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開不成臨時會何人會感到失望? 

  由民進黨幕後操控的學生「反課綱微調」事件,由於「反課綱微調」北高學生發言人、莊敬高職休學生林冠華,選擇其生日燒炭自殺死亡而火上澆油。「反課綱微調」學生於當晚再度集結,到「教育部」前焚燒紙錢哀悼,隨後衝進一旁的「立法院」,拉起布條高喊口號,要求「教育部長」吳思華下台,及「立法院」立即召開臨時會,「立委」聯署廢「新課綱」。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隨即「打蛇隨棍上」,發表聲明請求「立法院長」王金平立即召開朝野協商,就學生所提出的「吳思華下台」、「立即停止違法課綱」兩項訴求,召開臨時會並作成決議,以實際行動回應林冠華及廣大同學的心聲。
  本欄此前曾分析指出,民進黨黨團利用「反新課綱」學生自殺事件要求召開臨時會,表面上看是為了解決「新課綱」事件,其實是要利用此事件挖下陷阱,陷國民黨於險境,進一步摧毀其選情。這樣,民進黨就可火中取栗,擴大本來已經較佳的選情。實際上,在召開臨時會的本身,就已讓國民黨輸了一仗。等於是承認「課綱微調」是錯誤的,這對國民黨的選情將會構成負面影響。而在對學生們提出的「吳思華下台」、「立即停止違法課綱」兩項訴求付諸表決時,無論其結果如何,都將會對洪秀柱的「總統」選情和國民黨的「立委」選情,造成頗為不利的影響。因此,絕大多數國民黨「立委」,都反對召開臨時會。而藍營支持者也不斷打電話到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辦公室,要求國民黨絕對不能退讓,「如開了臨時會就表示對民進黨投降」。
  但奇怪的是,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並不反對召開臨時會,只是主張不能為「新課綱」的單一議題而召開,必須加入民生議題。而可以保住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則是感到又到了他充分發揮鼎鼐調和本領的時候了,也積極呼應召開臨時會的建議,安排時間召集朝野黨團進行協商,在前日的朝野協商失敗後,昨日又召集全體「立委」談話會,其要促成召開臨時會的熱烈及焦急心情,躍然於臉上。
  更奇怪的是,在談話會前的國民黨黨團會議,固然是一致通過了反對召開臨時會的決議,而曾經全力推動召開臨時會的民進黨黨團,還有台聯黨團,卻也決定撤回提案,不開臨時會。因此,談話會中,藍綠黨團竟然罕見地一致得出共識,共同通過決議不開臨時會,建議「教育部」立刻依《高級中等教育法》進行課綱檢討,二零一五學年度教科書則由各學校自由選擇。這等於是召開臨時會的兩大主題:「吳思華下台」、「立即停止違法課綱」,都已成了「燒不響」的「濕水炮仗」。會後王金平指出,整個爭議現在等於回歸到重新檢討了,「教育部」和各黨團都同意這樣的作法,就不用召開臨時會。由於協商結論符合學生訴求,希望學生能回到校園生活,讓事件到此落幕。
  眼看就將要成為「小型太陽花學運」的中學生反「新課綱」運動,就要夭折了。盡管尚不知道,學生們會否接受這個結果,並以此為下台階,撤出「教育部」,以結束這場運動,但可以肯定的是,某些政治人物意圖利用這場運動達成自己目的的算計,都不同程度地失敗了,因而可能會感到失望。
  首先感到失望的,當然是那些參與「反新課綱」活動的學生們。因為他們提出的「吳思華下台」、「立即停止違法課綱」兩項訴求,全部槓龜。而且,不但是爭取不到「撤回課綱」的「最高要求」,即使是「暫緩執行」的「最低要求」也達不到。可以說,他們被民進黨和台聯黨「出賣」了。
  但更感失望的,可能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去年「太陽花學運」顛覆了社會對兩岸交流紅利的看法,間接地促使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獲得大勝。今次「反新課綱」運動興起後,蔡英文見獵心喜,以為這個小型「太陽花學運」可以「照板煮碗」,在擴大發展後,可以催使自己的「總統」得票率過半,及民進黨「立委」議席過半。因而極深地介入「反新課綱」運動,從公開發聲譴責「新課綱」的程序後和內容,到提供物資支援學生,昨日凌晨還到「教育部」探望學生,意圖將「反新課綱」的邪火潑得更旺。而學生們則以高呼「凍蒜」來回應之,可見「司馬懿之心」即在於此。
  民進黨堅持要召開臨時會,其用意很明顯,就是要把「戰場」從「教育部」引向與之一路之隔的「立法院」,當「立法院」臨時會審議「吳思華下台」、「立即停止違法課綱」兩項訴求時,學生們包圍甚至是衝進「立法院」,再次引爆「太陽花學運」第二版,為民進黨的勝選釀造社會氛圍。而在「立法院」召開談話會前的幾個小時之前,蔡英文連夜到「教育部」探視學生,就是要為催谷臨時會「添柴澆油」。
  但為何在談話會上,連民進黨團和台聯黨團,卻都突然轉變立場,同意不開臨時會呢?這可能是民進黨內一些較具戰略眼光,較為冷靜的人員,看出「反新課綱」運動再拖下去,未必對民進黨有利。比如,「新潮流系」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就公開發文指出,民進黨必須小心處理「新課綱」問題,因為在台灣經濟萎靡不振、人民對「國家」未來普遍感到傍徨的時候,為了名詞之爭而持續激烈抗爭,必須慎防大多數人會從同情轉成不耐。而且更重要的是,「課綱」爭議涉及到極為敏感的「親日/反日」情緒。「親日獨派」或許覺得「慰安婦」本來就是自願,也或許覺得日本根本就不是「殖民政府」,但這卻會讓長期關注慰安婦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女權運動者和原住民運動者們感到憤怒,也會讓台灣在國際上處於無法和人對話的窘態。如果這個話題繼續在媒體上放大而把民進黨推到極端,恐怕會讓這次本來願意支持蔡英文的中間和淺藍選票流失。而這也似乎是洪秀柱目前的戰略。
  這個後果相當嚴重,因而民進黨黨團趕緊「懸崖勒馬」,並在「立法院」談話會通過後不開臨時會的決議後,當即趕到「教育部」,向學生們解釋,一方面是為自己卸責,另一方面則提防學生們,倘繼續鬧下去可能會適得其反。
  另外一位感到失望的,可能是王金平。他是國民黨內首位也是唯一支持學生的人物,並主張召開臨時會解決。這是他「食過翻尋味」,去年的「太陽花學運」,最後是在他的出手協調之下而落幕的,讓他在馬英九的面前「威到盡」,也在台灣民眾面前「攞足彩」。如果今次也能坐收化解僵局之利,就成了藍軍的「大英雄」,操作「棄洪拱王」就更具正當性。  
  但隨著召開臨時會的提議被「打槍」,上述的願景及祈求,全都「竹籃打水一場空」。相關當事人,能不失望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8-05 04:14: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