一直居於幾位參選者的末段,但陳菊心猶不甘,希望能籍著自己「南霸天」的霸氣,可以鎮得住高雄市的黨內各派系,然而劉世芳卻不爭氣,而且還須考慮到兩個重大因素,其一是「保外就醫」的陳水扁就住在高雄市,能量還頗大,對其子弟兵陳其邁有利;其二是謝長廷也曾任過高雄市長,還留下「殘餘勢力」。而相反「新潮流系」中的「菊系」,在蔡英文當選「總統」後,陳菊推薦了不少高雄市政府的人員搶占政務官和公營企業老董的「肥缺」,反使自己的實力減弱。這真是顧得了「中央」而失去了高雄市。
  更為失策的是,陳菊以為出書可以拉抬劉世芳的行情,但卻得罪了黨內一些派系尤其是「謝系」的葉菊蘭,而適得其反。因為葉菊蘭在黨內的資歷和聲望,與陳菊是等量齊觀,但卻多了一個「台獨烈士遺孀」的光環。如果繼續支持本來已經無望出線的劉世芳,自己的「桶箍」作用就將消亡。因此,「新潮流系」內地下定決心,棄車保帥,讓劉世芳退選,以保住陳菊。
  表面上看,陳菊此時北上應是沒有牽掛了。其實還是有。那就是必須保證已經勝出民進黨高雄市長黨內初選,而且篤定將能當選的陳其邁,能夠「按既定方針辦」,不但要照用其高雄市政府的閣員,還要延續其市政政策。而陳其邁除了是「英系」之外,還是陳水扁嫡系。就處於兩難的宭境。蔡英文一直在擔心將陳水扁放虎歸山之後,會對自己不利,因而不願特赦陳水扁。近日將陳水扁就有「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之感。--最近陳水扁就強調,蔡英文任「陸委會」主委並非是由李登輝推薦的,而是他本人的慧眼識荊,就是要提醒蔡英文,如果當年不是委任並非是民進黨員的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又怎會有今天?不能「忘恩負義」。陳水扁與「新潮流系」也有矛盾,「行政院長」賴清德已經是「新潮流系」,又加上一個「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也是「新潮流系」,陳水扁可能會認為蔡英文與陳菊等聯手打壓他,因而必然會向陳其邁施加壓力,不能全盤接受陳菊的要求。而蔡英文也不可能應陳菊的訴求,要求陳其邁「按既定方針辦」。
  可能這就是陳菊要「討價還價」的主要內容。而最後「成交」的結果,就要看陳其邁在自己的既是「英系」又是「一邊一國連線」成員中,作出最後的抉擇。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31 04:01: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