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新北市長人選或將引發民進黨家變

  中國國民黨經初選民調決定由侯友宜出選新北市長後,一直「靜觀其變」的民進黨,終於也最後作出決定,徵召曾任台北縣長的蘇貞昌回鍋參選新北市長。這個決定,可能會引發民進黨黨內家變,甚至斷送蔡英文、賴清德的政治前景。
  實際上,「扁系立委」高志鵬昨日就嗆聲說,現在媒體說的好像已經訂了人選,就是要蘇貞昌出來選新市長一樣,但就他所知,去年黨內「特別提名條例」規定,針對直轄市長人選,若已徵召方式決定人選,必須經過選對會討論,並送中執會決議,但目前選對會對於新北市長人選都未有討論,所以黨要徵召,至少要符合程序。高志鵬也提到,民進黨的「責任政治」慣例,若新北市長以徵召方式決定人選,但之後卻選輸了,包括黨主席甚至包括「行政院長」都得辭職,他希望黨中央可以重視新北市長的人選,讓黨內同志有討論空間。
  而呂秀蓮昨日則警示,民進黨在二零二零年會起變化,黨內派系將重新組合,蔡英文要小心因應;尤其「喜樂島聯盟」前日在高雄成立,對蔡英文來說,將是非常嚴厲的挑戰。這是因為,高雄市長陳菊、前「行政院長」蘇貞昌都是「新潮流系」,游錫堃屬「正國會」,兩個前後任「院長」,代表著兩個派系。新北市因為有「正國會」及「新潮流系」兩個派系,若是提名這個不提名那個,後遺症還是會有,沒那麼簡單。因而民進黨將會在二零二零年發生變化,派系將重新組合,「蔡英文要小心因應,新北市為何無法整合,是因為兩個派系後面還有一些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陳水扁的嫡系子弟兵的高志鵬,是在昨日游錫堃偕同幾位黨籍「立委」登山,游錫堃在被每天問及民進黨新北市長人選,游錫堃則表示前日蔡英文召見他,並親口對他講「歹勢」(台語:對不起),並向他透露新北市長人選已另有規劃,而游錫堃則對此強調,會保持「不忮不求」的態度,也會尊重黨中央的決定之時嗆聲的,等於是公開指責黨主席蔡英文違反黨內規章,倘在此情況下,獲黨主席「違紀徵召」的蘇貞昌仍然敗選,作為黨主席的蔡英文就該按照民進黨的「責任政治」老傳統,辭職下台。當然,蔡英文的「總統」職務,則不受此影響,因為那是民進黨的黨內家事,與「總統」職務無關,而且還有任期保障,非經彈劾而無需辭職。
  如果說,高志鵬的嗆聲,是出於對黨內派系平衡被破壞,及黨內規章被踐踏,擔心這將會引發黨內家變而出以公心(當然可能也摻雜了對蔡英文拒絕特赦陳水扁的不滿情緒)的話,那麼,呂秀蓮之所以嗆聲蔡英文,恐怕原因更為複雜,除了是不忿自己的「台灣第一位女總統」之夢被蔡英文奪走之外,也因為不滿蔡英文無視她與姚文智已經公開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但蔡英文卻「寧贈外人,不予家奴」,寧願「禮讓」在兩岸政見上與民進黨悖離的無黨籍柯文哲,也拒絕給予民進黨人機會。另外,可能也與蘇貞昌是「美麗島軍法大審」的義務律師,而她則是受審被告,因而對蘇貞昌懷有感恩之情有關。儘管在「美麗島軍法大審」中,蘇貞昌與謝長廷是另一位被告姚嘉文的辯護律師,而呂秀蓮的辯護律師則是她的哥哥呂傳勝(詭異的是,後來演變為反「獨」人士)及鄭冠禮,但在當時的「白色恐怖」蕭殺氣氛下,能站出來為「美麗島事件」的各被告作義務律師,算是義薄雲天,因而她對每一位辯護律師對持感恩心態。當然,也有暗諷蔡英文是並未經過民進黨前輩艱苦奮鬥,就享受民進黨前輩鬥爭成果,輕易摘取「總統」職位之意。
  更值得注意的是,昨日就連蔡英文的嫡系子弟兵「立委」羅致政,也公然與蔡英文唱反調,聲稱他還是支持游錫堃參選新北市長。不過,他還是留下不與蔡英文「鬧翻」的迴旋空間,表示「但黨中央無論最後做什麼決定,都全力支持。」
  作為已經佈局多年籌謀參選新北市長的羅致政,為何會突然聲稱支持不同派系的游錫堃?這可能是不滿蔡英文親口向他「勸退」。實際上,在前日的「勸退」密會中,被蔡英文召到官邸「曉以大義」的,除游錫堃、吳秉叡之外,還有一直被視為蔡英文「大紅人」的羅致政。因而羅致政的失落感也就可想而知。
  但是,既然蔡英文的佈局,是徵召蘇貞昌參選新北市長,卻又沒有親自召見他宣布這個決定,而是交由即將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高雄市長陳菊,承擔此大任。由於蘇貞昌曾任過「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也曾代表民進黨參選過「副總統」,其政治位階高於作為直轄市長及「總統府秘書長」的陳菊,因而在黨內倫理來說,是「貶低」蘇貞昌,從而形成另類的「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對作為民進黨創黨十人小組成員之一的蘇貞昌來說,簡直就是「胯下之辱」,蘇貞昌可能不會吃此「嗟來之食」。
  因此,高志鵬、呂秀蓮的「將會引發民進黨黨內家變」之言,並非是故作驚人之語,而是「有所本」。而且,除了是兩人所指的各種原因之外,可能還將會有如下的各種因素在發揮作用:
  其一、是將會被「蘇系」懷疑為斷送蘇貞昌及其子弟兵政治前景的「陽謀」。與蔡英文矛盾。由於蘇貞昌是「美麗島軍法大審」的辯護律師,也是民進黨創黨「十人小組」的成員之一,至今民進黨總部還張掛當年創黨時成員的大合照,去年九月民進黨「全代會」的會場也亮出了這張大照片,而這些政治事件發生時,蔡英文還是一名不問政治的學生,因而黨內老人都有蔡英文「輕易摘取鬥爭成果」之議。而且蘇貞昌在二零零六年出任「行政院長」時,蔡英文是「副院長」,上下的關係。雖然後來蘇貞昌也有對不起蔡英文之舉,那就是搶先宣布參選台北市長,打亂了蔡英文的選戰部署,但在隨後的民進黨主席和「總統」黨內初選中,蔡英文陣營對蘇貞昌的「抹黑戰」,就讓蘇貞昌很不爽。因此,蘇貞昌與蔡英文不和,已是民進黨內外「街知巷聞」的情事。
  問題就在這裡了。蔡英文明知新北市藍大於綠。上次朱立倫差點選輸,是因為大氣候所致,而今次則正好相反,民進黨的民意支持度極為不妙。而且,侯友宜的優勢是藍綠通吃,中間選民和淺綠選民尤其是警界中的民進黨支持者都服氣,因而就連蘇貞昌出選也未必占得到便宜,實際上國民黨的黨內初選民調,侯友宜就比蘇貞昌高出二十個百分點。但蔡英文卻堅持要為了扶植子弟兵吳秉叡而不願參選的蘇貞昌出選,反而「勸退」求戰心切的游錫堃,如果蘇貞昌贏了,當然是無問題,但這個可能性不高,除非是發生類似「三‧一九槍擊案」的突發意外。而倘是蘇貞昌輸了,代誌就大條了,等於是毀了蘇貞昌的一世英名。蘇貞昌當年就是知道新北市的勝算不高,才搶先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現在蔡英文卻要蘇貞昌參選新北市長,是否要報當年蘇貞昌此舉的「一箭之仇」?
  而且,「蘇系」會以為,這是一個要斬斷「蘇系龍脈」的圖謀,不讓「蘇系」的青壯一代上位。實際上,蘇貞昌之所以一直不願參選新北市長,就是他已經全力支持其「一號子弟兵」吳秉叡。蘇貞昌如果參選,等於摧毀自己的誠信,「師傅奪徒弟所好」。正因為如此,蔡英文不敢親自出面勸說蘇貞昌,而是以「勸退」吳秉叡的手法來迫使蘇貞昌「就位」。
  其二、將引發民進黨內中生代強烈不滿。民進黨的一個重要優良傳統,就是願意培養新一代,舊人甘願做「人梯」。因而從來不懮「青黃不接」,這正是比正在面臨「斷層」之憂的國民黨優勝之處。但一場新北市長選舉,中青代羅致政、吳秉叡都準備了好久,就是不給機會。反而找來按照民進黨傳統早應「讓賢」的老翁,而且本人也確實是有充分誠意扶掖新人的蘇貞昌,極不明智。與台北市不願推出自己人參選形成強烈反差,戰略戰術均混亂。 
  其三、對參選新北市長很有興趣的游錫堃,是「正國會」的龍頭,他四年前僅以二萬多票輸給朱立倫,認為還有機會。但蔡英文卻一直不把游錫堃放在眼內,反而是強要本來無意參選的蘇貞昌上馬。但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有過半是支持游錫堃以「母雞帶小雞」方式帶動他們的選情。因而蔡英文的決定,等於是把蘇貞昌送往火堆上燒烤,將會造成本來已有嫌罅的「正國會」與「蘇系」及「新潮流系」之間的仇懟更深。因而高志鵬有關倘蘇貞昌選輸,黨主席及「行政院長」須下台;呂秀蓮所說的「民進黨恐生家變」,並非是杞人憂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9 03:59: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