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或將會遭遇基層「造反」危機

  以往人們在評議台灣地區兩大政黨的政治生態時,往往將之表述為「團結的民進黨挑戰分裂的國民黨」。實際上,民進黨雖然也曾分裂出「建國黨」等政黨,但卻並未能在「立法院」取得議席,因而不能算是民進黨的歷史主流;而國民黨卻先後分裂出新黨、親民黨及台聯黨,都曾取得「立法院」的議席,而且其中新黨、親民黨還曾是第三大黨。另外,民進黨內雖然有很多派系,在各項政治公職的初選過程中也曾砍得刀刀見血,但一旦初選產生候選人後,就團結一致槍口對外;而國民黨內地某些政治人物,在初選失利後或不獲層峰「摸頭」就脫黨參選,甚至是「帶槍投靠」民進黨參選,民進黨中的一些高層人物,就曾是國民黨精心培養的對象。
  但今次「九合一」選舉的情況卻可能會顛覆民進黨的傳統。儘管民進黨已經成為執政黨,有數千個政務官和公營事業「老董」的位子可供分配,不存在著所謂「僧多粥少」的狀況,但仍然有某些中生代政客並不滿足於已經得到的名位,希望能「更上層樓」,因而在部分縣市長初選的過程中,也曾殺得刀刀見血,甚至還差點毀了陳菊的「桶箍」「名節」。在高雄市和台南市、嘉義縣的戰火硝煙仍未完全消散,如今可能又要為是否繼續「禮讓」柯文哲,而導致民進黨台北市的基層組織分裂,並有肯能會以本週日舉行的「柯黑大遊行」為轉折標誌。
  實際上,民進黨目前正為是否繼續「禮讓」柯文哲而傷透了腦筋。蔡英文及黨中央高層的想法是:由於民進黨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沒有可以壓過柯文哲的參選人,就擔心民進黨倘提名參選人,將會爭食泛綠陣營的選票,與柯文哲形成「鷸蚌相爭」的態勢,讓國民黨的參選人「漁翁得利」,從而「復辟」台北市,在自己的「臥塌之側」施以騷擾威脅,甚至是重走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從仁愛路的東端——台北市政府大樓,向西端——「總統府」大樓進發的老路,破了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美夢。因而盡管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兩岸關係政策立場不能接受,並正衝擊著民進黨的兩岸政策,也盡管可能會影響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的選情,但卻仍然要忍痛繼續「禮讓」柯禮哲。
  其實,就連蔡英文本人也已評估到,由於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借助了「太陽花學運」的威力,而且馬政府的政績也被民進黨的宣傳機器肆意「污名化」,因而民進黨的選情呈全面「超賣」狀態,攀上了民進黨創黨以來的最高峰。現在「太陽花學運」的效應已經式微,甚至其負面效應也已經呈現,蔡政府的民調滿意度更是跌至谷底,即使是國民黨仍然深陷於失敗主義的情緒中,難以振作,但民進黨的台北市議員的選情也將必然會回落到基本盤的四成,即使是不「禮讓」柯文哲,也是如此。因此,在柯文哲難以合作和國民黨「復辟」的「兩難」之中,經過權衡利弊,還是「兩害取其輕」,決定繼續「禮讓」柯文哲。
  當然,蔡英文和民進黨決定繼續「禮讓」柯文哲,既是為「神功」——不能讓國民黨光復台北市,更是為自己。——對民進黨全黨而言,正如蔡英文曾經向「獨派」大佬透露過多心聲那樣,是擔心倘民進黨推出候選人,因實力不足而成為「老三」,蔡政府就將更被柯文哲「看不起」,可能會更難以相處。
  而蔡英文自己心中還有一個「小九九」,就是不能毀了自己爭取連任「總統」的個人考量,尤其是在民進黨「親扁」和「正國會」「立委」高志鵬「倘民進黨輸選新北市,黨主席和『行政院長』必須按照黨的慣例要辭職」的叫喊之下,如果蘇貞昌未能勝選,台北市在民進黨推出候選人後也輸掉了,就必然會被「獨派」抓住籍口「揭竿造反」,連結黨內其他不滿蔡英文的派系,尤其是急切盼望獲得特赦的陳水扁,要求蔡英文引咎辭職。在喪失對黨機器的操作權之後,就將難以在「總統」黨內初選中制定對自己有利的機制,被黨內其他人取而代之。如果民進黨在台北市繼續「禮讓」柯文哲,亦即沒有「輸掉台北市」這回事,蔡英文的壓力就可以減少一半。
  但民進黨基層的感受和訴求卻不同。一方面,無法接受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理念,更難以容忍柯文哲「佔了便宜還賣乖」,不時酸言酸語諷刺民進黨的言論。另一方面,民進黨的台北市議員候選人,需要有同黨的市長候選人作為「母雞」,帶動他們這些「小雞」的選情——由於柯文哲的政治理念已經遠離四年前與民進黨的高度契合,因而今次不可能再對他們起到「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再就是,已經部署台北市長選舉多年的民進黨籍「立委」姚文智,也希望能「更上層樓」。但他已經在三年多前「禮讓」過一次,今次不想再耽誤自己的前程了。
  基層黨員不滿柯文哲的情緒,因而也不滿黨中央繼續「禮讓」柯文哲的情緒,正在繼續發酵。就連一向與柯文哲關係友好的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也已慨嘆「是否禮讓柯文哲,是民進黨一大麻煩」。
  姚文智緊緊抓住這個有利的契機,並搶在黨中央尚未正式作出「禮讓」柯文哲的決定之前,於本月二十二日發動了「柯黑大遊行」。當日天氣悶熱,沒有黨組織動員,也沒有高層參與(相反遊行結束後,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與部分綠營民代卻與柯文哲一同參加宮廟晚宴,他「壓驚」),但也有幾萬人參加,是近年街頭運動已經「退潮」之下的罕見。如果操作得宜,基層這種不滿情緒還將會繼續發酵,倘民進黨中央最後仍然決定「禮讓」柯文哲,「獨派」和在新北市長參選權利中競爭失利的「正國會」,還有以陳水扁為精神領袖的「一邊一國連線」等,可能會「含淚不投票」,讓民進黨在北部的選情「很難看」。
  實際上,據報導,黨內人士透露,與去年相比,基層反柯聲浪越來越大,根據黨內最新調查,支持柯和反柯數字竟已「不相上下」,不過支持柯仍略高;由於基層反彈大,加上柯文哲不配合回應蔡英文提出的「台灣價值再確認」黨內
  高層不諱言,黨內決策者被綠營基層反彈柯文哲的程度「嚇到」,沒想到會這麼大。甚至有對選戰有精準分析,曾經操盤過民進黨大大小小戰役、打贏多場重要選戰的前派系大老日前曾私下表示,「如果民進黨在北市不提人選、要禮讓給柯文哲,我就考慮投給丁守中」,他並說「這將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給國民黨!」雖然這只是個別人的氣話,但其所代表的基層不滿心聲,卻是值得注意的。
  不過,從種種跡象看,蔡英文仍將會「禮讓」柯文哲。除了上述的考量之外,還有其他的一些技術因素在束縛或鼓舞著她。束縛的是,已經捆綁了她的黨務操作行為模式的「新潮流系」,與「謝系」是死敵,因而根本不可能會讓屬於「謝系」的姚文智有機會在台北市「耀武揚威」。鼓舞的是,作為「謝系」精神領袖的謝長廷,不顧自己曾經力挺的嫡系子弟姚文智,已經向蔡英文表態,支持「禮讓」柯文哲的決策。或許,這也是姚文智要發動「柯黑遊行」的背景原因之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25 21:15: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