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自廢武功淪為尋常政客

  針對台北市長柯文哲前日先是接受深綠電台專訪,就其「兩岸一家親」的「招牌名言」進行道歉,後又隨即由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劉奕霆作出澄清的事態,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昨日主動發出「答記者問」新聞稿表態,指出「我們注意到台北市方面已就此作出澄清。兩岸同胞是血脈相連的一家人,自然是兩岸一家親,沒有什麼力量可以把兩岸同胞割裂開。任何挑撥和製造兩岸同胞對立的圖謀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顯然,國台辦直到如今,尚沒有公開埋怨甚至指責柯文哲「道歉」一事,相反還要幫扶柯文哲一把,只是就他的「澄清」表態,而絕口不提前面的「道歉」。而且,還再次正面肯定「兩岸一家親」的提法,為柯文哲並沒有收回「兩岸一家親」的做法「背書」。更重要的是,以「任何挑撥和製造兩岸同胞對立的圖謀都是不可能得逞的」這句「力度」甚重的話語作結尾,顯然是希望該事件能夠盡快落幕,不要繼續糾纏下去並發酵。可見國台辦維護「兩岸一家親」及其所營造的兩岸城市交流的良好氛圍,及希望柯文哲不要繼續「滑落」下去,並「歸隊」於「墨綠」。
  也許是品味到國台辦的苦心,也許是自知「大鍋」,柯文哲昨日終於親身回應說明,他對「兩岸一家親」的基調仍然是一樣的,而他向聽到「兩岸一家親」不爽的人道歉,這是情感的撫慰,這些人不爽,他也沒有辦法,只能說「歹勢」。雖然他是在出席公開活動時遇到記者詢問作出這番表態,但總也比前晚只是由發言人「代言」澄清,與由自己作出「道歉」相比並不對稱,要好得多。
  但問題是,柯文哲即使是作出澄清,他已經自廢武功,精心打造的「超脫藍綠」形象已經崩潰,今後還會有人相信他包括「兩岸一家親」在內的所有政治表態嗎?雖然柯文哲並沒有完全否定「兩岸一家親」這句話,並澄清說只是向對這句話感到不爽的人受到政治困擾而道歉,但卻因為承認有人對此感到「不悅」,而自己也對其道歉,等於是將「兩岸一家親」置於負面的位置,已經是予以「半否定」。這不但是其誠信度已經破產,而且也讓不少台灣民眾的希望也遭到破滅。
  實際上,自從台灣地區的「民主」淪落為民粹主義之後,不但因為藍綠惡鬥而導致行政效率被拖垮,台灣地區的經濟嚴重衰退,從曾經傲人的「亞洲四小龍」之首墮落為東亞經濟發展最緩慢的經濟實體,年輕人的入職薪資二十年沒有增長過,而且還導致社會撕裂,人情湮滅,價值判斷不看是非黑白,只分藍綠統獨。這讓許多中間選民、經濟選民、專業人士選民,以至是淺藍淺綠選民,既感到無奈又極度不滿,希望有「超越藍綠」的政治力量的出現,並能取代藍綠兩黨。因此,當二零一四柯文哲以「白色力量」的形象橫空出世參選台北市長時,就讓台灣社會看到了希望,並感到有了感情依托。因此,都樂於於將手中的一票投給他,這正是他能在基本盤藍大於綠的台北市,大勝連勝文二十多萬票的主要原因,這也是後來他出任台北市長後,雖然施政成績並不怎麼樣,甚至難以與其諸位前任陳水扁、馬英九、郝龍斌相比,而且還頻頻失言,但人們仍然予以極大的包容,讓其聲望和民調高企不墮的主要原因。
  而且,「兩岸一家親」這句話,也是在藍綠兩黨是否承認「九二共識」的對立中,開創一條的既不涉及政治紛爭,又能保持與大陸親情聯繫的新路,這既能獲得市井鄉民的認同,也得到大陸方面在城市交流層面的認可,與蔡英文在兩岸關係焦頭爛額的處境相比,當然是顯得高明並受到台灣民眾的歡迎。因此,倘他能繼續弘揚此政治智慧並進一步有所發揮,說不好在未來的「總統」大選中,受到厭倦了藍綠惡鬥的選民們的支持,脫穎而出,成為自一九九六年開放「總統」直接選舉產生後,首位無黨籍的「總統」。
  但是,柯文哲的就「兩岸一家親」道歉,即使是後來澄清只是對某些人為這句話受到困擾而道歉,也已經等於是把自己「歸隊」於「墨綠」,亦即投入於藍綠統獨惡鬥的戰場中去。不但是自廢了「超越藍綠」的「武功」,淪落為普通的政客,台灣社會期待的「柯P現象」曇花一現,而且也讓民眾對由「超越藍綠」的政治力量主導台灣地區的政治生活的希望破滅。
  而且更嚴峻的是,在台灣民眾不放心民進黨的兩岸政策,而國民黨卻是不爭氣之下,寄望以「兩岸一家親」獲得大陸認可的柯文哲,能為台灣地區發展兩岸關係開闢一條新路。但他的「道歉」,可能會導致對岸有所不悅,甚至流失對他的信任和默契。即使今年的「雙城論壇」能夠繼續舉辦,也即使他能夠成功連任台北市長,今後對他的信任度和熱絡度也將降低。不過,為了繼續將「兩岸一家親」及其效果當作是對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鮮明「對照物」,也是為了營造「兩岸心靈契合」的良好氛圍,尋求最大公約數,儘管柯文哲已經暴露了其「墨綠」的本質,但由於他仍然並沒有直接收回「兩岸一家親」,更沒有公開否定「九二共識」,而且更因為他並非是民進黨員,台北市也只是地方建制因而「雙城論壇」還是將會繼續舉辦的。這並非是為了柯文哲個人,而是為了台灣民眾的福祉,為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曾經頗為聰明的柯文哲,為何這次卻是突然「失聰」?看來他是將自己的能否連任台北市長,看得太重,而在民進黨對他發動心理戰後,慌了神而失去理智,未能洞察細辨,而讓自己的小聰明失準,從而變成了「充滿反被聰明誤」。實際上,在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是否自推參選人大問題上,蔡英文的訴求及終端目標,是與民進黨基層尤其是「獨派」有所不同的。蔡英文在乎的是自己能否爭取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出線權及成功連任,至於台北市長的選情及結果,只要能不影響自己的連任大計,就可以不予計較。因此,柯文哲在接受深綠電台專訪時,只需針對蔡英文的這種心態,承諾不參加選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就已經足夠。蔡英文在得到這項保證後,就將會不顧黨內基層和「獨派」的反彈,堅持繼續「禮讓」柯文哲。而柯文哲倘只是支持蔡英文參選連任,也無傷大雅,還能保持其「超越藍綠」的形象,並繼續以「兩岸一家親」作為遊走兩岸的籌碼。
  實際上,只要柯文哲能成功爭取到連任台北市長,就等於是把他捆綁在台北市,無法抽身出來參加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這是因為,此時他的台北市長任期尚未過半,倘是辭職(無論是辭職參選「總統」還是因當選「總統」而須辭職),就需進行市長補選,勞民傷財,而且也將會被選民質疑他「吃碗裡看碗外」,而影響選情。因此,柯文哲當然說支持蔡英文參選二零二零就好,蔡英文也就是等他說這一句話,並以此來安撫民進黨人,要求他們以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大局為重,不必在乎台北市一個城市的得失,也不必在乎台北市是否會落在國民黨的手中,而且民進黨自推候選人也未必能選得到,更不在乎柯文哲是否繼續以「兩岸一家親」遊走兩岸。
  但是,柯文哲是蔡英文只要五毛,他卻給了一元,在信誓旦旦支持蔡英文參選「總統」之後,卻「法國大餐——多舊魚」地「加碼」操作了「道歉」,這就大件事了,自廢了「超越藍綠」的「武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11 03:43: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