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蔡主席會否徵召賴清德參選台北市長?

  蔡英文出任「總統」將近兩年,由於她曾在陳水扁麾下出任過「陸委會」主委和「行政院」副院長,自然深刻了解到當年陳水扁大搞「一邊一國」、「和平公投」、「廢統凍統」及「入聯公投」等的暴衝,造成台海形勢緊張,山姆大叔頭痛不已,將本來應該是「抱大腿者」的陳水扁,視為「麻煩製造者」,由過去的對台灣當局百般呵護轉變為頻頻施壓;更知道大陸已經為此而專門制訂了《台灣關係法》,而習近平先後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及主席後,大力推動軍改,精勵圖治,高唱「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強軍戰歌》,在朱日和等練兵場進行實戰性的演習,解放軍無論是硬實力還是軟實力以至是銳實力,都是不可同日而言,「國軍」處於下風。因此,作為提出「第三條路」論述的倫敦政經學院院長紀登斯的得意學生,蔡英文懂得在統獨兩端「走中間路線」,早在競選期間,就在華府以演講的形式,向美國總統和國務院鄭重表態,當選後將會恪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以讓山姆大叔放心及支持其上台執政;而在當選並出任「總統」後,奉行「維持現狀」及「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政策,避免與北京硬碰硬。北京雖然強烈不滿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但鑑於她上述的還算較為理性的表現,而對她尚存「髮夾彎」期待,並沒有直接對她打「零分」,而是繼續在等她交出合格的答卷。而且她在習近平推動各項改革及在周邊形勢最緊張的時候,沒有作出挑釁的行為,讓他可以不用分心應付台海局勢,在客觀上是助了習近平的一把之力。因而直到今日,盡管大陸方面對其政策批評得很激烈,但卻一直沒有點她的名。這一點,證實了她是紀登斯博士點的忠實學生,反而是在競選「總統」時,也吸收了紀登斯新思維,提出「走中間路線」的陳水扁,學藝不精,「畫虎不成反類犬」。
  按照蔡英文的路線走下去,盡管兩岸官方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但其實早在馬政府時期,兩岸兩會在兩岸經濟社會文化交流合作領域的協商,要談的已經談得七七八八,並已遇到了瓶頸,在馬英九「先易後難,先經後政」及「不統不獨不武」路線主導下,難以取得進展,使得每次的兩會協商開展,從多簽到一簽再到沒簽,開會間隔時間也已延長,因而蔡英文也知道,即使是能夠恢復兩岸會談,也將會沒有甚麼進展。而且,目前的經濟表現也不算太差。按照目前的「維持現狀」政策這麼走下去,是可以安坐「總統府」的。在二零二零年再次當選成功連任後,在沒有「連任壓力」之下,或會有對兩岸政策有所調整,以圖立下歷史功碑。
  就在此時,蔡英文卻遇到大問題,在「新潮流系」為實施「接棒」部署的力拱下,蔡英文也是為了拉抬自己的民調滿意度,決定安排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蔡英文明知賴清德是個「獨」派,並狂妄到在以台南市長身份到上海進行交流時,居然大談「獨經」,創下所有民進黨人的先例。但為了將賴清德就近看管賴清德,避防他在二零二零年挑戰自己,還是讓其出任「行政院長」。
  這是錯誤的一著。回頭看,同是屬於「新潮流系」的高雄市長陳菊,反而是出任「行政院長」的更佳人選。因為陳菊的行政能力並不比賴清德弱,但她比賴清德更忠心,是蔡英文的姊妹淘,也沒有「更上層樓」的野心,亦即不會威脅蔡英文的「連任夢」。何況,陳菊具有很強的協調能力,因而被視為「桶箍」。如果不是她的身體狀況欠佳的話,完全可以補強蔡英文的不足。如果是由陳菊接任「行政院」,盡管其基本思維也是「獨」,並曾邀請達賴喇嘛赴台為風災亡靈超渡,放映熱比亞的《愛的十個理由》,但她畢竟為了辦好「世運會」和「城市論壇」,而專門到北京「輸誠」,沒有踩踏大陸的「紅線」。而且,她還是一位社會主義者,在赴京時,特意前往八寶山福田公墓祭拜故友蘇慶黎。而蘇慶黎早期從事工運,曾任統派雜誌《夏潮》的總編輯,其父親蘇新,更是在台共歷史上赫赫有名,曾任台共宣傳部長,「二.二八事件」後赴香港,與謝雪紅等組建「台盟」,並主編《新台灣叢刊》。一九四九年進京,先後在中共中央統戰部、中共中央華東局、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工作。曾當選全國政協委員、「台盟」常務理事、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理事。陳菊此舉為其北京之行增添了溫馨感人的色彩。這就顯得她與大陸打交道,是充滿政治智慧及圓融技巧,與賴清德的強銷「台獨」,形成鮮明的對比。
  或許,如果蔡英文委任賴清德為「行政院長,沒有外間的「唱紅白臉」圖謀的話,應是已經開始為自己的失誤後悔了。實際上,賴清德上台後,竟然不顧兩岸關係事務在屬於「總統」專有職權的範疇,更不顧蔡英文正在奉行「維持現狀」政策,避免刺激及挑釁北京,卻多次在「立法院」宣揚他是「台獨工作者」,創下了民進黨人的先例。實際上,要說「獨」,在民進黨主席任內推動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游錫堃,比他更「獨」,但在「行政院長」任內,卻在兩岸政策上謹守分際,更沒有在「立法院」內「播獨」。但賴清德卻把「行政院」當作是街頭演講的「海德公園」。這當然引發北京強烈憤怒,此次福建沿海的軍演,就是衝著他來。這顯然是有違她的「維持現狀」策略的。
  正因為如此,昨日蔡英文在訪問斯威士蘭的最後一天,與隨訪的媒體茶敘,被媒體連續問到兩個有關賴清德的問題時,長嘆一口氣,雖然臉上綁持著笑容,但已經感覺到蔡英文對於賴清德一再強調「台獨」,惡化兩岸關係的所為,已經頗不耐煩,並為賴清德的不受控制,感到頭痛。
  但是,正如台灣媒體分析,蔡英文現階段又不可能換掉「行政院長」,畢竟把賴清德放擺在「行政院長」動位置上,是為了二零二零年連任的考量,若此時換掉賴清德,「獨派」將會強烈不滿,直接衝擊年底縣市長選舉的選情。但倘不換賴清德,兩岸政策上有個變數,隨時可能會威脅蔡英文的政治前景。因此,蔡英文現在正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禁不住在媒體的追問下,觸景生情,望天長嘆了。但是,她對於媒體問及賴清德是否是台北市長考量人選之一時,以「為什麼大家都要問不在現場人的問題,選舉問題我們回去再談」,並在媒體要求要回答時,回以「我回去你們要問,一定還有機會」,留下令人無限遐想的空間。
  而與此同時,最懂得揣摩及迎合上意,與蔡英文的關係也是很「鐵」的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昨日在接受名嘴黃光芹專訪時表示,柯P問題是很大的麻煩,每個人都在想要怎麼處理,現在情勢愈來愈趨向於逼民進黨提名的味道,太多名嘴、基層有這種壓力,但他尊重選對會,相信蔡英文有智慧解決。
  由蔡英文以民進黨主席的身份徵召賴清德參選台北市長,確實是一著妙招,既可化解民進黨基層反對繼續禮讓柯文哲的情緒,又可從自己身旁「踢」走賴清德這個「麻煩製造者」。但卻勢必會引發「獨派」的強烈反彈,反而對蔡英文不利。不過,昨日「立法院」內民進黨「立委」身穿綠色螢光T恤,上頭寫著「TAIWANTAIPEI」、「國家首都」,向高層「叫板」,要求台北市必須推出綠營自家候選人;及綠委姚文智明日舉辦「四二二雞蛋大遊行」的企劃,有綠營人士指出,這場遊行的人數,將影響黨內高層提名的關鍵。確可能是為蔡英文「解套」提供啟迪。如果這種態勢繼續發酵,她就被迫要考慮解除與柯文哲的合作,民進黨自行推出台北市長候選人的問題。但策劃上述活動的姚文智,卻並非是理想人選,而賴清德則有實力可以一搏。如果贏了,他就可被「鎖定」在台北市,無法在二零二零年挑戰自己出選「總統」;當然倘是輸了,卻將會在沒有任何政治公職的束縛,並得到「獨派」及「新潮流系」的支持,反而是將會衝擊自己的連任之夢。正又是一個左右為難之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21 09:52: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