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賴清德叫喊「台獨」是向蔡英文逼宮?

  賴清德在「立法院」備詢時再次宣稱自己是「台獨工作者」,遭到各方批評,大陸方面更是啟動各種輿論工具,猛烈炮轟。就連民進黨內也有人認為,賴清德的做法僭越蔡英文的職權,而且在「立法院」這個前綴有「中華民國」的政權機關宣揚「台獨」理念,有「違憲」之嫌,也不符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及「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施政理念,等於是挑戰蔡英文。不過,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蔡英文並沒有像去年十月那樣,在私下與賴清德溝通,分清兩人的權責的同時,公開發表約束賴清德的談話,也沒有在大陸國台辦和官方傳媒抨擊賴清德之時,出於「共同體」的考量,而聲援賴清德,反駁大陸的批評。蔡英文的這個表現,令人摸不著頭腦,究竟這是蔡英文與賴清德分工合作唱紅白臉,還是蔡英文感到賴清德此舉「來者不善」,而且背景複雜,無論自己開聲說些什麼,都將會跌落陷阱,讓自己難以脫身,因而乾脆就默不作聲,並靜觀其變,以便於作出破解甚至是反制措施?
  實際上,賴清德去年接任「行政院長」後,九月底首次到「立法院」備詢,答稱自己的「我是一個主張台獨工作的政治工作者,我也是一個務實台獨主義者,所謂務實就是說我們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不會另行宣布台灣獨立」,並表示未來台灣前途須交給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共同決定後,「總統府」就立即發出新聞稿,說明蔡政府的兩岸立場並未改變,這等於是給賴清德「打臉」。事後蔡英文在接受媒體專訪時透露,她對賴清德此舉事前不知情,但後來有與賴清德簡短討論過,她無法規定「行政院長」未來一定要講什麼,但是相信賴清德會知道分際和整體政策走向。也就是說,她已經向賴清德挑明,兩岸關係事務是屬於蔡英文的職權,賴清德必須嚴守分際。隨後,賴清德再次到「立法院」備詢,又被「立委」質詢同類問題時,他就有所收斂,表示兩岸政策是「總統」職權,他率領的「行政院」一定是在「總統」蔡英文的領導之下,維持兩岸現狀,鞏固台灣主權。後來,賴清德也果然是遵守了這個諾言,未曾就兩岸關係事務僭越蔡英文的職權,也沒有宣揚其「台獨」理念。
  那麼,賴清德為何在「憋忍」了半年之後,由故態復萌了呢?可能是錯誤評估形勢,以為當前的島內外態勢發展極為有利於他的政治前景,因而就籍著到「立法院」備詢的機會,在發洩自己這半年來被迫「憋忍」的政治觀點的同時,再次向蔡英文發出「挑戰書」。而所謂對賴清德有利的政治態勢,分為幾個方面,在島外,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發神經」,簽署了《台灣旅行法》,並向中國發動貿易戰,而美國的一些政客也到台灣訪問,這使得賴清德忘乎所以,以為屬於他的「時代」終於來臨。也正因為如此,在島內因素,他本來就感到蔡英文的民調一直沒有起色,而他自己的民調卻很突出,因而正是自己可以「取而代之」的利多因素,但又不能操之過急,以免欲速不達,弄巧反拙;而蔡英文在《台灣旅行法》頒布後並沒有隨風起舞,他既感到不滿,也認為反而是自己爭取「獨派」和民進黨基本教義派支持的好機會,因而就忍耐不住,籍著到「立法院」備詢之機,再次拋出自己的「台獨」理念。——只有使用這個方式,才顯得順理成章,不是自己主動去侵蝕蔡英文的專有職權,而是在不能不回答「立委」的質詢之下,而自然流露,蔡英文要責怪的合理性和正當性也就被削弱了許多。
  但奇怪的是,雖然大陸國台辦和官媒猛烈批評賴清德,但直到昨日,蔡英文都沒有對此進行表態,「總統府」也沒有發布任何信息。對此,與賴清德同屬「新潮流系」的「立委」邱志偉在接受中評社訪問時指出,蔡英文並未聲援賴清德的說法,是因為「蔡英文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也不能再說什麼了」,解鈴還須繫鈴人,蔡英文對兩岸說法維持現狀等,都已經是遞出善意橄欖枝。而北京對賴清德此言會有批評,也是預料得到。
  其實,蔡英文現在是處於一種左右為難的宭態,只要她一為賴清德的言論開腔,無論是批評還是奧援,都將兩頭不討好,使自己墮入陷阱,因而乾脆不出聲,避免「多講多錯」,但求「不講不錯」。實際上,蔡英文現在的處境頗為微妙,不但是「獨派」嚴重不滿,就在賴清德再次宣揚自己是「台獨工作者」的同一天,「獨派」元老辜寬敏就說,蔡英文做一屆就好,二零二零年應讓賴清德上。而另一方面,民進黨基層對蔡英文堅持在台北市長選舉議題上,計劃繼續與民進黨「道不同」的柯文哲合作,強烈不滿,但蔡英文基於不能讓國民黨光復台北市的考量,而堅持拒絕派出民進黨籍的台北市長參選人。在此關節點關頭,蔡英文倘是就賴清德的聒噪開腔,無論說什麼都會被不滿者,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來予以解讀,並進行批判。
  倘進一步深究,可能是蔡英文已經感受到,賴清德此次重彈「台獨工作者」老調,可能是背景並不簡單,與辜寬敏的「只做一屆好」輿論,是一文一武、相互配合地向她發動「逼宮攻勢」,而且還來勢洶洶。對此,蔡英文必須保持沉默,並進行觀察,做好應對措施。
  實際上,賴清德的「二零二零之夢」,早已是「司馬懿之心,路人皆知」。因為鑑於其年齡,如果二零二零年上不了,到了二零二四年,雖然屆時蔡英文不能再爭取連任,賴清德要參選「總統」是掃除了一個重大障礙,但此時具有年齡優勢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台中市長林佳龍,其第二個市長任期也已屆滿,正在尋求新出路,而從卸任市長到民進黨內「總統」初選期間,有一年多的時間,正好是兩人進行籌備工作的好時機。已經失去年齡優勢的賴清德,未必能拼得過此兩人。因此,賴清德要「更上層樓」,最佳的時間點是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但此時蔡英文卻要爭取連任,賴清德倘是「強奪」,有違黨內政治倫理。賴清德就只能是籍著「獨派」對蔡英文的不滿,以自己的「台獨」言論來爭取「獨派」的支持,為自己取代蔡英文創造有利條件。因此,「台獨」固然是他的政治主張,但在搶班奪權操作中,也是一件利器。
  蔡英文表面上老神在在,其實內心並不好過。外有施政壓力,內有「逼宮」威脅,首先就表現在賴清德要與她爭奪兩岸事務的話語權,挑戰她的權威。而在年底的「九合一」選舉期間,賴清德以其「行政院長」職務的便利,操控島內行政資源的分配,民進党的縣市長候選人必定以他為「龍頭」,而聚攏在他的身邊。這就將能為賴清德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中,獲得民進黨基層的支持,蔡英文就將會被架空以至是被取代,在民進党未來的政治分贓中被邊緣化以至是徹底出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5 04:06:3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