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侯友宜將成國民黨地方基層新共主

  國民黨組組發會主委李哲華昨日上午公佈新北市長初選結果,黨內民調初選結果第一名為侯友宜,第二名為周錫瑋,第三名為金介壽。新北市黨部將於下周一、二提報中央審核委員會,十一日再由中常會通過完成新北市長提名作業。
  待完成所有程序後,將確定新北市前副市長侯友宜代表國民黨角逐新北市長。
  李哲華在公佈新北市長初選民調結果時,並沒有同時公佈三位參選人大具體民調數據。當李哲華被媒體詢及此問題時,他表示三位參選人為了團結和諧及達到勝選的目的,都同意不公佈民調數字,只公佈名次。而當有記者提問,有候選人認為是否民調結果有提前外洩?李哲華則指出,這應該是揣測而已,民調進行時各參選人的觀察員皆在現場,若有問題當場都能釐清,三位參選人都認可民調的結果。
  而據媒體獲知的信息,此次委由聯合報、典通和世新民調公司進行的民調,無論是黨內互比式(占百分之十五),還是與假想敵民進黨前台北縣長蘇貞昌為標的物的對比式民調(占百分之八十五),侯友宜都大勝排在第二的周錫瑋,分別是十五個百分點到二十個百分點,並整體支持度均過半(百分之五十五左右);與蘇貞昌相比,也有二十個百分點左右的領先。而周錫瑋則在百分之三十以下,金介壽只有百分之十左右。
  此次民調的結果,既在意料之中,也讓人們感到意外。意料之中的是,侯友宜將能勝出初選,但卻意想不到他竟然「贏曬一條街」,與第二名的周錫瑋差距太遠了,因為事前人們大多認為是「五比四」,金介壽更是遠遠地被甩在後頭。試想,連曾任台北縣長、政績和聲望都還算不錯的周錫瑋,都被侯友宜拉開二十個百分點的距離了,只不過是曾任過台北縣或新北市議員的金介壽,又如何能出線?
  其實,在初選的過程中以至民調結果揭盅前,人們都認為,「就是他(侯友宜)了」。盡管周錫瑋和金介壽都做了許多小動作,包括周錫瑋老是抨擊國民黨新北市黨部偏袒侯友宜,而金介壽則抨擊侯友宜並不是純藍,還花大錢在報章上刊登廣告質疑他是「藍皮綠骨」,但都沒有動搖新北市民對侯友宜的支持。
  曾經在初選期間意見多多的周錫瑋,昨日在審察過三家民調單位的數據後,不待正式公佈結果就離場了。當媒體追問他的反應時,他倒是很大方,表態國民黨一定要團結和氣,所有人都要放下一切誤會,贏得民心。他希望國民黨的參選人應該要有政治人物的誠信及包容的心,打贏年底的選戰。並且願意支持黨內提名的所有候選人。
  「團結」,這是國民黨被追殺清剿黨產後,剩下的唯一「資產」。只要能團結,再加上拼勁,及選戰技巧得宜,侯友宜應能保住國民黨這唯一的直轄市地盤。如果盧秀燕能抓住林佳龍的某些缺損如大氣污染等猛攻,實施「屠龍」行動,國民黨還可能會多取一席直轄市。
  金介壽是個躁動兒,從保釣到私渡廈門都是一個「刺頭」。今次新北市長初選,他除了猛打侯友宜的「藍皮綠骨」之外,還譏諷侯友宜是「三億警長」、「一零一包租公」,這已經不是政治公評,而且帶有誣陷性質了。但侯友宜還是保持冷靜,回應說如果真的有問題,早就被查了,並反問「你看我侯友宜像是一個貪汙的人嗎?」而在昨日公佈民調結果後,金介壽又質疑民調電話訪問員在聽到周錫瑋的答复後,在勾選了侯友宜。其實這只不過是「攞來講」而已,不要說這是誣陷電訪員,即使是退一步真的有此等情事發生,受益的也不是他,因而可能是「阿Q精神勝利法」的吵吵嚷嚷而已。也即使是他真的脫黨參選,也得不到便宜,正在追求團結的新北市藍營將會棄摒棄他。反正,他也不是純正國民黨人,曾長期打著新黨的旗號,也曾投過親民黨的旗下。當然,希望新黨主席郁慕明能以大局為主,運用自己對金介壽的影響力,勸說他「別鬧了」。
  侯友宜沒有出席昨日的公佈民調結果活動。這也是侯友宜聰明的地方,他自辭職角逐初選提名後就轉趨低調,無論是市黨部或中央黨部協商民調或電視辯論會、電視政見會,甚至昨日的民調結果公布記者會,都由其辦公室主任、前市府勞工局長謝政達出面代表,並對競爭對手金介壽無論是報紙廣告或公開政見會的犀利質疑,都採冷處理策略,盡量避開爭議,尤其是不要與周錫瑋、金介壽當面發生爭吵,以免讓國民黨支持者失望,並被民進黨見縫插針施以挑潑離間之計。實際上,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就經常拿侯友宜的「政治顏色」做文章,就是為了「借助鍾馗打鬼」,讓泛藍支持者在初選中「幹掉」侯友宜,以清除民進黨拿下新北市的最大障礙。
  侯友宜雖然未有參加過選舉,因而受到質疑,但他從桃園縣到新北市,跟隨了朱立倫之後,就已從一個單純業務主義的高級警官,到懂政治、講政治。他雖然在「白曉燕案」中,在電視直播下勇救南非外交官人質,獲得藍綠極佳印象,但對「三一九槍擊案」下的結論,卻讓國民黨人極為不滿,因而他知道自己必定會成為周錫瑋、金介壽的「砧上肉」。因此,他只有低調並避開爭議議題,才能避開被動局面。而他的高風格,也感動了國民黨的支持者,而且他已經成為能夠保住新北市的唯一戰將,在選戰正式開打後,相信不會找他的茬。
  但民進黨必會抓住他過去的一些出警行動,針對他的「人格」。如果說,他在「三一九槍擊案」中的表現,是將會成為「迴力標」,等於承認陳水扁的槍傷是假的,因而可能不敢碰觸此話題的話,那麼,率警隊拘捕「台獨烈士」鄭南榕,可能就將會成為民進黨手中的「犀利武器」,因而侯友宜必須及早研擬應對之策。
  還有一件事,可能對侯友宜不利,那就是他在「千島湖事件」後,跟隨海基會代表團到案發現場勘察案情,與大陸公安部反恐專家何挺的針鋒相對。這使他在兩岸關係領域負有「原罪」,不像朱立倫那樣游刃有餘。但如何看待此事,相信大陸方面將會有實事求是的結論。當時就是因為當地當局處置不當,才引起台灣民眾的誤會,而李登輝也才有「解放軍作的案」、「土匪政權」的「相罵本」。在這樣惡劣的氛圍下,侯友宜也是「各為其主」。如果不是上海《文匯報》駐浙江記者萬潤龍撰寫的「內參」,讓中央最高領導人批示剎住「封鎖消息」的不良做法,可能遺後情況更糟。反而現在回頭看,當時與他針鋒相對的何挺,現在卻是「薄孫遺毒」而被留置,盡管兩者扯不上邊,但卻是「誰笑到最後,誰笑得最好」。
  也正因為如此,侯友宜具有台灣地區警界中「藍綠通吃」的利多因素,新北市的警察無論藍綠都將會支持他,這也正是侯友宜的政治資本之一。說不準,在目前的國民黨中央無所作為,令國民黨基層無所適從之下,他反而會成為國民黨基層的「共主」。實際上,新北市的國民黨市議員候選人,早就將他視為可以帶好他們這些「小雞」的「母雞」,對能拿下過半議席頗有信心,而不是周錫瑋、金介壽。而他昨日出線後,「純藍」的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當即致電祝賀並表態並肩作戰,他本人也獲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邀請前往站台助選,他的政治能量已經溢出新北市,或將會成為國民黨地方基層的「共主」。
  或許,侯友宜將能為正在苦悶中的國民黨人,開闢出一條新路--在堅持政治正確但卻缺乏群眾基礎,及趨向「獨台」的吳敦義之間,走出「第三條路」。
  但這也只能是兩岸的地方交流適用,對「九二共識」可以「手中無劍,心中有劍」。而兩岸的中央黨際交流,就必須連手中都要有「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不過,侯友宜在當選新北市長後,加上倘能成功連任,八年後已是六十九歲了,缺乏「更上層樓」的年齡優勢。除非是屆時國民黨沒有其他能人,而他的「手中無劍,心中有劍」模式又是國民黨人所認可,推舉他參選國民黨主席並讓他當選;而大陸方面也鑑於他是反對「台獨」的而不會採取排拒態度。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7 04:32: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