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大勢有利但國民黨卻主客觀都不爭氣

  自從台灣當局年前將各種各類、五花八門的公職選舉整合為兩大類,一為全島性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二為地方性的「九合一」選舉,兩者的任期都是四年,而且大致上每隔兩年就舉行一次選舉之後,不但是可以節省財政和人力資格,而且也可避免因為選舉的頻密舉行而導致社會遭受更大撕裂之後,每一屆的「九合一」地方性選舉,就被視為全島性選舉的「期中考試」,或是下一次全島性選舉的「前哨戰」,其制式就有點像美國的總統和國會議員選舉。
  因此,今年十一月舉行的「九合一」地方性選舉,既可以說是對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期中考試」,也可說是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前哨戰」。因而盡管是地方性選舉,但台灣地區各政黨都將會全力以赴,寸土必爭,將之當作是「總統」大選來打。
  很明顯,今年底「九合一」選舉的整個態勢,已經與四年前的「九合一」選舉和兩年前的「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有所不同。前兩次選舉,民進黨乘著「太陽花學運」的「威力」,馬政府執政黨無能,國民黨的內鬥,並充分利用大打「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心理戰技巧,還有被視為「第三勢力」的白色力量的崛起而作側翼掩護,勢如破竹,在兩場選戰中都再次擊潰國民黨,拿下前所未有的佳績,不但是攻城略地,奪取了多數並富庶的縣市,重演「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戲碼,而且也一舉攻陷「總統府」和「立法院」,得以實現「完全執政」。但民進黨一旦成為執政黨,而且也佔據了「立法院」的多數議席,就卻轉變為人們監督和批評的對象,易位而處,過去民進黨批評國民黨的各種口號,現在人們也同樣可以反轉用在民進黨的身上,因而就有民進黨的「根據地」高雄市驚現「民進黨不倒,經濟不會好」看板的情事。而蔡英文更是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總統」開放全民直選後,除李登輝只是一任之外,首位在第一任內就出現負評的「總統」,可以說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當年受到「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蠱惑上當的選民,似乎是要還回國民黨一個公道。
  但國民黨也確實是太不爭氣了,仍然深陷於失敗主義的情緒之中,人們曾經寄以厚望的黨主席吳敦義也無為而治,讓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急得直跳腳。不過,這也難怪,國民黨正陷於蔡政府的追堵圍殺之中,從清剿黨產到揮刀砍掉國民黨外圍組織婦聯會及救國團等,還有以「轉型正義」之名的政治報復,讓已經潰不成軍的國民黨更是萬劫不復。曾經習慣了大手大腳花錢的紈絝子弟,一下子窮到連黨工薪金也拿不出來。據說,吳敦義每天一起床,思考的第一件事就是籌款以應付「出糧」的問題,他最近宴請歷任黨主席,其中一個議題也是請求他們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幫助黨籌款,以應對黨務運作的開支尤其是黨工的薪酬。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國民黨的財政狀況如今宭態如此,對比於財源滾滾的民進黨,如何發揮戰力?
  其實,民進黨過去的財政更困難。因此,當年許信良甫當選民進黨主席當晚,尚未走馬上任,就「夜奔敵營」,奔赴李登輝的「大安官邸」,與李登輝完成一項政治交易:以民進黨不再阻撓李登輝的「修憲」大計,來換取民進黨支持《政黨選舉補助費條例》獲得「立法院」通過,為的就是要籍此解決民進黨的黨務經費困難的問題。此後,民進黨藉憑著在「立委」選舉中每得一票可獲五十元政黨選舉補助金,每年共得一、二億元的補助金,完全解決了民進黨的經費問題,不但可清還了民進黨歷年積欠的債務,並可搬到寬敞明亮、辦公條件較為舒適的華山商務大樓辦公,而且還可提升黨工的待遇,使到黨工們可在無後顧之懮下更全情地投入黨務工作及選戰,不用擔心人才流失到商務市場。
  而在二零一六年的第九屆「立委」選舉中,民進黨與國民黨主客易位,所獲政黨選舉補助金也首次出現「逆差」,民進黨每年可獲二億六千八百五十四萬餘元,國民黨每年僅可獲一億六千四百零四萬餘元,親民黨每年可獲三千九百七十四萬餘元,時代力量每年可獲三千七百二十一萬餘元,新黨每年可獲二千五百五十萬餘元。國民黨這每年一億多元,還不夠「塞牙縫」,苦於「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在新黨捐出政黨選舉補助金的背後
  新黨主席郁慕明日前舉行記者會宣佈,為感謝五十一萬選民的支持,決定將新黨在今年「立委」選舉中獲得的政黨票補助款全數捐出,希望五十一萬選民也能奉獻社會。郁慕明表示,這筆捐款將設立為急難救助金,預計用來協助清寒學童就學、生活,或幫助這次台南大地震的受災戶。新黨將在一個月內會規劃出具體的運作方式,並完全公開基金開支。
  郁慕明還強調,雖然這次新黨沒有得到「立委」席次,但希望引領「立法院」中的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和親民黨一起「新黨化」,比照新黨捐出補助款。
  第九屆「立委」選舉的「不分區立委」選舉部分,共有五個政黨所獲得的政黨票數跨過可以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百分之三點五「門檻」。以每票每年五十元計算,民進黨每年可獲二億六千八百五十四萬餘元,國民黨可年領一億六千四百零四萬餘元,親民黨可年領三千九百七十四萬餘元,「時代力量」年領三千七百二十一萬元補助款。而新黨在今年大選的政黨票獲得百分之四點一八得票率,雖然未能像上述四個政黨那樣,因為跨過可以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的議席,但也可每年領取二千五百五十萬餘元的政黨選舉補助金,在第九屆「立委」任期的四年間,共可領取一億零二百萬元,亦即新黨將捐出共一億零二百萬元。
  因此,國民黨在今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中,所遇到的困難不單止是士氣問題,還有財政問題。過去每逢選舉,中央黨部對經由但核准參選或由黨提名參選的候選人,都有一筆為數不菲的財政支持,某些黨員還有特別黨部(如「黃復興黨部)等的另行一筆財政支持),再加上向企業或個人籌款,財源充足,因而大多有選舉經費盈餘。但今次,中央黨部連黨工薪酬都「揭不開鍋」了,是否還有財力支持候選人?各位候選人只能是「自求多福」,以自己的個人影響力,進行籌款了。而且,由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民眾登記參選各項公職選舉都要繳交保證金,若得票數未達法定門檻,保證金就要被沒收。而每個縣市議員的保證金為十二至二十萬元,兩大政黨更規定要參與黨內初選必須繳納高額的黨內初選保證金。因而國民黨的候選人,不但得不到黨中央的資助,而且相反還需繳交保證金,這對不具雄厚背景的優秀人才形成很高的參政「門檻」。
  現在由於民進黨執政,蔡英文更必定限令,公營企業不能資助國民黨的參選人,國民黨大參選人自始失去這條過去的「大水喉」。私人企業主為了經營順利,即使是願意捐給國民黨的參選人,也將會給民進黨參選人更多的捐款。事實也已證明,兩年前的「總統」和「立委」選舉,民進黨所得籌款就比國民黨多。
  現在看來,國民黨還能籌到款的,是大陸台商,而國民黨的幹部及參選人可自由出入大陸,也方便籌款活動。而且國民黨早就經營大陸台商,在陳水扁時期,章孝嚴、蕭萬長、江丙坤等就深耕細作,因而向大陸台商募款也是參選人財政來源的一部份。
  當然,在大陸台商中,也有民進黨的支持者,尤其是從台灣中南部到大陸投資的中小企業經營者,過去台灣媒體就披露了不少個案。不過,現今的情況可能會有變化。大陸官方和民眾,對那種「賺人民幣卻捐輸給民進黨」的做法深惡痛絕。正因為如此,近來在台灣的媒體上,經常就可看到,有大陸台商刊登廣告,聲明自己絕對不支持「台獨」。
  前日,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會見出席全國臺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第四届第三次會員大會代表時指出,隨著臺灣「九合一」選舉臨近,「台獨」分裂圖謀和行徑還會變本加厲。希望廣大台商朋友對此高度警惕,堅决反對。這是歷任國台辦主任罕見的強硬態度。盡管過去也有類似的警告,但公開進行則是首見。因而對國民黨參選人的資助會有一定效果。但是,國民黨在整體上不爭氣,也只能是無可奈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18 03:42: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