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中日關係轉暖民進黨及「獨派」嚴重受挫

  當年搖滾歌手崔健有一首成名歌曲:《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得太快》,而俗語也有「計劃趕不上變化」之佳句。當下的蔡英文,就正面臨著這樣的宭境,尤其是在台日關係上。實際上,定期舉行、今年策劃已久的「第五屆台日戰略對話」在台北開幕,蔡英文昨日會見了日本代表團,聲稱「台日戰略對話」已經是第五次舉辦,她非常期待本次的對話能與往年一樣,激盪出許多有助於區域安全的觀點和做法,因而她期盼日本訪賓持續支持台灣在區域及國際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並讓台灣當局及日本有更多機會與理念相近的國家建立更緊密的戰略夥伴關係,以確保自由民主價值,並持續形塑區域的未來。蔡英文還聲稱,台灣位居亞洲地緣政治的要衝,數百年來台灣在各方的環繞下追尋生存和發展的道路,深知對話和合作的重要性。近年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先後提出「印太戰略」,讓區域間追求和平繁榮的共同目標,有了合作行動的基礎。我們樂見這個策略的形成,也願意參與其中。台灣是區域當中負責任的成員。她期待日本訪賓能持續在日本國內或其他的國際場合,支持台灣在區域及國際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倘蔡英文此番話是在她剛上台時作出,或許還能發揮一些作用,有所共鳴。但就在蔡英文此番會見日本來賓之前,中國總理李克強籍著前往日本出席中日韓三方論壇之機,實現了中國總理七年來的首次訪日,並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雙邊會談,中日兩國不僅在經濟貿易方面達成多項共識幷簽署文件,更是在防務領域達成了「海空聯絡機制」的協議,還共同出席中日和約締結四十週年的紀念活動,兩人都發表了願意促進中日關係改善和發展的良好意願的講話,安倍晉三還特別強調,「按照日中聯合聲明的規定,日本僅同台灣保持民間往來」。而李克強在隨後的參訪北海道島行程中,安倍晉三全程陪同;李克強結束訪日行程時,安倍晉三還破例前往機場送機。這顯示中日關係回暖,此前蔡英文趁著中日關係較為緊張的空隙,意圖從中插一手,將民進黨政府與日本的關係提升為「半官方關係」的計劃受挫;台灣「獨派」指望日本右翼協助他們「台獨建國」的美夢,也將會幻滅。
  這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個重大變化,蔡英文自己也感覺到了,因而昨日在會見日本來賓時,也不得不表示,近來日韓中之間也舉行首腦會議。在會議上,日本和中國大陸雙方有良性的互動。身為區域中的一員,我們認為日中關係的正向發展有助於區域的穩定。不過,她仍然充分發揮「阿Q精神」,聲稱「日中關係和台日關係,也可以並行不悖。」
  其實,就在李克強訪問日本之前,中日關係就已經有著強烈的回暖跡象,而且還顯著地反映在台日關係的降溫之上。實際上,在蔡英文上台後的兩個五月,日本議員籍著議會假期之機,聯袂絡繹不絕地訪台;但今年的五月假期,據台灣媒體報導,日本議員訪台的安排並不熱絡,可說是「小貓三四隻」,而且即使是訪台的議員,其知名度並不高,影響力更是有限,甚至更是沒有一位自民党籍的議員。這就折射出,儘管蔡英文有著趁著特朗普提出日本也贊同的「印太戰略」之機,深度發展與日本的關係,並以催促日本制定《與台灣關係法》的手法,將台日關係提升到實質上的「半官方關係」的「大計」,但安倍晉三的戰略卻已經悄然發生變化,也正在謀劃著與中國恢復正常關係的計劃。既然日台關係與中日關係是一對既互相聯動又呈現對立的關係,顧得了東就顧不了西,因而也就有了刻意為日台關係降溫的安排,作為執政黨的議員也必須服從這個安排,即使是某些與台灣關係密切的黨籍議員,也得顧全大局。
  對此變化,即使是蔡英文未有覺察,作為「知日派」的謝長廷和邱義仁,也不可能不了解,而且更可能早已向蔡英文回報。因此可以說,蔡英文昨日「近來日韓中之間也舉行首腦會議。在會議上,日本和中國大陸雙方有良性的互動。身為區域中的一員,我們認為日中關係的正向發展有助於區域的穩定;而日中關係和台日關係,也可以並行不悖」的說法,就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心境投射,但卻仍然懷有一線奢望,期盼日本不要為了回暖日中關係而拋棄台灣,因而就採用了「日中關係和台日關係,也可以並行不悖」的討巧語言。
  但領隊出席「第五屆台日戰略對話」的日本代表團團長、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理事長野上義二,畢竟是民間代表,無法代表日本政府;而蔡英文雖然是官方身份,但受制於並非是獨立主權國家,因而這次會見的談話內容,能否發揮作用,也就存疑。更由於安倍晉三已經當面向李克強表態:「按照日中聯合聲明的規定,僅同臺灣保持民間往來」,故而蔡英文的意願必定是將會落空。
  過去長期以來,民進黨尤其是「獨派」團體將日本視為「大靠山」,這有著歷史背景和現實因素。實際上,《馬關條約》簽署後,日本管治台灣五十年,進行「皇民教育」,不少老一輩台灣人都有著嚴重的親日思想,李登輝就聲稱自己在二十三歲之前是一個日本人。而日本在「二戰」中戰敗投降,在撤離台灣之前,刻意扶植「台獨」勢力,因而老一輩「台獨」人物,都是親日人士,甚至早期的「台獨」活動也是以日本為大本營,後來才轉移到美國。而蔡英文的父親,就是為日本人工作,是一個「精日」人士。蔡英文生長在這樣的家庭,多少也有親日思想。
  因而蔡央文將發展對日本關係的位階提得很高,由謝長廷出任駐日代表,並提升對日關係機構的規格,還讓號稱為民進黨內最具戰略思維的邱義仁出任其主管,可見蔡英文在對外關係佈局上,將日本擺在極為重要的位置,甚至不遜色於對美關係,並力促日本仿效美國制定《與台灣關係法》,使得台日關係與台美關係處於平行位置。
  而安倍晉三也曾經迎合蔡英文的這種想法,在蔡英文競選「總統」期間,就給以高規格待遇,打破交往慣例讓訪日的蔡英文進入日本內閣府,甚至安排蔡英文與安倍晉三「巧遇」。蔡英文當選「總統」時,安倍晉三及重要的內閣官員更是在第一時間向蔡英文表示祝賀,還派出龐大的代表團向蔡英文表達祝賀。但隨著特朗普上台後退出「TPP」,最近又計劃實施對日本加征鋼鋁關稅,日本與美國的關係日漸趨凉,日本必須在區域內填補真空,中國就成為最佳的替代國。尤其是中國的龐大市場及觀光客源不能放棄,「一帶一路」倡議對日本也有好處。當然,安倍晉三可能還有其他的考量,而且其本人是精明的政治算計家,此舉除確實為日本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之外,也與安倍本人及自民黨的前景密切相關,成為抵禦在野黨的重要因素。既然如此,重要性遠不如的蔡政府,就被晾在了一邊。 
  但安倍晉三及其領導的日本政府是否「兩面人」,還要觀察幾個因素:其一是在八月十五日是否會參拜靖國神社,其二是會否放棄《與台灣關係法》的立法進程,其三是會否表態支持台灣列席世界衛生大會?倘能經受這幾個考驗,蔡政府就只能是向隅而泣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15 03:03: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