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會否利用馬英九事件凝聚戰鬥力?

  馬英九被控洩密等案,台北地檢署起訴後,經台北地方法院審理,一審獲判無罪。但原告柯建銘及檢方上訴至高等法院,昨日高等法作出一審判決,撤銷北院原判決,改判馬英九有罪,有期徒刑四個月,可科罰金,全案可上訴。馬英九強調一定上訴到底。
  很明顯這是民進黨當局追殺國民黨及其代表人物的系列司法案件中較為重要的一宗案件,也是從政幾十年來,清廉自律甚強,被形容為「不粘鍋」的馬英九,在被起訴的諸多案件中,首宗罪名成立並獲刑的案件,其自恃的「政治武功」已經被「破」。這也正是民進黨人所希望能看到的結果,因為可以化淡真正的貪賄犯陳水扁的原罪,讓被視為清廉的馬英九也「陪綁」。當然,更是滿足了民進黨人要為陳水扁「復仇」的心理。
  實際上,早在陳水扁「總統」任期的後期,陳水扁家族的系列貪賄案爆發,民進黨人就要把當時國民黨內最有機會參選「總統」的馬英九「拖落水」,因而告發了他的「特支費案」,並經特偵組偵查後正式起訴。馬英九在吳敦義勸說後,宣布辭去國民黨主席,並參選「總統」。雖然後來馬英九被法院裁決無罪,並也當選「總統」,但從這一刻起,馬英九就已經成為民進黨人當作是為後來被法院裁決貪賄罪名成立並定讞的陳水扁「報仇」主要目標物。因此,在馬英九的「總統」任期末段,就有民進黨人不斷地放話,聲稱在政黨輪替後,也要把馬英九關起來,與陳水扁「作伴」。果然,馬英九卸任「總統」後,民進黨人就陸續告發了他包括殺人、貪污等在內等超過二百宗的案件,雖然其中大多數案件是屬於濫訴而未能成案,但畢竟也有二十四宗案件是被檢方成功起訴。總之一句話,民進黨人就是要利用司法手段把馬英九置於死地,不但是要陳水扁「報仇」,而且也是要打破馬英九清廉的「政治金鐘罩」,將馬英九「拖落水」,與證據確鑿的貪污犯陳水扁「如此這般」,「阿哥莫話阿悌,話起大失禮」。
  正因為如此,據媒體報導,昨日當高等法院改判馬英九有罪並領刑的消息傳到北檢檢察長邢泰釗辦公室後,辦公室內當即「歡聲雷動」、「歡呼聲達三秒」。可能是連北檢辦公室也自感「吃相難看」,因而連忙發布新聞稿澄清,表示無此誇張情節,並請外界勿做無謂的誇大。
  但不管如何,事實已經證明,此前民進黨人在被法院判決有罪後,就聲大夾惡地嗆聲「法院是由國民黨開的」說詞,已經被顛覆,現在法院已是被民進黨所掌握,所作出的判決多是對民進黨有利。「太陽花學運」參與者衝擊「立法院」和「行政院」,不要說是刑事毀壞,就說是霸占公署,這在其他講求法治的國家和地區,都將會判決罪名成立,否則就將會助長無政府主義思潮,但台灣地區的法院卻判決其無罪。堅持法治原則的法官,判決陳水扁有罪,甚至有與陳水扁案件完全無涉毒司法官只是在業餘演劇中,作出了一個有點像陳水扁被捕時高舉帶著手銬的雙手的動作,也被聲言要偵查「辦綠不辦藍」的法官的新科「監委」陳師孟立案追查。在這樣的高壓氛圍下,除了個別有骨氣的司法官之外,可能其他的司法官,都不同程度地屈從於陳師孟的淫威,在司法實踐中「辦藍不辦綠」。何況,有一些司法官,本身就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此後,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可能會動輒得咎,隨時要吃官司,甚至是成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司法濫權的受害者。
  就是馬英九此案為例,涉嫌司法關說的柯建銘,倒是成了「英雄」,還「惡人先告狀」地狀告馬英九「洩密」,而他本人卻無事。當馬英九要到香港出席一個學術論壇時,他就以馬英九「有罪在身」,可能會籍此「潛逃」為由,要求蔡英文拒絕批准馬英九出境。由此可見,現在台灣地區的司法領域,已經是「人妖顛倒是非淆」。
  由於有此背景,尤其是陳師孟的淫威嚇窒了許多司法官,因而馬英九上訴到最高法院,也未必能討回公道。甚至提到「釋憲」的高度,現在行使「釋憲權」的「大法官會議」中的一些「大法官」,是由蔡英文任命,其中有人還是「獨派」分子,馬英九將難逃厄運。何況,「大法官會議」早就對「總統」是否享有「國家機密特權」作出法官解釋六百二十七號「解釋文」,主張「總統」必須是在維護「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的前題下,就有關「國家安全」、「國防」及「外交」資訊,負有保密義務,亦有決定不公開的權利,才享有所謂的「國家機密特權」;而馬英九以「總統」身分取得偵查中個案資訊及監聽個資,與上述性質無關,就本案來說,馬英九並沒有所謂的「國家機密特權」。他倘若是提出「釋憲」,「大法官會議」也不可能推翻自己曾經作出的「釋憲文」。
  此事對馬英九本人來說,也有深刻的教訓。他在當選「總統」後,沒有乘著自己高票當選的聲勢,及民進黨士氣低沉的極為有利時機,恢復被陳水扁凍掉的「國統會」和《國統綱領》(那是他曾親手參與創建作業的成果),也沒有在恢復兩岸兩會協商談判時,全面落實貫徹「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所提出的各項建議,及早進行兩岸政治對話,促進儘速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以徹底剷除民進黨未來復辟的土壤,而是為了要把謝長廷那六百多萬票也拿到手,做「全民總統」,結果推行了綏靖政策,在委任「台獨」政黨台聯黨的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的同時,提出了「不統不獨不武」的政治綱領,將「不統」置在「不獨」的前頭,還打壓主張兩岸統一的郭冠英等人。從而讓民進黨獲得喘息的機會,得以捲土重來,再加上馬英九自己眼高手低,行政執行力不逮,從而終讓民進黨以「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為號召,再次推翻了國民黨政權,而且國民黨更是因為馬英九主動發動內鬥(此宗案件就是「九月政爭」的後果),導致國民黨一蹶不振,失去對「台獨」勢力的制衡能力。因此,這宗案件,在一定程度來說,就是馬英九自嘗苦果。實際上,近月來在社交媒體上,台灣地區的一些「反獨」知名人士,就都在埋怨馬英九。台灣地區今日的正不壓邪的情況,馬英九要負很大的責任。
  這也可能是昨日馬英九被高等法院判決有罪後,泛藍陣營除了國民黨中央發表新聞稿譴責,及郝龍斌、羅智強等少數國民黨人嗆聲之外,「竟無一人是男兒」。為他鳴不平的原因之一。當然,也折射了國民黨作風保守,人家都已要追殺上門,要趕盡殺絕,從清查黨產到以「轉型正義」為名清除國民黨賴以立足的政治基礎,但卻仍在「溫良恭儉讓」。
  對比陳水扁的被判刑,雖然是貨真價實的犯罪,卻都有一群「扁迷」要為其呼冤叫屈,叫喊要特赦他。這就使得陳水扁的膽子越來越大,多次違反自己對台中監獄作出的各項保證,到處趴趴走並發表言論,成為民進黨吸引選票的利多條件。而陳致中在參選高雄市議員時,在其所在選區拿下最高票。
  倘國民黨能夠學得民進黨的一成「功夫」,以馬英九被判刑作為國民黨遭民進黨政治迫害的發洩口,號召已經失聯的支持者同仇敵愾,促使他們迅速回流歸隊,並吸引也看不過眼的中間選民「埋堆」,說不好就是一個重新振興的利好機會。但從目前情況看,國民黨從中央到基層都沒有好好利用此由民進黨自動送上門來的機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16 03:58: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