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蔡英文「王牌」出盡卻忽略派系平衡

  蔡英文的人事及選戰佈局,可說是「王牌」出盡,盡地一舖,不留後路,相當冒險。而主要的焦點集中在新北市長選舉,她力主徵召已經聲稱不會第三次參選新北市長(台北縣長)的蘇貞昌,出戰新北市長,贏了固然是能夠鞏固自己的民進黨的共主地位,及保住自己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權利,從而實現成功連任之夢;輸了可能就如民進黨籍「立委」高志鵬所說,必須按照民進黨的老傳統,辭去黨主席職務。實際上,過去就連黨內各派系都曾經拜服的陳水扁也得如此,遑論尚未能獲得黨內各派系充分服膺的蔡英文,逃得過這個習慣規律,更何況已經有「獨派」嗆聲她只能任一屆「總統」,並與「扁系」一道虎視眈眈地緊盯著她犯錯誤,以便將她從黨主席的職務上攆下來。雖然「總統」職務受到「憲法」的任期保障,但倘失去黨主席職務後,掌握不到黨機器,就會被有心人拿來揮舞,制定不利於她參與黨內「總統」初選的內部規則,就將會被奪去代表民進黨繼續參與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資格,爭取連任的美夢難圓。
  對此有可能的後果,蔡英文不敢有所怠慢,因而加緊人事和選戰佈局。在重大人事佈局方面,昨日蔡英文終於親自證實,是將由陳菊接任「總統府秘書長」,並將於明日正式宣佈。這樣,蔡英文就可放心地出訪斯威士蘭。由此,也可窺見蔡英文急於讓陳菊盡快到位。實際上,按照原定的安排,是在她出訪斯威士蘭返台後,才宣布這項人事決定的。但由於國民黨已經公佈將由侯友宜出戰新北市長選舉,而且不管是國民黨的初選民調,還是民進黨自己的內部民調,都顯示侯友宜的民意支持度較高,而且還具有藍綠通吃的特質,吳秉叡、羅致政等民進黨中青代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只有蘇貞昌可以一拼。但如果,民進黨在國民黨宣布參選市長人選後,未能一鼓作氣宣布自己的人選,就將會錯失造勢的良機,拉不起氣勢。因此,民進黨必須提前決定並宣布徵召蘇貞昌出戰。而由於蔡英文自己過去與蘇貞昌曾經有過這樣那樣的過節,不方便直接與之洽談,因而由享有「桶箍」美譽,而且還是與「蘇系」關係友好的「新潮流系」的「大姐大」陳菊出面勸進,得其答允後再其中親自「登壇拜將」,才是打鐵趁熱的做法。否則,拖到自己出訪返台後才推動,可能已經是「明日黃花」了。就此,蔡英文及其幕僚們,一方面大造陳菊將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及民進黨將徵召蘇貞昌出戰新北市長的輿論,以造成「既成事實」之態;另一方面則加快辦妥陳菊北上就位的人事程序,並安排陳菊在北上後的第一項活動,就是勸進蘇貞昌。
  陳菊確實曾經是「桶箍」。她雖然是「新潮流系大姐大」,但由於資格老,個人麻吉,盡管在高雄市政上頗為霸氣,但在黨內事務倒是頗為圓融,因而能協調鼎鼐黨內各派系的關係。就此而言,蔡英文讓陳菊接任「總統府秘書長」,應當是能夠充分發揮協調黨內各派系,及「總統」與「行政院」、「立法院」朝野黨團、各政黨的關係的作用。不過,在「總統府」內協調指揮民進黨的黨務,卻又將犯下將黨事當作是「國事」,將「總統府」當作是民進黨總部的大忌。不過,現在國民黨不爭氣,喪失戰鬥力,也就「冇有怕」了。
  但是,陳菊在黨內的「桶箍」功能已經部分地破功,一本《花媽有話說》的出版,不但沒有起到拉抬劉世芳的選情的作用,相反還直接導致劉世芳宣布退選,弄巧反拙,而且更是得罪了黨內其他各派系,尤其是在黨內地位與陳菊等量齊觀,還多了個「台獨烈士遺孀」「桂冠」的葉菊蘭。實際上,作為「台獨烈士」鄭南榕的遺孀的葉菊蘭,在黨內的地位並不輸於曾為「美麗島事件」坐牢的陳菊。而且葉菊蘭也曾任過「總統府秘書長」,還比陳菊早了十多年。二零零八年謝長廷參選「總統」,本來是計劃邀請葉菊蘭做其副手的,只不過是陳水扁出於派系平衡,要安撫「蘇系」及與其關係密切的「新潮流系」,才強迫組成「謝蘇配」。由此可見,葉菊蘭不但是「謝系」干將,而且也是相對於「新潮流系大姐大」的陳菊,是「謝系」、「正國會」、「一邊一國連線」的「大姐大」。近年雖然已經淡出政壇,但其政治餘威仍在。《花媽有話說》等於是讓陳菊的「桶箍」功能,廢掉一半「武功」。這可能也是她對是否接任「總統府秘書長」躊躇不決的重要原因之一。
  陳菊北上後尚未宣誓就職,就立即進行第一項工作,勸進蘇貞昌參選新北市長。在一定的實務效果上說,這也是「桶箍斷裂」的工作,因為正如高志鵬所說,新北市有兩大派,其一是以蘇貞昌為代表的「蘇系」及「新潮流系」,其二是以游錫堃為代表的「正國會」、「謝系」及「一邊一國連線」等非「蘇新」系。而且更現實的是,民進黨新北市議員參選人有過半希望能是由游錫堃參選新北市長,以對他們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率領他們參選。就連已經佈局多年準備參選新北市長的蔡英文子弟兵羅致政,在得知自己的民調始終沒有起色後,也是主張由游錫堃參選新北市長。但是,從民進黨的內部民調看,遊錫堃將難以挑戰侯友宜,而蘇貞昌則與侯友宜是「五五波」,因而民進黨中央和蔡英文都主張由蘇貞昌出戰新北市長。
  問題就在這裡了,民進黨本來是一個派系共治的政黨。當年陳水扁那樣強勢,也是讓黨內各派系的龍頭輪流出任「行政院長」,並在「總統府」和「行政院」的次一級職位安排中,盡量做到各主要派系雨露均沾。但蔡英文卻是極度依賴「新潮流系」。在「三大巨頭」中,除自己之外,「行政院長」賴清德和「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都是「新潮流系」,破壞了派系平衡。而且掌控處理民進黨縣市長參選人大權的「選對會」的召集人林錫耀,不但是「新潮流系」,而且還是蘇貞昌在出任台北縣長時的副縣長。但昨日代表蔡英文前往勸進蘇貞昌的陳菊和林錫耀,都是「新潮流系」,而且後者還有「不作迴避」之嫌。這讓其他派系看在眼裡,心中會是什麼樣的滋味?
  而且尤為出格的是,蔡英文似是忽視了「正國會」正在成長壯大,並與「謝系」結盟的情況,幾乎可以與「新潮流系」相抗衡的現實。正是順得哥情失嫂意。
  實際上,蔡英文既然重用蘇貞昌,就不能冷落游錫堃。但將游錫堃往哪裡擺?也不好安排。不過,說不準將會授予更高的責任,以示對他的重視,那就是讓他參選台北市長。而以蔡英文昨日的對與柯文哲的合作有所動搖的口吻,及將在五六月決定參選台北市長人選的預言來看,不排除她將會祭出此「奇招」。與蘇貞昌在新北市「非贏不可」不同,遊錫堃在台北市即使是輸了也是「非戰之罪」,雖敗犹榮,無損「水牛伯」的威名。但必須精算好,不能讓國民黨參選人當選。
  其實,蔡央文是很幸運的。回頭看,在一零一六年那樣的選情氛圍中,民進黨隨便推出一個人參選「總統」,都可以當選,只不過是贏多贏少而已。這也是蘇貞昌等黨內元老不服氣的原因之一。現在雖然民進黨的氣勢已大不如前,但遺憾國民黨不爭氣,士氣也不振,即使民進黨的民調不濟,要打好這場仗也不太困難。因此,蔡英文的「王牌」出盡,表面上看是為民進黨圓長期執政之夢,實質上是為自己,就是力避辭去黨職厄運,讓別人掌擺黨機器,作出不利自己參加二零一零「總統」初選的遊戲規則,甚至直接就被「飛出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10 03:25: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