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綠黨新北市長選戰或將由游錫堃出馬?

  民進黨「雙北」市長選情糾葛不清,與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放任自流異曲同工。除了是蔡英文仍然不理會基層黨員和有意參選的姚文智、呂秀蓮的反對,決意繼續與柯文哲合作之外,新北市長出戰人選仍遲遲未能作出決定,讓基層顯得不耐煩。
  新北市是台灣地區人口最多的直轄市,也是在所有縣市中,人口和產值位列第一的。民進黨如能贏得新北市,對民進黨的二零二零年「大選」,無論是蔡英文爭取連任,還是賴清德取代其出戰,都將能起到「加力」的作用。而且,拿下新北市,可以實現北台灣基本綠化。由於朱立倫已經兩任新北市長,不能再選爭取連任,而侯友宜並非傳統上的國民黨戰將,因而遭到另一有意參選者周錫瑋及黨內深藍人士的質疑,因而民進黨將可有機可乘。本來,賴清德是最佳戰將,但已出任「行政院長」,倘在此刻要他轉換軌道,說不好真的被逼急了,跳出來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民進黨黨內初選,民調低迷並已經遭受「獨派」及部分民進黨人嫌棄的蔡英文,隨時會被賴清德取而代之。因此,蔡英文還是繼續將賴清德「鎖住」在身旁看管,才能求得「穩陣」。
  其實,由新北市相關選區選出的民進黨「立委」羅致政、吳秉叡,佈局參選新北市長已久,前者作為蔡英文子弟兵的羅致政,還曾為此而參選過民進黨北市黨部主委並當選。吳秉叡則是蘇貞昌的愛將,蘇貞昌一直不遺餘力地為提挈培植他,可謂嘔心瀝血。
  但奈何兩人的民調一直上不去,即使是民進黨秘書長使盡力氣挑撥離間民進黨參選人侯友宜、周錫瑋、金介壽的關係,也是如此。這讓民進黨基層頗為焦急,要求黨中央「空降天將」,甚至還點名要賴清德、陳菊出戰。但在賴清德已經出任「行政院長」,陳菊也有可能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後,基層黨員知趣,不好忤逆蔡英文的心意,就只好提出由蘇貞昌、游錫堃「回爐」參戰的訴求。
  蘇貞昌、游錫堃倘參選新北市長,被視為「回爐」出戰,是因為蘇貞昌曾任新北市升格前段台北縣長,而且政績不賴,在新北市民中口碑頗佳,因而「回爐參選的勝選機率不低。但問題是,在七年前的「九合一」選舉前夕,民進黨確實是按此思路進行佈局的,而國民黨在得悉此佈局後,擔心將再次失去新北市(前台北縣),因而徵召已出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迎戰。本來已經在前次「總統」大選中,由民進黨為「副總統」候選人參選,因而懷有強烈企圖心爭取代表民進黨參加下次「總統」大選的蘇貞昌,在得知朱立倫「空降」新北市後,竟然怯戰、畏戰,在明知道民進黨的佈局思路是由蔡英文出戰新北市的情況下,卻搶先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以圖避開朱立倫。這就打亂了民進黨的部署,蔡英文只得改到新北市參選,因而首次與蔡英文結怨。既然有此背景,在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中,蘇貞昌當然是不方便參選新北市長。何況,蘇貞昌也已一直在為其子弟兵吳秉叡參選新北市長「抬轎子,吹喇叭」,如果自己卻親自落場參選,也有欠道義倫理,對不住自己的子弟兵,樹下惡例。因此,蘇貞昌的表態,都是將機會讓年輕人,並強調吳秉叡是最佳候選人。
  而因為勤懇堅韌而被稱為「水牛伯」的游錫堃,在三年前挑戰爭取連任新北市長的朱立倫一戰中,僅以二萬多票的差距敗選,雖敗猶榮。事後黨內評估,如果不是黨中央過高估計朱立倫當時的戰力,在最後階段有放棄之意,只要能一鼓作氣,說不好游錫堃就將能氣走朱立倫。因此,黨內基層今次也舊事重提,要求黨中央徵召「水牛伯」再次披掛出戰。
  蘇貞昌、游錫堃兩人開始時都以「新舊交替,薪火相傳」為由予以拒絕。但最近在基層呼聲越趨強烈之下,都被迫鬆口,說是尊重黨意。不過,從語氣看,蘇貞昌的態度似是敷衍的成分較高。他現在當其女兒蘇巧慧的「立委」問政能力及技巧的「幕後軍師」,既是為民進黨更是為自己家族扶掖新人,忙得不亦樂乎,不太有意「重做馮婦」了。
  而在將「游系」改造為「正常國家促進會」,並將「龍頭」交班給台中市長林佳龍之後,游錫堃就有「隱居山林」之意,對再次出選新北市長興趣缺缺。但他的情況與蘇貞昌有所不同,其一是「正國會」尤其是他本人並沒有推出人選出戰,因而就不存在所謂「師傅奪走徒弟機會」的問題;其二是現任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余天,是「正國會」的骨幹成員,熱盼「正國會」在已掌控一席台中市長的基礎上,再拿下一席新北市長,好與將要丟掉一個高雄市長和半個台南市長的「新潮流系」「別苗頭」,因而余天就一直為「水牛伯」游錫堃「回鍋」新北市而鼓與呼。而游錫堃在「盛情難卻」之下,終於也點了頭。
  但一篇《游錫堃被拱加入新北市長戰局,蔡英文嫌他太老》的報導,指稱蔡英文曾在一個場合私下表示,游錫堃年事已高,新北市長人選希望由年輕一輩的人出線,卻如一盤冷水迎頭澆下,讓游錫堃和「正國會」及「謝系」成員極為詛喪。民進黨中央眼見不妙,連忙由發言人吳思瑤出面闢謠,指責這則報導有許多內容並非事實,只憑拼湊臆測、無中生有,尤其針對蔡英文主席的說法更屬無稽,請該媒體自重。而游錫堃也表態「尊重黨中央決定」,似是已有代表民進黨再次征戰新北市長的決心。羅致政也表態說,如果黨中央決定徵召游錫堃,他將為準備參選新北市長的團隊資源,移交給「水牛伯」使用。
  這又讓「正國會」和「謝系」轉悲為喜,雀躍不已。因此,繼十六名民進黨新北市議會議員於三月中召開記者會,呼喚游錫堃再戰新北市長後,前日又有議員加上議員初選過關的參選人一同拜會游錫堃,力拱他擔任「母雞」,帶領「小雞」拚年底選戰。在地方勸進聲不斷下,游錫堃也表態說,尊重黨的決定,並將全力配合黨;但他也說,目前黨中央尚未有人與他接觸。游錫堃表示,四年前參選新北市長時成立的「水牛伯人文空間」之所以延續,是因落選後不想讓民眾認為他拍拍屁股走人,但在去年二月收掉,也是避免外界認為他還要再選。他也說,去年九月曾與黨秘書長洪耀福、選對會前召集人陳明文見面,當時就表達不選,即便之後有黨內高層詢問,他也是同樣答案。
  而在這場「勸進」活動中,屬於「蘇系」及「新潮流系」的新北市議會議員及已經議員初選過關的參選人,一個也沒有到場。「蘇系」的不到場當然不足為怪,而「新潮流系」的缺席則折射了其至今仍然不諒解他,對他在十一年前指揮的「十一寇事件」,讓「新潮流系」在民進黨「立委」初選中幾乎全軍盡墨,仍然耿耿於懷。
  民進黨中央在無人能出戰新北市長的情況下,游錫堃應是可以考慮到人選,尤其是黨籍市議員候選人需要有「母雞」帶領的情況下。但蔡英文又不得不考慮「新潮流系」的態度,因為兩年後的「總統」大選,她還很需要其支援,發揮其他派系不能起到的作用。因此,可能會陷於兩難之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2 03:46:0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