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為何鄭文燦沒有聲援賴清德「台獨」繆論?

  「行政院長」賴清德再次發出「我是務實台北工作者」謬論的事件,繼續發酵。不少人認為,他的表演是在做給黨內「獨派」看,是要將自己與蔡英文作出區隔。倘今年底「九合一」選舉民進黨的選績不理想,黨內「獨派」、「扁派」、「正國會」等派別就將會向蔡英文施加辭去黨主席職務的壓力,並力拱賴清德接任。因而他現在就必須向黨內外的「獨派」勢力表忠,在「獨派」已經青睞自己的基礎上再增添疊加效應,好讓他們順利地講自己推上黨主席大位,他就可以充分利用自己所掌握的黨機器,訂立對自己有利的「總統」黨內初選的規例,為自己「挪火煮食」,提前四年衝刺「總統」戰略高地。可能賴清德的這個心事已經被蔡英文所洞悉,因而竟然公開為賴清德緩頰,說他的有關「台獨」言論符合自己的「維持現狀」策略,其目的就是不讓賴清德與自己切割開來,讓他的圖謀難以成為事實。
  上述賴清德和蔡英文「蝶對蝶」的揣測是否屬實,還要等待日後的事態演變來證明。不過,有一個現象卻頗為「反常」,那就是與賴清德同屬「新潮流系」的桃園市長鄭文燦,當去年賴清德首次祭出「我是台獨工作者」繆論時,鄭文燦還以第一時間為他緩頰,聲稱這是賴清德的一貫政治主張,他是務實主義者,將會配合蔡英文的施政立場及未來台灣需要,做好閣揆角色。,「他(賴清德)主要說明他是務實處理每一項問題」。但今次鄭文燦卻無動於衷,並沒有出聲支持賴清德。
  或許,這就是民進黨內的另一種「卡位戰」,也是要採用賴清德的手法,反施用於賴清德的身上,以表達自己要與他的「台獨論」作出切割,爭取黨內非「獨派」勢力的支持,將賴清德拉下來,或是賴清德自己失措而引咎辭職,自己取而代之,提前取得代表民進黨出戰「總統」大選的資格。而且,還可能會提前到二零二零年,而無需等待到二零二四年。
  實際上,從民進黨內的佈局看,賴清德是「蔡英文後」的「第一代」,但如果「按部就班」,等到蔡英文連任兩屆不能再選的二零二四年時才接棒,賴清德屆時已是六十五歲,稍顯年齡偏大。因此,他的最佳出擊作戰時機,是在二零二零年他六十一歲之時。但此時蔡英文只是做了一屆,還可爭取連任。因此,「獨派」等政治勢力,有意利用蔡英文的政績欠佳,民調滿意度低迷,掐斷蔡英文的連任路,提前將賴清德拱上台。因此,就有「台獨」大佬辜寬敏等所說的「蔡英文最好只做一屆」之說。
  而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桃園市長的鄭文燦,及作為「正國會」龍頭的台中市長林佳龍,就是倘按照既有慣例,蔡英文做滿兩屆八年任期後,代表民進黨競逐「總統」大位的「蔡英文後第二代」,在二零一二年分別卸任桃園市長和台中市長後,在二零二四年出戰「總統」大選。因此,賴清德威脅著蔡英文,聲望日高的鄭文燦和林佳龍也同樣地威脅著賴清德。他們與賴清德同是「直轄市長」(現在賴清德已升任「行政院長」,也同任過「立委」,資歷相當,而且這兩人都曾是「野百合學運」核心小組的成員,促成了李登輝同意「修憲」及廢除「刑法一百條」。而且,在「新潮流系」內部的論資排輩,賴清德雖是屬於「元老」輩,但鄭文燦卻是曾任總召集人。另外,鄭文燦與林佳龍具有年齡優勢,被視為民進黨參選「總統」的「第三梯隊」。
  鄭文燦的手段圓融,而且比賴清德更優越的是,他在桃園市與國民黨市議員的關係良好,也受到中間選民的歡迎。尤其是鄭文燦因為曾任「新聞局長」和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頗為懂得充分利用媒體,而且也確實是表現了一個民進黨人所無或缺的包容態度,用心經營與市議會國民黨籍議員的關係,並經常拜訪在支持國民黨選民佔優的眷村等藍軍票倉單位,還在民進黨刮起一片「去中國化」的妖風中,保護好境內的蔣介石和蔣經國靈寢,另外,在市政府設立「兩岸小組」;在「火燒車」事件過程中,善待罹難者的大陸親屬,每個家庭安排一部七人車接送,既能做到照顧無微不至,又成功地將每一個家庭分隔開來,避免聚集鬧事,保住兩岸相關機構領導的面子。而賴清德在台南市長任內,與國民黨市議員的關係,則形同水火。
  因此,賴清德可能已經計算過,即使是在二零二零年無法奪蔡英文的權,在二零二四年蔡英文因已經兩任按規定不能再參選取連任時,賴清德就將會在黨內初選中遇到鄭文燦、林佳龍的強力競爭,而且屆時自己也沒有了年齡優勢。因而不如倒一步,提前衝擊蔡英文,好取而代之。即使是未能提前攆走蔡英文,要採用尊蔡」手法,爭取在二零二零年做蔡英文的搭檔,以「蔡賴配」出戰,成功當選後,以四年「副總統」的養望,到二零二四年直接參選「總統」,加大保險係數,以擊退鄭文燦、林佳龍的挑戰。
  倘果如此,鄭文燦和林佳龍就要再等多兩個任期,直到二零三二年才可參選。但屆時兩人都因分別六十五歲和六十八歲,已經不具年齡優勢。因此,倘果然發生賴清德「提前篡黨奪權」之事,蔡英文或將會反戈一擊,以鄭文燦或林佳龍來反制賴清德。這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本來,蔡英文對「新潮流系」也是依賴較深,但卻有個人好惡。比如,在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新潮流系」有多人當選縣市長,其中單是直轄市長就有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桃園市長鄭文燦。而蔡英文只是親到桃園市出席鄭文燦的就職儀式,其餘民進黨籍的縣市長的就職禮一個也不到。當時就引發「接班人」之說。實際上,鄭文燦是蔡英文心中的愛。尤其是蔡英文在感受到賴清德的威脅,而且也不喜歡賴清的某種作風,因而不太放心將「總統」大位傳給賴清德之下,鄭文燦就成為她“傳位”的最佳人選,並處處表達了這種寵愛心理。
  其實,蔡英文沒有到賴清德和陳菊的就職禮,也有一定道理。因為陳菊與賴清德是現任者連任,而且高雄市與台南市都是民進黨大票倉,民進黨推出任何一位候選人,躺著選也可當選;而桃園市則是國民黨大票倉,雖然曾有過客家人和閩南人「族群輪替」的選舉規律,但都是在國民黨內發生,只是發生了桃園縣長劉邦友槍擊案後,才讓呂秀蓮「漁翁得利」。而且,桃園市還是吳伯雄的家鄉,鄭文燦能夠奪下這個「泛藍碉堡」,與柯文哲拿下台北市一樣,具有指標性的意義。
  而且,本來也有二零二四年希望的林佳龍,近來似乎並不順遂。一方面,國民黨的盧秀燕正向他挑戰,民調直迫,如果國民黨內能協調好前台中縣地域的紅黑二派的關係,林佳龍未必能連任。另一方面,林佳龍輕信類似「海水提煉黃金」的詐騙項目,已經受人批評,民調大挫。
  在此情況下,鄭文燦的機率就將大增。但為了避免「槍打出頭鳥」或「見光死」,鄭文燦採取了韜光養晦的策略,盡量避免犯錯。因此,即使是「沙煲兄弟」賴清德,他也不能為之緩頰。何況,他現在覬覦的,正是未來本來是屬於賴清德的位置,那就更要小心謹慎。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18 03:43: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