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丁守中終能如願唯面臨艱苦選戰

  國民黨台北市長初選經過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一日共三日的電話全調後,於前日宣佈結果,確定由前「立委」丁守中代表國民黨出征。雖然基層有讓剛遭「拔管」的管中閔參與第二階段民調甚至是直接徵召,但一方面管中閔本人並無參選台北市長的意願,而是寄望並將投入於司法戰中,另一方面國民黨吸取「換柱」的教訓,認為不能輕率地推翻經過嚴格的初選程序的得出的結果,因而估計在下週三舉行的國民黨中常會,將會確定並核准丁守中代表國民黨出戰台北市長選舉的資格。
  這個結果對國民黨來說,解除了一個困擾,尋回可能會光復台北市的機會;對丁守中來說,二十四年的不懈努力,終首次獲得重視和正視;對民進黨來說,增強了究竟是繼續「禮讓」柯文哲還是自行推出市長參選人的壓力和困擾;對柯文哲來說,「躺著選也可當選」的機率降低,但倘敗選卻可能是「安知非福」,因為完全具有了直接進攻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正當性和合理性,因而並非是一件壞事。
  丁守中是外省人第二代,也是循著像他那種年齡層的眷村子弟的從政模式出仕達典型,而且因為在台灣大學政治系讀書時是連戰的學生,因而在從政路上得到後來成為黨國高層的連戰的眷顧。就此而言,他是屬於深藍,但也自具其特質,無論是在國民黨中央出任一級機構主管,還是在擔任「立委」期間,都是勤勉工作,認真問政,腳踏實地,不擅作秀,而且沒有個人私德不利傳聞。而其已故岳父溫哈熊是廣東籍的國民黨將軍,夫人一口流利廣東話,因而在普遍獲得泛藍選民支持的基礎上,也獲得不少廣東省籍的台北市市井市民的支持,較為有利。但正因為丁守中上述的「特殊」背景,使得他在歷次國民黨台北市長黨內初選中,都必須顧全大局或小局,而致壯志未酬。
  實際上,自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由官派改為民選後,丁守中就一直在每屆初選中都爭取獲得國民黨提名,但卻每屆都面臨雖然與他具有較大的同質性,但「背景」更強大對手,而不得不退讓,或是敗下陣來。其中一九九四年的首次台北市長選舉,他在國民黨內的對手是原官派市長、李登輝的親信黃大洲。這個佈局就決定了對黨忠心耿耿的丁守中,必須服從黨中央的部署大局。但首次參選的丁守中,還是出演其應當扮演的角色,因而頂著「道格」颱風帶來的風雨交加,在台北巿長黨內初選說明會中,痛陳台北市巿民求新求變的強烈需求。這一幕,與當時國民黨已經浮現並氾濫成災的「黑金」選風,形成鮮明的對比。但最後為了避免扯薄國民黨支持者的選票,還是明「輸」實「讓」給了黃大洲。然而,丁守中的顧全大局風格,並未能促成預期的戰果。剛成立的新黨挾其旋風,推出趙少康初選,形成泛藍陣營「鷸蚌相爭」效應,讓民進黨的陳水扁以少數得票率「漁翁得利」,六年後的「總統」大選,也由於宋楚瑜退出國民黨參選,再次讓得票率不高的陳水扁「冷手拾個熱煎堆」。
  此後的幾次台北市長國民黨黨內初選,丁守中也是同樣的遭遇。一九九八年,由於當時聲望最高的馬英九說過數百次「不選」,因而丁守中勝券在握。但馬英九在國民黨基層熱推之下,最後還是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丁守中當然不敵馬英九,而且也必須服從大局退讓,八年後丁守中捲土重來,而這時馬英九和國民黨中央都屬意於郝龍斌,而在國民黨退將中,郝龍斌的父親郝柏村的威望比溫哈熊高,丁守中再次敗陣。再過八年,丁守中遇上了自己的恩師連戰的兒子連勝文,即使是自己的條件比連公子要好得多,但也不得不退讓。而這次是丁守中第五次投入台北市長初選,終於以平均支持率百分之四十七點六的大比數,擊敗對手台北市議員鍾小平、前「立委」孫大千、張顯耀,並與他們拉開約三十個百分點的距離,初嘗勝果。
  丁守中此次終於熬出頭來,利好因素較多。其一是他的對手均不強,也沒有此前歷屆那樣的特殊背景,形象和口碑皆不錯的他,當然是佔盡上風;其二是他的前後二十四年五次參加初選的經歷,讓接受民意調查的市民,感到應該還他一個公道,因而都把自己的支持對象剔選了他;其三是他雖然屢戰屢敗,但仍然毫不懈怠,堅持跑遍台北市的各區各里,對台北市的情況摸得較準,也清楚了解台北市民調需求,因而其競選政綱較能獲得市民們接受,當然在初選民調中佔有優勢;其四因為是全民調,亦即民進黨的支持者也可參與,可能也有一些對黨中央仍在打算「禮讓」柯文哲的民進黨支持者,「擺爛」地在民意調查中支持丁守中。這後一種心態極為重要,實際上就已經有民進黨大佬強調,如果黨中央最後還是確定「禮讓」柯文哲,包括他本人在內的一些民進黨人及支持者,寧願將手中選票投給丁守中。這種情緒,與以往在國民黨初選全民調中,民進黨有計劃地動員其支持者「灌票」給國民黨實力較弱的參選,完全不一樣。
  正因為民進黨內出現了這種逆反情緒,也因為民進黨的台北市議員參選人希望能有「母雞」帶領他們這些「小雞」的選情,更因為民進黨從基層到中層,包括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和「立委」王定宇等人,都發出不能在「禮讓」柯文哲,否則可能會採取較為激烈的抗議手段的警號,因此,民進黨中央及其選對會,不得不慎重考慮。但從目前情況看,蔡英文一來擔心會讓國民黨光復台北市,二來擔心民進黨在台北市淪為「老三」,嚴重影響她的「總統」大選選情,因而仍未能最後下定決心是否提名民進黨自己的台北市長參選人。
  而據報導,國民黨人士分析丁守中的民調趨勢相當穩定,甚至在「拔管」等大環境因素下還呈上揚趨勢。倘是丁守中與柯文哲對決,丁守中「沒有像想中的弱」,並非沒有贏的機會。實際上,國民黨內樂觀分析,支持柯文哲的「三隻支柱」已經有兩隻「鬆了」,其一是藍軍支持者有歸隊趨勢,其二則是民進黨支持者轉向「寧丁、勿柯」;支持柯文哲的只剩下厭惡藍綠的「白色力量」,但他們是否力挺柯仍值得觀察。不過,國民黨也研判,民進黨在「消滅國民黨」為主要目標下,最後仍會禮讓柯文哲,未來也將持續觀察「柯丁對決」盤勢。
  當然,國民黨現在仍然未能在失敗主義情緒中跳拔出來,黨主席吳敦義也是無為而治,將是丁守中獲勝的最大障礙。因而國民黨未來幾個月的最大關鍵,就是必須克服沒有黨產的財政支持,及黨基層組織基本渙散的不利條件,設法激起士氣,同仇敵愾,並非沒有贏的可能。
  實際上,民進黨已經開始有開始衰敗的跡象。蔡英文的民調一直拉扯不起來,賴清德為了討好「獨派」而發表「台獨工作者」等言論,反而嚇跑中間選民,蔡政府的系列「改革」,得罪了士農工商軍公教,台中市盧秀燕的民調首次超越林佳龍,桃園市的消防災害對鄭文燦不利等,民進黨將再難以保持四年前的佳績。如果蔡英文對台北市長選舉的決策失誤,對她的「二零二零」選情會有重大負面影響。當然,如果柯文哲輸了,說不好「二零二零」就會直接挑戰蔡英文,這對蔡英文來說,同樣也是禍根。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04 03:21: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