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楊甦棣對聯合公報也要推動「顏色革命」?

  曾先後任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主任、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美國駐港澳總領事的楊甦棣,昨日在親綠《自由時報》刊文,再次提及「AIT」新館將設立「陸戰隊之家」。他指出,當年他籌備新館時,一開始就決定「AIT」新館將由「美國陸戰隊使館警衛隊」(MSG)派駐一支分遣隊負責維安。楊甦棣說,他擔任「AIT」處長時,拜訪時任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的老友葛瑞格森,確保國防部大力支持在「AIT」新館派駐海軍陸戰隊。據他所知,「AIT」新館將由美國的精銳部隊負責衛戍工作,「如果不是陸戰隊弟兄,還能有誰會進駐新館的陸戰隊之家?」
  關於美國將會在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派駐海軍陸戰隊的傳聞,已經傳流了很久。但由一名曾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主任的外交官親自證實,而且還聲稱是由他向美國國防部提出並獲批准,卻似乎是第一次。這顯示此事並非是「空穴來風」,而是確有其事。
  其實,楊甦棣在去年二月就已經透露,美方將派海軍陸戰隊駐守「AI」T台北新址。但遭到「AIT」發言人游詩雅「模糊性」的否認,表示按照美國在台協會現址的慣例,派駐於「AIT」的人力將與地方當局合作,共同維護內湖新館的安全,但「AIT」不評論維安的細節。游詩雅的說法是新址的維安也是「維持現狀」,由台灣警方負責。而楊甦棣的的繼任者司徒文當時則指出,「派駐陸戰隊」的說法是誤解,進駐「AIT」維安的不是一個「部隊」,而是「小的守衛隊」。但楊甦棣似乎是對自己的「處友」的說法不以為然,昨日仍然堅持海軍陸戰隊將會派出一支分遣隊負責「AIT新館的維安。他的做法,一方面是要向台灣當局及民眾「表功」,強調自己在推動美台關係方面所發揮的重大作用;另一方面則是要透露,美國政府在中美關係上,越來越要脫離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軌道,從頒布《台灣旅行法》到不斷向台灣出售先進武器,再到向台灣派駐海軍與陸戰隊,都是如此如此。而美國加大對台售武的力度,及向「AIT」新館派駐海軍陸戰隊,都是出自他的建議。而這些,都是背離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精神的。曾經在台灣地區推動實現「政黨輪替」,在吉爾吉斯推動實現「顏色革命」,在中國香港特區推動「準顏色革命」的各種「反對派活動」的楊甦棣,竟然連美國本身有份簽署及執行的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所揭櫫的精神準則,也要實施類似「顏色革命」的「變革」,可見這位「顏色革命專家」,為了推動「顏色革命」,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實際上,眾所周知,在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上體現了幾個準則,其一是一個中國政策;其二是中美建交三條件:廢約(《美台軍事同盟》)、「斷交」、撤軍;三、其三是逐步減少對台軍售直至完全停止。
  然而,目前的事態發展卻是背道而馳。除了「斷交」因為各方面條件尚未成熟而未能推翻之外(其實按照《台灣關係法》的某些規定及美國近來的一些做法,都正在「溫水煮蛙」式地進行「复交」試探),向台灣當局出售先進武器並沒有停止過,而且還專門向蔡英文上台「獻禮」,提出新一批的售賣先進武器清單。至於「撤軍」,則藉著「AIT」台北辦事處新館的落成,正式派遣海軍陸戰隊軍人進行維安,也予以踐踏。
  這有兩大要素:其一、美國海軍陸戰隊是美國正規軍隊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軍種,是美國國軍中的兩棲作戰部隊,其主要職責是運用美國海軍的艦隊(含航空兵),快速抵達全球各危機發生地執行戰鬥任務。美國海軍陸戰隊屬於美國軍隊中的一個獨立兵種,與美國海軍地位平行,同屬美國國防部下屬的美國海軍部,其軍階名稱與陸軍、空軍相同。負責美國駐外使領館導保安的警衛部隊亦隸屬於美國海軍陸戰隊。因此,不管人數多寡甚至只有一人,都是軍人,都不能算是「民間維安人員」二、美國已經將「AIT」新館視為美國領土,就像按照國際公法和《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所規定的,派遣國在接受國的使領館,等於是派遣國的領土那樣,美國計劃向「AIT」台北辦事處新館派駐海軍陸戰隊,而不是民間的維安專業人員,這就等於是把台灣地區當作是「準邦交國家」。
  而這個訊息由楊甦棣發表文章親自正式證實,就更是含有特別意義。這是因為,楊甦棣是「顏色革命」的專家,到哪裡,哪裡就發生「顏色革命」「或未逐」,或政黨輪替。因此在一定意義上。他能透露的效應,可能比美國要對自己也有份簽署的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實施「顏色革命」,推翻其所承諾的廢約,撤軍等規定。
  實際上,楊甦棣是推動「顏色革命」的好手,曾經「專職」在中亞國家(上合成員)策劃「xx花革命」、且是推翻多個中亞國家政府的「直接當事人」。而且在中國的台港澳地區,也「照辦煮碗」地推動另類「顏色革命」。楊甦棣在擔任「AIT」台北辦事處副主任期間,支持陳水扁參選「總統」,從而發生了「政黨輪替」。當時他對「親愛的朋友」陳水扁當選「總統」喜不自禁,在各種公開場合讚賞陳水扁,並批評國民黨「不合作」。因此可以說,當時就有台灣媒體形容楊甦棣是與陳水扁「並肩合作」,共同壓制國民黨,安定局面。而在二零零一年楊甦棣離任時,陳水扁就向這位「親愛的朋友」頒贈大綬景星勛章。這是台灣當局與美國「斷交」後,二十二年來第一次贈勛予「AIT」的官員。
  緊接著,楊甦棣出任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而在他使吉期間,透過美國民主基金會派駐吉爾吉斯的工作人員,大量印發夏普所著的《從獨裁到民主:解放運動的概念框架》一書。該書被夏普的追隨者奉為「顏色革命聖經」,也為夏普奠定了「顏色革命精神教父」的地位。在書中,夏普基於親身實踐,總結了一百九十八種「非暴力抗爭顛覆政權」的方法。就是在這種輿論的鼓動下,吉爾吉斯於二零零三年發生了「鬱金香革命」。
  隨後,華盛頓將已具有大使銜的楊甦棣調任「AIT」台北辦事處主任,明顯地是要抬升「AIT」台北辦事處的「位階」,從而加深美台關係。當他被發表將出任「AIT」台北辦事處主任,尚未走馬上任之前,就在華府舉行記者會表示,他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就認識「陳總統」,他稱陳水扁為「我親愛的朋友」,他很期待會見陳水扁和其他的朋友。他在記者會上還特別用台語發言,並引用李登輝的話,說他「愛台灣」,也算是一個「新台灣人」。
  二零一零年三月,楊甦棣接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後,香港特區成了多事之都。「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等花招層出不窮,後來又醞釀「佔領中環」,許多行動都等有「顏色革命」的影子。楊甦棣也曾試圖將其在吉爾吉斯的「經驗」推廣到澳門,曾經與澳門的「反對派」進行頻繁的接觸。這些,在「維基揭密」中都有披露。
  現在,楊甦棣又毫不隱瞞實他建議向「AIT」新館派遣海軍陸戰隊的建議,作為將台灣地區視為「正常國家」的「初級階段」,實質上是要顛覆中美建交三條件之一的「撤軍」,對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也要實施「顏色革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23 03:10: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