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富權)


 

從宋楚瑜樂於與「台獨」元老為伍說起

  蔡英文的這個就職兩周年,過得頗為窩囊。本來,不但是國民黨人,而且還有民進黨人,都呼籲她發表就職兩周年講話,當然兩者的動機不同,前者希望她趁此機會公開聲明承認「九二共識」,後者有人建議她宣布將「維持現狀」寫進民進黨黨綱,但她卻極為低調,採取接受網媒「沃草」邀請,與網友對話的方式,與早就甄選安排好的網民進行交流,並美名之曰「創新」。但只有二千多人瀏覽,以台灣人慣常的用語說,那就是蔡英文把自己「弄小看扁」了。
  或許,蔡英文是擔心自己倘是公開發表就職二週年講話,在台灣寶島內外的各種爭議中,難以拿捏得準,容易受到來自任何一方的批評和責難,因而就避弊趨利,找一個,表面中立、監督「國會」及「政府」,實際上卻是由「台派」商人作金主創立,並曾經發起過避免國民黨籍「立委」的「割闌尾」行動的「沃草」網站,與其實帶有「太陽花學運」影子的網民進行對話交流,並以其在倫敦政經學運修讀博士學位時形成的「第三條路」思維方式,在訪談中一方面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另一方面也聲稱將會繼續奉行「維持現狀」路線。希望可以「無驚無險,又到五點」,平安獲得連任,總之,一切工作都是以連任為主軸,即使是對柯文哲或是對賴清德,都是如此。
  就在蔡英文就職兩週年期間,世界衛生大會開幕,沒有向台灣「衛福部長」發出邀請函。一些「立委」和「獨派」人士在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外鬧事,被當地警察驅離。這是對蔡英文就職兩週年的「最大禮物」。
  當然,蔡英文也沒有閑著,找來一些「友邦國」元首或首腦訪台,給予憲兵儀仗隊迎接的待遇,並在「總統府」宴請,表達對他們的代表在世界衛生大會上「為台灣發聲」的感謝。鑑於去年剛上台不久的蔡政府「沒有經驗」,「禮儀不周」而導致只有十一個台灣「友邦」發動提案,很難看到教訓,今年做足功夫,終於爭取到十五個個「邦交國」提案。但有參與提案的所羅門的總理何瑞朗,昨日在「國宴」上致辭時,竟然以近半小時的「篇幅」頻頻喊窮,並強調指出該國將於二零二三年舉辦太平洋運動會,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計劃,因為時間非常緊迫,「希望台灣提供援助或資金援助方面能夠早日達成結論」。而由於該國前總理蘇嘉瓦瑞二零一六年七月率團訪問台灣之前,曾與中國駐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參事會面,提出與中國建立邦交關係的建議,並尋求中國協助其興建運動設施,以準備二零二三年在所羅門舉行的第十七屆太平洋運動會,故而他在致辭中,還特別提及到,蔡英文在六個多月前訪問所羅門群島之前,該國國會剛對前總理蘇嘉瓦瑞總理進行「不信任投票」。因而他昨日在蔡英文面前的「喊窮」,實質上是在向蔡英文「敲竹槓」,如果不援助所羅門興建運動場設施,他隨時將會像前總理那樣,倒向北京。
  所羅門為了「勒索」蔡政府,今年是「搏到盡」了,除了牽頭簽署讓台灣當局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提案之外,其衛生部長在大會上擔任辯方代表發言,爭取將「邀請台灣作為觀察員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提案列入全體會議的議程,但主席確裁示不予列入,蔡政府又一次碰壁。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蔡政府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卻仍然有四個「邦交國」未參與提案,包括梵蒂岡、帕勞、洪都拉斯、危地馬拉。而其中的帕勞,去年還曾是「急先鋒」。這些國家是否與台灣當局的「邦交」亮了「紅燈」,尚未得知,但從此前流傳的消息看,確實是有幾個「邦交國」不穩,而有一些國家沒有參與提案,可能就是風向標。其實,即使是有參與提案者,也不穩陣,說不好說變就變。
  按照慣例,蔡英文在就職兩週年時,公佈續聘「總統府資政」和「總統府國策顧問」的名單。按慣例,「總統府資政」是為「國」建言,「總統」就公共政策請益、諮詢的社會領袖,是屬於「院長級」的酬庸榮譽職位。過去分為「有給職」及「無給職」,馬英九二零零八年上任後不再聘任「有給職」,以三十人為限,聘期不得逾越「總統」任期。而「國策顧問」則就不同範疇的公共政策向「總統」提供意見,多來自不同專業領域或群體,是屬於「部長級」的酬庸榮譽職務,由「總統」遴選及聘任,過去分為「有給職」及「無給職」兩種,馬英九上任後也同樣不再聘任「有給職」。,
  宋楚瑜繼續獲蔡英文續聘「總統府資政」。而與他「為伍」者,基本上是「台獨」人士,包括吳澧培、姚嘉文、施朝暉(史明)、辜寬敏、葉菊蘭等。而宋楚瑜則聲言自己是承認「九二共識」及「反台獨」的,甚至在此前出任「新聞局長」時,強勢打壓「台獨」的文宣作品。宋楚瑜卻樂於與「台獨」分子為伍,而且在整份「總統府資政」名單中,只有他一人是人們所認知的「泛藍」人士,真不知他是甚麼心態。
  實際上,屬於民進黨「新潮流系」元老,有「台獨理論大師」之稱的林濁水,就不禁撰文酸道,宋楚瑜的立場是「九二共識」、「兩岸一中」、反「台獨」,當官時曾禁台語節目,禁黨外雜誌,但出任「總統府資政」卻是名列第二,「在所有為民主犧牲前輩之前」。林濁水說,在「大家不是選擇服從嗎」之時,宋楚瑜選擇鎮壓台灣人民言論自由。宋楚瑜的台灣價值,轉型正義和改革都足為典範,故尊為「資政」第二,和李遠哲並列前茅。林濁水此語顯示他頗不服氣。
  實際上,李敖逝世後,蔡英文頒發「褒揚令」,他的家人拒絕受領;余光中逝世好後沒有得到蔡英文頒給「褒揚令」,引發文壇議論,其遺孀范我存表示,余光中生前並未追求獲獎聲名,身後也不會在意「總統」是否有頒「褒揚令」。這正是錚錚硬骨,不吃「嗟來之食」,而宋楚瑜卻甘之如貽。
  可能宋楚瑜以為,獲聘任「總統府資政」可能為兩岸做些工作,尤其是在每年的「APEC」非正式領導人會議,可以繼續作為蔡英文的代表出席,並與習近平見面,及與美、俄、日、韓等大國領袖「排排企」照個相。其實,在蔡英文堅持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要能有所突破,無疑是「向尼姑討梳」,並不容易,即使是宋楚瑜,也「冇面俾」。因為北京針對的並非是宋楚瑜,而是蔡英文。
  可說是「英雄遲暮」,當年的宋省長,何等風光。正是這股底氣,才促使其脫黨參選「總統」,但也導致讓陳水扁「冷手拾個熱煎堆」,僥倖當選「總統」,從而改變了台灣地區的政治生態,「獨派」勢力上升,這是李登輝所樂意見到的結果。現在回想起來,可能這正是李登輝覷準了宋楚瑜「我的能力比他強,為何是他不是我」的這個心態,故意佈的局。實際上,就此之後,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逐漸消減。可以說,宋楚瑜實質上是做了李登輝的「棋子」。
  如今,宋楚瑜卻與「台獨」為伍,人們不否定他在主觀上要在「APEC」上為兩岸尋找機會的誠意,但他卻錯判形勢,由於其主子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就根本無法實現他的「英雄造時勢」之夢,再努力也是白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22 03:38:36
返回