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民進黨提名陳菊出戰台北市可能性增高 

  民進黨確定與柯文哲分手後,就必須盡快決定代表民進黨出戰台北市長選舉的人選。除了已經宣布參選的姚文智、呂秀蓮,及雖然已經宣布脫黨參選,但民進黨選對會在前一段時間徵詢對是否繼續與柯文哲合作的意見時,仍然將之視為徵詢意見對象的蘇煥智,摩拳擦掌之外,民進黨內外還將「戰將人選」的注視目光,集中在陳菊、賴清德和鄭麗君等人的身上。
  或許,民進黨選對會目前正在根據黨的戰略要求,對上述人選進行反复比較評估,並逐一徵詢其本人的意願。而結合到蔡英文月來的系列談話內容,及民進黨的選戰傳統習慣,民進黨對出戰台北市長選舉的人選的要求,可能有以下幾點:
  其一,盡量爭取勝選,進一步實現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的「完全執政」,尤其是「中央」與「首都」的同步「完全執政」。即使是受到客觀條件限制,未能贏得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的得票率也不能淪落為「老三」,亦即落在丁守中、柯文哲之下。否則,民進黨的面子將會很難看:在蔡英文以大比數當選「總統」,民進黨也佔據「立法院」大多數議席的極為優勢條件下,卻竟然在民進黨(陳水扁)也曾掌控過的「首都」淪落為「老三」,確實是說不過去,而且也讓打敗了民進黨(不管是否當選連任台北市長)的柯文哲,更為看不起民進黨尤其是蔡英文,助長其直攻「二零二零」的氣焰。
  其二、無論是從「母雞帶小雞」的戰術,需要強悍的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帶動黨籍台北市議員參選人的選情,爭取拿下台北市議會的較多議席的考慮,還是以維繫住民進黨在台北市的基本盤,為蔡英文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中在台北市內發揮好固盤作用的要求看,民進黨推出的台北市長參選人,都必須是「A咖」人物。
  其三、既然民進黨決定徵召蘇貞昌為新北市長選舉的提名人,台北市的政治地位比新北市更重要,而且兩個直轄市也都是「攻城戰」而不是「守城戰」,因而民進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參選人,必須體現「比例原則」,無論是黨內資歷、地位及戰力,都不能低於蘇貞昌,甚至還要高於蘇貞昌。
  就此而言,從種種跡象看,民進黨徵召陳菊出戰台北市長選舉的可能性就正在增大。這是因為,論資歷,雖然呂秀蓮與陳菊「平起平坐」,都是「美麗島軍法大審」的「受難者」,也都是民進黨的創黨成員,而且呂秀蓮還曾任過「副總統」,地位比陳菊高得多,但要比戰力,及要達成為蔡英文「固盤」及「母雞帶小雞」的戰術目標,呂秀蓮卻遠不如陳菊,而且就個人與蔡英文的關係而言,呂秀蓮與蔡英文的關係極為疏離,而陳菊與蔡英文親如姊妹,形同閨蜜。
  不過,就選戰經歷及戰績看,則是呂秀蓮與陳菊各有千秋。儘管呂秀蓮的「副總統」之選,完全是在「傍」陳水扁的「福」,但當年她曾在藍大於綠的桃園縣長選舉中獲勝,儘管也是受到國民黨籍原縣長劉邦友命案之賜,但在當時卻是具有「突破性」意義的。而陳菊的高雄市長勝選,則有些「勝之不武」,全靠輔選的「新潮流系」操弄「走路工事件」而取勝。盡管經此一役,陳菊徹底改變了高雄市的政治生態,從此綠大於藍,但與其說是勝選有功,不如說是經營有求。實際上,由於其公關手腕了得,即使是遇到極為嚴重的氣爆事件,還有在抗禦風災時偷空返回官邸睡覺休息,都無損其形象和聲望。
  從在台北市的影響力看,除了姚文智是在台北市選出的「立委」,並為參選台北市長做了大量的準備,其市政綱領也讓部分台北市民抱有好感。但陳菊在台北市的形象也不賴,當年陳水扁任台北市長時,她是市政府社會局長,台北市的弱勢團體對她應有感,盡管已經二十年。但弱勢群體正是柯文哲的主要「柯粉」,而且在時空背景上,當今的市長與二十年前的局長相碰,或許陳菊將會較為遜色。當然,現在擺在檯面上的民進黨其他人選,就更是甭提了。
  但陳菊也存在著不少「罩門」。其中最大的「罩門」,是其年齡及身體狀況。因為既然落場參選,就要有當選的願景。而既然是當選了,就應不止一任,要做滿兩任。陳菊在高雄市時就是如此,而且還因高雄縣市合併,而「超額」了一屆。但以陳菊的年齡和身體狀況,倘當選了在其第一任可能尚可應付,第二任就有問題了。當然,世事無絕對,在第一任時注意培養接班人,物色能勝選的人,就可以安心退下。無論如何,倘是陳菊出馬,就應是她在政壇的最後一戰了,此後應是再也沒有參選的可能了。
  陳菊的落場參選,還可為其的「總統府秘書長」職務與在選戰中發揮「桶箍」作用之間出現的衝突解套。實際上,蔡英文要陳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是希望她能在「九合一」選舉中發揮「桶箍」作用,協調鼎鼐黨內各派系。但其實這本身就存在著矛盾,一方面她是「新潮流系」的元老,其他派系尤其是「正國會」和「謝系」是否臣服?不無疑問,而且「一邊一國連線」也對「新潮流系」反對「赦扁」而頗為反感;另一方面是陳菊出版《花媽有話說》一書,不但弄巧反拙起不到加持劉世芳選情的作用,而且反而得罪了黨內的一些重要派系尤其是「謝系」,這個後遺症,是否仍會存在?而在陳菊參選台北市長後,就可名正言順地放棄「桶箍」的職能及責任,等於「甩難」。
  更有一個不能不考慮的問題,就是倘陳菊以「總統府秘書長」的身份,作民進黨選戰的總協調,尤其是出任蘇貞昌競選總部的頭頭,可能會遭到羅智強的提告,並使民進黨陷入「雙重標準」的責難。何況羅智強是在辭去「總統府副秘書長」後才擔任國民黨的選戰職務仍然挨告,而陳菊卻是在「總統府秘書長」的任上為民進黨操盤選戰,這就將會對民進黨的形象造成太大的傷害。倘她為了參選台北市長而辭去「總統府秘書長」之職,即使是在顧及自己的選情的同時,也在為全黨的選情發揮「桶箍」作用,就可避過此衝突矛盾,並避免民進黨的形象更糟糕。
  呂秀蓮揚言說,倘民進黨決定是徵召陳菊出戰台北市長,她將退選。這真是笑甩所有人都大牙——她也自視太高了,本來整個民進黨從來就沒有將她擺在出選台北市長的名單之內,「退選」又嚇得了誰?反而是民進黨將會卸掉一個麻煩包袱,在選戰過程中可以減少一些黨內噪音。
  而其他的已經宣布參選或傳說的潛在徵召人選中,蘇煥智已宣佈脫黨。如果民進黨徵召他參選,可能會引發黨內尤其是正規循黨內初選程序求戰的姚文智、呂秀蓮的反彈。倘蘇煥智因此而以無黨籍身份場參選,雖然將會對民進黨提名人有一定的影響,但相信不會太大。
  姚文智具有誠意,也作了充分準備。但他的短板也頗為明顯。一來可能會讓民進黨在台北市淪為「老三」,二來也將難以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而且也將無法為蔡英文「固盤」。何況,他的「謝派」背景,可能會遭到「新潮流系」的抵制,而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中,「新潮流系」的勢力較大,甚至民進黨中央選對會的召集人之一林錫耀就是「新潮流系」。
  賴清德是「新潮流系」元老,但恐怕他對出選台北市長的意願不大。倘贏了,等於是「封殺」了他的未來「總統路」--即使不是「二零二零」,也是「二零二四」,除非是自動放棄爭取連任。但屆時鄭文燦和林佳龍已經冒起,而且具有年齡優勢,因而他的戰場,應是「二零二零」,尤其是此時全力支持他,但年事已高的「獨派」大佬辜寬敏還不存在「尚能飯否」的問題。倘輸了,就等於是連帶未來「總統」選戰也是未戰先輸了。這個風險,太不值得去冒了。何況,蔡英文也不一定樂意讓他出選,因為等於是為他解脫了枷鎖。實際上,蔡英文要他出任「行政院長」,除了是借助他的行政能力,以提高民調之外,還出於要將他「綁死」在自己身邊,「就近看管」的用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19 03:44: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