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總統府秘書長」這個「戰場」或將有新涵義

  自傳出高雄市長陳菊將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消息後,陳菊本人的態度並非一開始就欣然接受。當時媒體詢問她是否將北上接任「總統府秘書長」時,以一句「不用著急為我找工作」來回應,表面上是回答媒體的詢問,實際上卻是向蔡英文的安排說「不」。但在後來,尤其是劉世芳宣布退出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後,她的態度發生微妙的轉變,對媒體同樣的詢問回以「未來不排除討論」。這句話的「潛台詞」是「可以商量」。近日蔡英文邀請她到「總統府」密談了一個多小時後,就聲稱「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也就是說,經過蔡英文與陳菊的這番「討價還價」式的「討論」之後,雙方達成了這宗「買賣」,各得其所。在蔡英文方面,是終於「購買」到陳菊對協助其鼎鼐協調民進黨「九合一」選舉的服務,而陳菊的「價碼」——陳其邁當選高雄市長後,從市政府的人事安排到市政路線,要必須在大體上繼承陳菊的「遺產」。既然交易已經達成,陳菊就「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必須按照蔡英文的預訂時程安排,走馬上任。而據台灣媒體報導,蔡英文將於四月十五日發布這項人事令,隨後即可放心地出訪斯威士蘭,因為有自己的「姊妹淘」陳菊在「總統府」「留守」,台灣寶島即使是因為民進黨內外各種派系勢力的爭紛而成為「戰場」,還有「鎮得住」場面的陳菊為她縱橫捭闔。當然,蔡英文要陳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不會短視到只是「留守」自己出訪時的「總統府」以至整個寶島,而是要陳菊在未來的「九合一」選舉中,充分發揮其應有的作用,在「九合一」選舉這個「戰場」的戰爭態勢掌握好,即使是未能獲得大勝,也不要輸掉這場「戰爭」,而為蔡英文明年的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創造可以抗禦賴清德或有點挑戰的實力。
  陳菊把「總統府秘書長」這個職位視為「戰場」,當然是「有所本」的。
  雖然從《中華民國總統府組織法》第九條的規定看,「總統府秘書長」的職責只是「承總統之命,綜理總統府事務,並指揮、監督所屬職員」,因而很容易被外界認為是「總統府」的管家和「總統」的高級幕僚;但在實際上,「總統府」的首長並非是「總統」,而是「總統府秘書長」。既然「總統府」是「總統」的幕僚機關而不是官邸,「總統府秘書長」是「總統府」的首長,當然就可以充分代表「總統」發言,其發言內容當然成為「總統府的」正式立場;依《總統府組織法》規定,「總統府秘書長」對「總統府下屬機關的正式函釋,當然具有正式公文的法律效力。就此,「總統府秘書長」不但可以代表執政黨的主席,對執政黨的事務發號施令,而且也可以代表名義上的「全民總統」,協調與「行政院」、「立法院」及其各政黨黨團,「司法院」、「考試院」、「監察院」,以及地方各縣市的關係。因此,無論是陳水扁的邱義仁,還是馬英九的金溥聰,都是在面臨關鍵性的選戰時,專門禮請進「總統府」出任「秘書長」,協助「總統」指揮選戰,及鼎鼐調和各方的關係。而蔡英文在出任「總統」後遇到的第一場選戰「九合一」選舉,也需要有這樣的「秘書長」為她縱橫捭闔。而選戰經驗豐富,而且與民進黨內各派系,及台灣地區各政黨的關係尚佳的陳菊,就是蔡英文的「邱義仁」或「金溥聰」。
  實際上,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對蔡英文能否積累豐厚的政治資本,擊退或有的賴清德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前的黨內初選的挑戰,關係重大,因而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戰場」。但奈何蔡英文自己卻不爭氣,連續多月的民調,包括由親綠民調機構公佈的民調數據,都顯示蔡英文的民調低迷,因而導致民進黨的選情頗不樂觀。儘管國民黨更不爭氣,但還有「第三勢力」在虎視眈眈,而李登輝和陳水扁也在暗中運作。在此狀况下,作爲選舉操盤手的「總統府秘書長」就顯得極為重要。因此,作為蔡英文「姊妹淘」的陳菊,「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必須走上這個「戰場」,為蔡英文披掛上陣。
  其實,「戰場」又何止在民進黨外?民進黨內本身也是一個「戰場」。隨著蔡政府執政失利,蔡英文民調毫無起色,她在黨內的威望不復此前,尤其是「獨派」和資歷較深的基本教義派,都對資歷較淺,未曾經歷過民進黨抗爭,只是文官出身,缺乏民進黨草莽精神的蔡英文,之所以能當選「總統」,其實是白撿了個便宜,奪食了民進黨多年抗爭的「成果」——許多民進黨人都認為,在二零一六年的特殊環境中,民進黨隨便推出一名「總統」候選人,都可以贏。因此,當初的「民進黨內只有『英派』一個派系」的榮景,已經煙消雲散。在此不服氣情緒下,黨內各派系在「九合一」選舉的初選中,也就不將蔡英文的紀律訓令放在眼內,有幾個縣市爭鬥得見骨見血,即使是民調結果公佈後,也仍在暗鬥,民進黨內的政治生態正在發生新的變化。而陳水扁近期也不停地以「勇哥」的名義放話爆料,為民進黨和蔡英文添堵。這就需要具有「箍桶」的能力,因而被黨內稱為「媽祖婆」的陳菊,協調黨內各派系的關係,至少也要對嘉義縣和台南市等仍在內鬥的各派系,予以停損止血,恢復民進黨過去即使是在初選中鬥得刀刀見血,但初選決出參選人後,就團結一致對外的傳統。
  黨內還有一個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潛在戰場」,那就是賴清德可能會在「總統」黨內初選中,在「獨派」和基本教義派的支持下,向蔡英文發起爭奪「總統」大選的出線權。蔡英文需要陳菊的民進黨創黨成員的資歷,及「新潮流系大姐大」的資格,鎮住民進黨的中生代,及作為「新潮流系」骨幹的賴清德。
  其實,賴清德最近惹起的各種麻煩事,包括重啓核電、新建燃煤電廠等一系列問題,以及「台獨工作者」等不當發言,也已經讓賴清德的「賴神光環」褪色,並遭遇了越來越多的指責。這極有可能會忤逆蔡英文當初將賴清德提升為「行政院長」的其中一個初衷——借助他的「光環」拉抬自己的民調,反而可能會起到相反的作用,並因此而給在野黨提供「相罵本」,形成一個新的「戰場」。因此,蔡英文也需要陳菊進府,以「新潮流系大姐大」的身份,就近看管屬於「新潮流系」的賴清德,防堵這個「戰場」的形成。
  既然陳菊對蔡英文如此重要,因而蔡英文就不得不答應陳菊「向天開價」提出的進府「交易條件」——陳其邁當選高雄市長後,必須繼續任用陳菊的親信,及沿襲陳菊的市政路線。幸而,陳其邁雖然曾經長期是陳水扁「正義連線」及「一邊一國連線」的成員,但近年來更是「英系」成員,會乖乖地聽蔡英文的話。因此,蔡英文就與陳菊達成了「交易」。當然,蔡英文在成功獲得連任,甚至是提早到贏得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之後,蔡英文的各項威脅消除,也就不再需要陳菊的「桶箍」作用,而年邁及多病的陳菊,也就是到了退出「戰場」,頤養天年的時候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6 03:57: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