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對威脅源實施「鎖死」策略?

  日前蔡英文會見海外「台獨」團體,事後獲會見者對記者轉述了蔡英文的談話內容,其中有一段是蔡英文在談到民進黨為何要在台北市長選舉中繼續禮讓柯文哲的原因時直言,在柯文哲、國民黨候選人競逐下,民進黨如果推出自己的人選,恐怕會掉入第三名。她認為,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絕對不能掉到第三。而這群海外「獨派」團體頭頭聽此言後,向記者表達「相當挫折、無奈」之感,並直指「柯文哲真的有那麼強嗎?民調有那麼準嗎?如果民進黨推出自己的人,到時候選票靠過來,柯文哲不一定會贏。」
  海外「獨派」團體頭頭轉述蔡英文這番話傳開後,引發民進黨內不少人,尤其是正在為參選台北市長厲兵秣馬的姚文智、呂秀蓮嘩然。在發酵了幾天之後,民進黨中央秘書長洪耀福在黨部例行會議中解釋說,當天會面過程,蔡英文是以民進黨推出台北市長人選後可能出現的三種狀況,進行利弊分析。第一種狀況,是民進黨推出很強的人選,最後把國民黨和柯文哲都打敗;第二種狀況,是民進黨推出的人選不夠強,最後把柯文哲拉下來,卻讓國民黨當選;第三種狀況,是民進黨推出的人選不強,最後是國民黨落選,柯文哲還是當選,若是如此,柯文哲就變成台灣最大尾。
  據說,蔡英文在「總統府」會見海外「獨派」團體頭頭時,洪耀福也在場,可能是由他引介並陪同他們進見蔡英文。而且,當「獨派」團體頭頭們紛紛向蔡英文要求,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一定要推自己人時,蔡英文則請黨秘書長洪耀福當場海外「獨派」團體頭頭說明,黨內民調顯示,柯文哲民調遙遙領先,民進黨推出的人選都不會贏,甚至把高雄市長陳菊、行政院長賴清德放入民調,都輸給柯文哲。而蔡英文則直言,在柯文哲、國民黨候選人競逐下,民進黨如果推出自己的人選,恐怕會掉入第三名。她認為,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絕對不能掉到第三。
  而海外「獨派」團體頭頭轉述蔡英文的談話內容,引發黨內軒然大波,但「總統府」發言人卻一直保持沉默,連澄清新聞稿也沒有發出,這就間接證實,蔡英文確曾有過這麼一番談話,即使是在轉述過程中有所出入,但其基本精神卻是「八九不離十」。但畢竟此番談話內容對民進黨凝聚內力不利,作為此次會見到引介者和陪同者的洪耀福,儘管不能「越俎代庖」代替「總統府」出面向社會大眾予以解釋說明,也須盡民進黨中央「大管家」的責任,在民進黨內「說清楚,講明白」。因此,他就有了在黨部例行會議中進行解釋的內容。
  然而,這其實是適得其反,越描越黑。這是因為,按照海外「獨派」團體頭頭轉述蔡英文「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絕對不能掉到第三」的說法,還是為維護整個民進黨的形象著想,盡管自信心不足,有「認衰」的成份,但卻沒有考慮個人的得失利益。而洪耀福的三種狀況「利弊分析」,尤其是第三種狀況,讓柯文哲變成「台灣最大尾」,表面上看也是為民進黨爭取長期執政的未來前景擔憂,但卻更是蔡英文擔心自己爭取連任的前景受到柯文哲的挑戰和威脅。尤其是在民進黨及自己的民調低迷,一直拉抬不起來之下,已經變成「台灣最大尾」的柯文哲,在自己的勢力強大後,自我感覺良好,眼看到台灣選民們既不願意將手中的選票投給國民黨,也嚴重不滿民進黨,就研判認為第三勢力會有突圍發揮的空間,從而在二零二零年跳出來參選「總統」,嚴重威脅蔡英文的連任前景。
  因此,按照洪耀福的解釋說法,蔡英文的策略是,無論如何也要以台北市長的「枷鎖」,將柯文哲「鎖死」在台北市,不要讓他在二零二零年跳出來參加「總統」大選。蔡英文此舉就不單止是維護民進黨的形象及政治利益,更是要維護自己爭取連任的利益,而寧願放棄民進黨贏得台北市長選舉的機會,及犧牲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候選人獲得黨籍市長候選人的「母雞」帶動他們這些「小雞」的選情的利益,實際上這更是民進黨的政治利益。因此,蔡英文是把自己的政治利益,置於民進黨的政治利益之上。
  實際上,蔡英文的「二零二零」前景,本來就充滿不確定性,賴清德就是民進黨內的挑戰者。如果說,林佳龍、鄭文燦等民進黨中生代人氣急升並正旺,可能是民進黨未來「總統」參選人的「儲君」人選,但因為將不會提前在她的任期內出選「總統」,沒有對她構成任何威脅,因而她出於民進黨能夠實現薪火相傳、長期執政,而可以接受甚至還樂於扶掖的話,那麼,賴清德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因為就年齡來說,賴清德的「二零二零」是「過了這一村沒有下一店」,這就與蔡英文的爭取連任發生碰撞衝突。倘是等到蔡英文卸任並不能再選之時才參選,就將不但是年齡不饒人,而且屆時因為已連任兩屆直轄市長的林佳龍、鄭文燦,將會「轉換軌道」並謀求「更上層樓」,賴清德的競爭力不一定強過這兩位後起之秀。何況,賴清德和鄭文燦雖然都是屬於「新潮流系」,但鄭文燦更曾任過「新潮流系」的總召,在「流」內地號召力更強,賴清德未必能競爭得過鄭文燦。
  因此,賴清德要實現個人的強烈企圖心,既然有「獨派」及黨內一批資歷較老的基本教義派的支持,就必須趁早,哪怕是挑戰現任的蔡英文。而蔡英文正是看到了這個威脅危機,因而趁著賴清德的台南市長任期即將屆滿,又不能再選爭取連任,擔心他在外頭沒有約束而到處走透透為自己造勢,對自己的爭取連任造成衝擊,因而就讓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這固然有著提振民調的需要,但也不無要把賴清德「鎖死」在自己的身邊,「就近看管」,不讓他在二零二零年跳出來參選,以威脅自己的連任之意。
  對柯文哲也是如此。本來,柯文哲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過程中,就秀了一下「肌肉」,騎單車從台灣直下台灣尾,已經侵入民進黨的「大票倉——台灣中南部,既展示自己的生理能量,又檢測自己的精神號召力能量——沿途民眾的熱情歡呼,比作為當時正旺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不遑多讓,這讓蔡英文看得膽戰心驚。因此,在民進黨無法推出更強人選,柯文哲無論如何獲得連任的機會都甚高之下,那就索性賣個順水人情,繼續禮讓,讓柯文哲不好意思「恩將仇報」,在二零二零年跳出來挑戰她。因此,禮讓柯文哲,就等於是將柯文哲「鎖死」在台北市政府,阻止他出來參選「總統」。
  即使是對陳水扁,蔡英文也在實施「鎖死」策略。日前她那番「這對陳前總統保外就醫也不是件好事情」的談話,就間接折射率她不願特赦陳水扁的主要原因。這其中固然有著作為法律人的學識,知道在陳水扁的所有官司尚未有完結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實施特赦,而且她本人也並不同情陳水扁的貪腐案,過去只是出於是司法人權的角度而為陳水扁說過幾句話。但根本原因就是,蔡英文擔心特赦陳水扁後,陳水扁馬上整合民進黨的各個派系,在民進黨內另立「中央」,挑戰自己的權位。因此,蔡英文不願特赦陳水扁,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說是要「鎖死」陳水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4 09:47: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