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不設政治前提」這本身就是政治前提

  蔡英文前日在接受「台視」專訪時,以金正恩與文在寅的會晤為例,表達希望能實現與習近平會晤的冀求。她說,兩韓領導人會面時是相互尊重且承認彼此是對等的。她強調,只有在這樣的狀況下,才會走向和平的可能性,也希望兩岸能在相互尊重、對等、不設任何政治前提下,和對方坐下來談,這就會是和平的開始。蔡英文還聲稱,要是只在遙遠的角落去猜測對方的意圖,「那真的很危險」。近來的許多事件,中國大陸的解讀很多時候是負面的,對關係的穩定是很大的挑戰。
  從種種跡象看,蔡英文這番帶有一定程度「求和」性質的談話,並非是一時對「口快」,可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決策。其背景是,無論是台灣地區還是蔡政府以至是蔡英文本人,目前正處於「內外交煎」的困頓境地、情勢不妙。在內是民進黨執政兩年來,以「轉型正義」名義進行的各項「改革」,實質上是為了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美夢,而掃除各種政治障礙所採取的各種倒行逆施舉措,號稱「民主」、「進步」的政黨,蛻變為獨裁、反動的政治既得利益集團,導致天怨人怒,流失兩年前將民進黨扶上台獨關鍵因素的青年人和中間、淺藍選民的票源,儘管國民黨不爭氣,但反感於藍綠的「無色力量」正在崛起,對民進黨繼續執政形成頗大的威脅;而就蔡英文個人而言,還遭到賴清德、柯文哲的進逼。而在外則是蔡政府的「外交」空間越走越窄,不但是有「邦交國」陸續「斷交」,而且也遭世界衛生大會等國際機構賜予「閉門羹」。表面上看,美國好像是「支持」台灣,其實連蔡英文也有自知之明,知道美國只不過是為了爭取自己的利益,而玩弄了台灣這只「棋子」,並非是為台灣著想。實際上,她在評議白宮為北京要求美國的航空公司採用正確的航站稱謂而「嗆聲」時,就清醒地指出這是美國「為了自己利益著想」,其實並非是為了台灣,不能空歡喜。
  因此,蔡英文的「習蔡會」之說,可以說是緩兵之計,以圖轉移台灣民眾的視線,紓解他們對民進黨執政失靈的不滿情緒,口頭說說而已。因為她也知道,在自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之下,就連曾經熱絡的制度性兩岸聯絡機制都已經「停擺」了,更遑論要實現「習蔡會」!這只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當然,倘真的有此機會,她卻更是巴之不得。一來可以拿下國民黨目前尚存的「獨家優勢」——海峽東岸對兩岸關係的主導權,讓國民黨更趨弱勢滑落,為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美夢,再掃除一個重大障礙;二來是可以為蔡英文個人的「爭取連任大計」增添有力籌碼,不但是進一步削弱國民黨的實力,而且也可左擋自詡為「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右挫雖然聲言「兩岸一家親」,但卻沒有實質推動兩岸關係行動的柯文哲。
  應當說,蔡英文確實是與「典型」的民進黨人有距離。她作為學者,沒有「黨外」及民進黨初創時的那種「街頭草莽英雄」性格。她是在被陳水扁任用了四年的「陸委會」主委後,為了按照陳水扁的安排,獲民進黨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必須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規定,才於二零零四年加入民進黨的。與那些曾經不惜坐牢而進行政治抗爭的前輩相比,她在入黨僅僅十一年就坐上「總統寶座,被民進黨一些老人認為她是「收割別人成果」的既得利益者。
  因此,蔡英文的某些表現,與「典型」的民進黨人有所不同。為了取得美國支持,她於二零一二年就向美國申明,「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並將此口頭宣示貫穿於她的「總統」大選過程中及就職後。而且吸取陳水扁得罪美國人的教訓,在兩岸關係領域,執行「不刺激、不挑釁、零意外」策略。在客觀上,確實是讓曾經集中精力打貪及軍改的習近平,無需在兩岸關係事務上花費更多的精力。
  因此,蔡英文不排斥進行兩岸會談,是自認為有「本錢」。但其實,單單「不刺激、不挑釁、零意外」是並不足夠的,她縱容並指使「台獨」勢力進行各種「去中國化」的活動,就已經將之抵消殆盡。何況,她的最大「罩門」,就是不願也不能承認「九二共識」。不願是因為「九二共識」與她奉李登輝之名創制的「特殊兩國論」有扞格;不能是她作為民進黨主席,必須遵守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及仍然以「台獨」為主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
  因此,蔡英文提出的「不設任何政治前提」,其實這就是設下了最大的政治前提甚至是政治陷阱。一方面,民進黨是一個訴求「台獨」的政黨,倘習近平如蔡英文所願「不設政治前提」地進行會談,就意味者大陸贊同民進黨的政治主張,認同蔡英文的「特殊兩國論」和陳水扁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另一方面,兩岸不同於兩韓,兩韓是兩個都是聯合國會員體的國家,而兩岸卻同屬於一個中國。何況,「金文會」是有政治前提的,文在寅在金正恩答應了在峰會之前停止試射導彈及進行核試爆的條件下,才進行「金文會」的,而不是蔡英文所說的「相互尊重」與「對等情境」。
  其實又何至於此?其實蔡英文的本身就是矛盾的。她所擔任的「總統」的憲政依據,是《中華民國憲法》。而「憲法」的正文對「中華民國」的「固有疆域」,包括了中國大陸,亦即一個中國。「憲法增修條文」的第一句就是「為因應國家統一之需要」。但民進黨作為執政黨,其黨綱卻是追求「獨立建國」——建立「台灣共和國」。既然是後來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手法,擱置了「台獨黨綱」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也是「獨台」,以「中華民國」的外殼來販賣「台獨」的核心。  何況,再後來還有《正常國家決議文》,又回到「台獨黨綱」,而且比「台獨黨綱」的「獨立建國」意識更為強烈。
  或許,蔡英文可能會說,無論是「台獨黨綱」,還是《台灣前途決議文》,制訂時她尚不是民進黨員,與此沒有淵源。而制訂《正常國家決議文》時,她雖然已經入黨,但並非黨代表,沒有參與表決——二零零七年九月民進黨「全代會」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時,她已在四個月前跟隨蘇貞昌總辭,辭去「行政院」副院長,返回家鄉屏東,沒有從事任何政府或政黨政務。以此來推卸自己的責任。
  但是,蔡英文既然是執政黨的主席,就必須為這個政黨的政治綱領負責;而且她既然是代表民進黨掌政,就必須執行民進黨的政治綱領。因此,她倘是聲稱自己與民進黨上述政治綱領無關,就不是誠實的政客,何況,她曾經聲誓旦旦,民進黨現在已經以《台灣前途決議文》取代了「台獨黨綱」,無需通過「凍結台獨黨綱」的決議文,這就證明,她是奉行仍然是「台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既然如此,她的所謂「不設任何政治前提」,其實就是以實質上是「一邊一國論」的理論基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為政治前提。這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前提。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09 03:56: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