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菊:公器私用廢武功,不如回家種蔬菜

  今年十一月的「九合一」選舉,可以說是檢驗已經過去的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結果的良窳的中期測驗,也可以說是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這對蔡英文能否得以連任,以至民進黨能否實現長期執政,甚至是蔡英文能否勝出黨內「總統」初選,都關係重大,十分重要。
  雖然國民黨不爭氣,未能趁著蔡政府的民調低迷,「趁佢病,要佢命」地追殺民進黨並翻轉目前地方政權「綠肥藍瘦」的態勢,但因蔡政府的政績欠佳而導致民進黨的選情也是「西望長安不見家(佳)」;甚至因為蔡政府在政務上的的幾個重大「髮夾彎」式操作,還加上最近蘇貞昌背棄其在保安宮的神明面前發出的「不會第三次參選台北縣長」鄭重諾言,被嘲諷為「歷史上最大的政治詐騙集團」,蔡英文對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選績,充滿了焦慮感,希望能有「神仙打救。
  由此,蔡英文想到了「閨蜜大姊」陳菊。實際上,陳菊是民進黨在歷次選戰中的最佳「武器」,民進黨的每次大型造勢晚會,都是安排陳菊作主持,她以那沙啞感性的嗓音,充滿激情的表情和動作,能將現場氣氛吹谷起來,「嗨」到最高,因而使得民進黨的大型做勢晚會,又成為她的個人表現大會,許多已經本來就確定支持對象,無需出席做勢大會也將不會跑票的支持者,為了能在現場欣賞陳菊的表演,而會到做勢大會的現場捧場。而陳菊又是極為少數可以進入蔡英文閨房,被蔡英文稱為「菊姊」第密友,甚至自己為敗選引咎辭去民進黨主席時,沒有按照黨內規章關於安排年齡最長的中常委出任代理主席的規定,而是直接任命陳菊為代理主席,可見蔡英文對陳菊的高度信任。
  也恰好此時,陳菊的高雄市長任期已經三任,即使是高雄縣市合併後也已經兩任,按法律規定不能再選爭取連任;而且其本屆任期也到了尾聲,辭職後無須進行市長補選,經她推薦後由「行政院長」委任代理市長即可離開高雄市政府大樓。因此,蔡英文就企劃,讓陳菊提前入府,為其進行「九合一」選戰的操盤工作。
  但陳菊最初的反應,卻是不顧「小妹」的不悅,竟然聲稱「不用為我找新工作」,甚至還放聲說,卸任高雄市長後,返回家鄉種菜。其實,陳菊這是在明知蔡英文非要她不可情況下的「討價還價」之作。因為她在拉抬劉世芳的選情無效,而出版《花媽有話說》卻又弄巧反拙,讓劉世芳的民調跌至更低,由劉世芳「接棒」並延續自己在高雄市政府的人事結構及市政理念的設想落空,因而她以抬高價碼的方式,希望能換取蔡英文向陳其邁施壓,當選新一任高雄市長後,必須繼續留任其所鍾愛的政務官,及延續其市政理念。
  經過一番運作後,蔡英文、陳菊、陳其邁之間達成了這宗交易。於是,陳菊就高唱「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欣然接受「總統府秘書長」這份「新工作」了。其實,以陳菊為《美麗島》而坐牢的奮鬥歷史及性格,她是斷不會「選擇戰場」的。
  果然,在蔡英文邀請陳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而還需待蔡英文外訪歸來才正式走馬上任之前,陳菊就就出動,勸進蘇貞昌參選新北市長了,打破了民進黨在新北市長佈局的悶局,也為「新潮流系」丟失了高雄市後,或能在新北市實現「堤外損失堤內補」,奠定了基礎。
  但一向所向披靡的陳菊,這次卻遭到了挑戰。她沒有想到,蔡政府為追殺國民黨而拋出的「轉型正義」的其中黨政分家的議題,就像「迴力標」一樣打在自己的身上。實際上,陳菊要執行蔡英文的輔選以至為選戰操盤的任務,倘是在民進黨總部任職,她怎麼做都沒有問題;但現在她是將要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盡管民進黨是執政黨,但在理論上,「總統」和「總統府」是屬於全民所有,必須在政黨事務中保持中立。如果陳菊以「總統府秘書長」的身份、資源做此工作,就是瀆職。因此,在馬政府時期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及發言人的羅智強就指出,「總統府」是「憲法」明定的行政機關,是以公務預算運作的,不是民進黨的幫派堂口;如果陳菊硬是要把「總統府祕書長」做成競選總指揮,插手選務的話,那麼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比照民進黨當年控告羅智強貪瀆的邏輯,以民進黨之道還施陳菊,也去告發陳菊貪瀆。」
  原來,羅智強在二零一一年還是「總統府」發言人的時候,馬英九調整他的角色,要他協助選舉事務,因而他即開始準備業務交接,並辭去「總統府」發言人的工作,擔任馬英九競選辦公室「台灣加油讚」的副執行長。但民進黨卻向檢方告發他涉嫌貪瀆,民進黨「立法院」也黨團重炮批評他「有兩大罪狀」,一是領「總統府」的薪水,卻在做輔選的事;二是他雖離開「總統府」,但仍指揮「總統府」內的「十人議題小組」從事輔選的工作,是「領納稅人的錢,卻是在幫馬英九輔選」,痛批這是黨政不分、公器私用,要求羅智強把薪水吐出來。為此,羅智強接受檢方將近一年的調查,確認他沒有拿公家的薪水卻去輔選,而總統府」也根本沒有所謂「十人議題小組」輔選之事,全案簽結。
  但今天的陳菊卻大剌剌地準備接「總統府祕書長」來搞輔選,一副光明正大地要把「總統府」變身為民進黨的二零一八年競選指揮所;當年所有民進黨對羅智強的指控,今天都可以原封不動地還給陳菊。
  羅智強調這個警告果然有效。陳菊只得先是說,她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她有她的角色與分際,她會謹守分際;「選舉現階段不是秘書長的重要工作,那是黨的工作」。後是表示,她會依法行政,依法輔選,如果在休假和下班時間與請假時,沒有動用行政資源,當然依法可助選。她也說,雖然不了解羅智強的意思,但謝謝指教。
  倘陳菊不想成為「最大政治詐騙集團」的其中一份子,果真做到不利用「總統府秘書長」的身份和資源,為民進黨的候選人輔選,只是在業餘時間以民進黨員的身份輔選,那麼,她的輔選功效就將會大打折扣。
  另一個問題,就是蔡英文所看中及看重陳菊的「桶箍」作用,能否充分發揮。本來,在過去長期以來,陳菊由於在黨內的資歷甚老,曾經為「黨外」事業坐牢,及其「阿沙力」的作風,雖然她是「新潮流系」的「大姊大」,但卻受到民進黨內各派系的尊重和信賴,各派系之間或各位黨員之間鬧矛盾,只要她出面勸解,大家都給她面子,願意和解。因此,她被暱稱為「媽祖婆」,並被視為民進黨內不多的「桶箍」,可以調和黨內的各種矛盾,避免分裂。而在縣市長的民進黨內初選中,有幾個縣市發生了嚴重的衝突,鬥得見骨見血,即使是初選結果產生也未能平息。因此,蔡英文希望陳菊這個「媽祖婆」能夠充分發揮「桶箍」的作用,將瀕於分裂的縣市,「箍」回來。
  倘是在此前,陳菊可能還真能發揮這個作用。但自去年底出版《花媽有話說》之後,卻發生了重大而又微妙的變化。本來,是希望能透過此書的出版,拉抬一直低迷的劉世芳的民調的,但卻弄巧反拙,因為書中披露了許多黨內矛盾,讓被提到的各派系,尤其是「謝系」頗為反感直跳腳,而且還得罪了在民進黨內的地位與陳菊平起平坐,甚至比陳菊早十多年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卻又比陳菊多了一個「政治資本」的「烈士遺孀」。結果是害了劉世芳,最後只得被迫宣布退選。而陳菊「桶箍」的「武功」,也被自己「廢」了一半。因此,就連同屬「新潮流系」的林濁水,也不看好她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效用。或許,一生奮鬥的陳菊,可能會在此折翼失足,不如回家(民進黨總部)種「蔬(蘇)菜(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14 03:57: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