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綠白合作破局最大「受害者」應是蔡英文

  民進黨中央選對會昨日開會後作出三點結論:其一、選對會近來針對民進黨黨在台北市基層黨公職幹部,包括現任市議員、通過初選的市議員參選人、黨籍里長及市黨部執評委等進行座談。多數與會幹部認為民進黨應提出自己的市長候選人,讓中央與地方執政同步,貫徹民進黨對人民的改革承諾,實踐民進黨對首都的市政願景。其二、二零一四年民進黨在野時,選擇與無黨籍的柯文哲市長合作,以在野大聯盟的形式,順利打敗國民黨,實現首都政黨輪替的艱難目標。如今,民進黨已在「中央」執政,並於「國會」過半。在改革進入最關鍵的時刻,民進黨應承擔更大的責任。選對會認為,未來的市長應當充分理解民進黨的目標,體現民進黨的價值,並與「中央」執政一致,共同推動政策,實踐改革理想。其三、基於上述評估,針對台北市長候選人徵召事宜,選對會將向主席提出建議,依《民主進步黨二零一八直轄市長暨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之規定,啟動徵召的程序,開始評估人選。
  也就是說,今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不再「禮讓」柯文哲,而是自推人選,並啓動徵召程序,且徵召的人必須是民進黨籍,不會有無黨籍人士。據民進黨發言人透露,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昨日在中常會上聽完選對會的報告後,思考了一下,接著問大家「有沒有意見」;現場沒有人有意見。而中常會沒有任何討論,也沒有臨時動議。因而相信是蔡英文和中常委們都已經採納了選對會的建議。
  至於是否會徵召賴清德或陳菊?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和民進黨「選對會」召集人之一的陳明文都表示「不排除」。不過,民進黨內都普遍認為,應當推出最強的人。而目前民進黨已宣佈參選台北市長的姚文智、呂秀蓮,及已宣佈脫黨參選台北市長的蘇煥智,無論是與柯文哲還是國民黨確定的提名人丁守中相比,都不是最強的人。而被視為最強的人的賴清德、陳菊,卻又表示沒有意願,蔡英文還曾表示不會讓陳菊參加台北市長選戰。因而在蔡英文「民進黨在台北市不能淪落為老三」的考量之下,最後徵召賴清德的機率不低。
  由於民進黨已經確定台北市長選戰啟動徵召程序,亦即不採用黨內初選程序,而且所徵召的人必須是民進黨籍,這當然就包括了不會採用四年前曾經用過的「二階段民調」方式,因而已經確定民進黨與柯文哲的合作破局。除非是在民進黨於五月底確定徵召人選之前,柯文哲宣布加入民進黨並辦妥入黨手續。
  但從目前情況看,這個前景非常渺茫。一方面是柯文哲近來因懷抱「吃定民進黨」心理而發表不少對民進黨「不敬」的談話,已經得罪了民進黨的基層黨員,而這也正是他們要向民進黨中央施加「自推台北市長人選」壓力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們更不可能會接受柯文哲以「投機者」的形象及手法混進民進黨並作為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參選人;另一方面,一向自信滿滿、睥睨藍綠,以「政治素人」形象示眾並以此來「混政治」甚至還冀求「更上層樓」的柯文哲,不會為了台北市長選舉而打爛自己的「齋缽」,因為他自信即使是民進黨決定不再與他合作,他也未必會在爭取連任的選戰中失利,因而他不會因小失大,在選民們普遍討厭藍綠惡鬥,希望有「第三力量」出現並領導台灣的情況下,犧牲自己繼續以「政治素人」形象,參加二零二零年或二零一四年「總統」大選的機會。
  實際上,在柯文哲的盤算中,他的主要支持者是大量的中間選民尤其是四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只要能在選戰過程中操弄議題得宜,激發中間選民及青年人出來投票,就將能催發「棄保效應」,將淺綠和淺藍選票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因此,雖然他昨日下午到台北市議會報告地方總預算編製經過並接受議員質詢,回應媒體的訪問時表示,這樣的結果也沒有所謂的要不要、喜歡不喜歡,只是確定三足鼎立後,打選戰確實有風險,「不要想說會成功,也可能被幹掉」;但他更是堅定地說,我們還是努力到底,目前沒有規劃加入民進黨。亦即是說,柯文哲仍是將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台北市長,而且對能夠勝選連任具有信心。
  因此,表面上看,柯文哲是民進黨這個決策的受害者,其實不然,對此決策最感到煩惱的,還是蔡英文。因為其一,近來民進黨內的民意生態,明知黨主席堅持繼續與柯文哲合作的主張,但從台北市到中南部,從黨高層到黨基層,從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黨員到黨籍台北市議員參選人,都悖離其意志,強烈要求民進黨自推台北市長參選人。這就使得她個人的意志及實行集權的領導權威,被全黨意願所擊破,領導權威嚴重受挫。
  其二、蔡英文可能會成為民進黨這個決策的犧牲品。實際上,蔡英文是反對民進黨自推人選參加台北市長選舉的,一直主張繼續「禮讓」柯文哲。其原因,不單止是擔心民進黨在自提參選人後,將會淪為「老三」,面子上掛不住,而且更因為擔心柯文哲在落選後,就可以無牽無掛地參加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威脅自己的連任之路。
  因此,籍著繼續與柯文哲的合作,將柯文哲「鎖定」在台北市,讓他在二零二零年不能跳出來參加「總統」大選,就是蔡英文的戰略考量。因此,蔡英文最擔心的是,倘民進黨自推台北市長參選人,導致柯文哲落選,就將會重演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施政滿意度極高的台北市長陳水扁,仍然輸掉連爭取連任市長之戰,當晚在謝票會場上,與會支持者高呼「選總統」的場景,促發柯文哲宣布參加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
  柯文哲也看到了這一點,因而最近就公開表態,不會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但這是有前提的,就是民進黨繼續「禮讓」他,實際上他的為「兩岸一家親」道歉,就是為了爭取民進黨繼續「禮讓」他。現在既然民進黨已經決定自推台北市長提名人,他也就無須遵守這個承諾。
  這就是蔡英文的煩惱所在。她並不擔心台北市議員能否守住台北市的基本盤,只要能將柯文哲「鎖定」在台北市,並以「行政院長來困死賴清德鎖,以國民黨目前的失敗主義情緒,她本人就有能夠爭取連任「總統」的機會。因此,鎖住柯文哲,已成為她的主軸。但無奈基層反彈,而且她還擔心將會因此而導致在明年初的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基層黨員抵制她而改推他人(可能是賴清德)。尤其是將為已經公開表態「穿裙子的不能統領三軍」,及「蔡英文只當一任就好」,並力挺賴清德的辜寬敏,推送一個「加碼」強化其這一訴求的理由。
  但既然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民進黨必須自提台北市長參選人,蔡英文就只得順勢而為。不過,必須推出最強的人選,避免民進黨在台北市淪落為「老三」。因此,賴清德和陳菊就成為目標人選。
  如是推出賴清德,無論輸贏都對蔡英文不利。如果贏了,賴清德就成為「功臣」,增強其參加「總統」黨內初選的籌碼,威脅自己的連任之路。如是輸了,賴清德就掙脫了「行政院長」的鎖鏈,可以無牽無掛地與自己爭奪二零二零年出戰「總統」大選的參選權。
  陳菊則好辦些。她因年齡因素,沒有「二零二零」的野心。但既然蔡英文要她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就是為了讓她充分發揮「桶箍」的作用,統籌協調好民進黨在全島的「九合一」輔選工作。如果提名她參選台北市長,她就只能是顧著自己的選情,而無法顧及全島的選情。
  因此,拒絕繼續與柯文哲合作,可能是蔡英文從政以來最違心作出的一個決定,也是她最難邁過的一道「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17 03:32: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